分享

[ibsm無差] 依存症

【依存症】  
。11話之後  
那天過後,伊吹常常作同一個夢。  
夢中的他不停地奔跑,眼前明明什麼都沒有,但他卻像在追趕著誰似的,不停地跑著。  
竭盡全力地邁開大步,過度的焦急使他好幾次差點跌倒,他知道自己必須要跑,但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誰?沒有答案,除了繼續奔跑之外別無選擇,直到最後體力用盡,他筋疲力竭地趴倒在地上喘氣。  
在伊吹抬眼的瞬間,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被冷漠的眼神掃視著,對方一句話也沒說,像是不想多作停留似的,一個轉身便失去蹤影。  
他試圖伸手,卻連一點殘影都沒有抓住。  
夢境每次都在這裡結束。  
伊吹驚醒後,舉起自己死命地握拳到微微發疼的右手,鬆開,除了被指甲掐出紅色痕跡的掌心之外什麼都沒有。  
志摩……  
從嘴裡吐出的名字,是他現在最想見到的人。  
抹掉額上的冷汗,一旁的鬧鐘顯示凌晨兩點半,這個時間點打電話過去是絕對不會被理會的吧?伊吹坐起身子,愣愣地凝視著不遠處的某一點發呆。  
他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是作這個夢。  
伊吹雙手抱著曲起的膝蓋,將臉埋進黑暗之中。  
――好想見他。  
※  
凌晨兩點半。  
身體呈現大字型,志摩躺在床上,瞪著自家的天花板,一點睡意都沒有。  
正確來說,也許是害怕睡著之後又會作那個惡夢所以身體下意識地對睡意做出反抗,導致他最近幾乎都在失眠。  
明明累得要死卻睡不著,這到底是什麼酷刑?  
他長嘆了一口氣,心想著這大概是報應吧,拋下伊吹單獨行動、還自以為可以處理好一切的報應。  
志摩簡直想回到過去大聲嘲笑那個自以為可以對伊吹放手的自己。  
他總是一直在犯錯,無論是遇到伊吹之前、或是遇到伊吹之後。  
時間無法倒流,銘刻進靈魂的後悔也不曾消失。  
對於伊吹,只有一句抱歉是不夠的,他很清楚自己做的事情有多麼無法饒恕……他不會輕易原諒自己。  
拿起手機,正要按下伊吹的號碼時,被突來的震動嚇了一跳。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某人的來電。  
志摩瞪大雙眼,按下通話鍵。  
※  
「伊吹,你門沒鎖。」  
走進屋內,志摩說完這句話之後就看到對方在床上坐著,蜷縮著身軀,像是要把自己盡可能的縮小似的。  
對於他的發言一點回應都沒有,志摩把手裡的鑰匙跟手機放在茶几上,緩緩地在床邊盤腿坐下。  
「你剛剛打電話給我?」  
「……嗯。」  
伊吹頭也不抬的回應著,悶悶的嗓音像是隨時都會被黑暗給吞噬。  
「打來一句話也沒說就掛斷,我還以為你被綁架了。」  
「……」  
「伊吹。」  
輕聲喚了對方的名字,志摩看著伊吹抬起頭,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他湊上前,一手環抱著對方的背、一手輕撫著後腦杓。  
伊吹斷斷續續地說著一些毫無邏輯的話,志摩沒有聽懂,但似乎也不需要懂。  
這一夜,他們都難得的睡了一個好覺。  
※  
伊吹睜開眼,發現自己被一個熟悉的氣味包圍著。  
鼻尖抵著對方胸膛上的衣物,馬上意識到自己是被志摩給抱著,他往內蹭了蹭。  
「你醒啦?」  
「……咦……」  
一個抬眼,在對方過於溫柔的凝視中定格,伊吹發呆了三秒,所以志摩早就醒了?然後還繼續維持這種姿勢?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嗯……好像也沒有不對。  
伊吹默默的縮回原本的位置,而志摩似乎也沒有要鬆開擁抱的意思。  
要是每天都能在這樣的早晨醒來就好了,他想。  
如此一來,無論深陷再怎麼可怕的夢,都不會感到害怕了。
分類:健康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