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愛情悖論 01

【愛情悖論】  
「志摩ちゃん,等一下要不要去喝一杯?」執勤時間即將結束,伊吹心情大好的邀約著自家搭檔,手裡轉動著方向盤。  
「好……啊、不行。」志摩下意識答應之後又連忙改口,像是在斟酌著用詞般的說,「我……明天有事,等一下回家就要先睡了。」  
「有事?什麼事?」把車子停好後,伊吹疑惑的轉過頭盯著志摩。  
「這個嘛、」志摩似乎不打算解釋什麼,解開安全帶,伸長了手揉了揉伊吹的頭頂,「好了,下車了啦。」  
「……什麼鬼。」  
看著對方逕自離去的背影,伊吹撇嘴碎念著,他覺得志摩一定是瞞著自己要去做什麼事情,身為相棒的自己怎麼可以就這樣被敷衍?要是那傢伙是要去做危險的事情怎麼辦――想到這裡,他連忙大步追上去,抓過志摩的肩膀。  
「ね、你明天到底要去幹嘛?」  
「就說有事了啊。」  
「是什麼事嘛!」  
「私、事。」志摩用極為堅決的語調說著,沒有停下前進的步伐,「別再問了,快點交班然後回家休息吧。」  
「我想知道啊!」伊吹氣急敗壞的繞到對方前面,擋住去路,「你不告訴我的話就別想從這裡過去!」  
「……唉。」無言的看著無理取鬧的伊吹,志摩嘆了口氣,「我又不是要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情――」  
「危險不危險不是你自己說了算!快說!」  
「你好煩啊。」小聲抱怨著,志摩抬眼,對上搭檔焦急的目光,他原本真的不打算說出來的,畢竟也不是什麼值得一說的事情。  
「我明天……要去相親。」  
「……蛤?」  
聞言,伊吹的腦子一時轉不過來。  
「就是這樣,你可以把路讓開了吧?」  
愣愣的向旁邊跨了一步,伊吹當機了五秒,在他終於理解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之後,內心受到了無比巨大的打擊。  
「……志摩,你要結婚了嗎?」  
「只是相親而已,沒有進展這麼快的吧?不過,總有一天還是會結婚的啊,總有一天。」  
見對方如此輕描淡寫的說著,伊吹腦中浮現了一個畫面――志摩穿著白色的西裝,身旁站著一個五官模糊的嬌小女性,站在自己周圍的所有人,當然包括了隊長、陣馬跟九ちゃん,紛紛面帶微笑的祝福他們倆,光是想像這個畫面,就讓他覺得心情很差。  
――但,為什麼?  
連自己也搞不懂,但伊吹就是不開心,他快步跟上志摩,嘴裡說著連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的話。  
「你已經有我了,為什麼還要結婚?」  
「蛤?」失笑,志摩用一種像是在看幼稚園小孩胡鬧般的眼神看著他,「你是搭檔,結婚是結婚,這兩者之間沒有衝突啊?」  
「唔、所以我就說、」  
「辛苦啦~我先走囉。」關上鐵櫃的門,志摩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留下伊吹一個人在原地,心情鬱悶。  
※  
「你在這裡做什麼啊?今天不是休假嗎?」  
九重皺起眉頭,剛煮好的烏龍麵才放到桌上就馬上被伊吹挾走一大口。  
「※%&>*%&」  
嘴裡塞滿了麵又想講話的結果就是只發出了一連串意義不明的聲音,九重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剛剛跟伊吹搭話完全是個錯誤的決定。  
「我要開動了。」  
不理會伊吹還在旁邊說著沒人聽得懂的話,九重逕自開始享用午餐,吃沒幾口,旁邊那人就像口香糖一樣黏到他身邊。  
「ねね、九ちゃん!」  
「……有什麼事嗎?」  
「問你喔!所謂相親到底是什麼活動啊?」  
「相親?」  
滿頭問號的看向伊吹,只見對方點頭如搗蒜,九重啞口無言了好一陣子,這個問題實在有夠莫名其妙的,是說,原來這人在休假期間還來工作的地方悠晃就是為了問同事這個問題嗎!?  
「怎麼?你要去相親嗎?」陣馬笑呵呵從旁邊走出來。  
「不是我,是志摩。」伊吹邊咬著嘴裡的麵條邊說,「他說今天要去相親。」  
「欸――」陣馬饒有興味的點著頭,「嘛、這樣也不錯啊。」  
「不錯嗎?」伊吹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問,「話說,九ちゃ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蛤?這種事情隨便查一下就知道了吧?」嘴上抱怨著,但九重還是認真思考了一下,「要看是正式的還是非正式的吧?但基本上就是跟相親對象去吃飯。」  
「所以,志摩現在在跟女生吃飯?」  
「呃、應該吧。」九重實在不懂伊吹到底想從自己身上問出什麼。  
「是喔……」伊吹咬著筷子,兩眼無神的看著遠方,「總覺得有點生氣。」  
「為什麼要生氣?」九重是真的不明白。  
「嗯――」歪著頭,伊吹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吃麵。  
「……」  
跟旁邊的陣馬交換了好幾個疑惑的眼神,九重決定不要多問。  
※  
「那、我就先走了,你們慢慢聊。」  
親戚的阿姨笑盈盈的離開座位,留下志摩跟坐在對面的女生,對方微笑著問可以點一瓶葡萄酒嗎?他點了點頭,招來服務生。  
這不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相親,之前也陸陸續續被介紹過幾次,但都只是出於禮貌才赴約,畢竟他根本還沒有想結婚的意思,而且……嘛、不過也該是時候逼自己放棄那個一輩子都不會有結果的單戀了。  
隨口聊著餐點的事情,志摩覺得自己這次或許真的能順利結婚,但腦子裡突然冒出了自家搭檔昨天說的那句話。  
――『你已經有我了,為什麼還要結婚?』  
簡直莫名其妙。  
他把伊吹趕出自己的腦袋,為什麼在這種時候還要想起那傢伙的臉啊?有夠破壞氣氛。  
「你在笑什麼?」  
對面的女生的問句讓他瞬間回到現實,連忙搖了搖頭,「沒有,不好意思,只是突然想起了一點事情。」  
「很有趣的事情嗎?都不自覺笑出來了。」  
「嘛――也不算是多有趣。」志摩乾笑了幾聲。  
「工作上的事?」  
「算是吧……?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有點發呆了,抱歉。」  
就在他試圖轉移話題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他拿出來一看,上頭顯示的是伊吹的名字。  
「……」  
瞪著手機約莫三秒,志摩打從心底湧現出一股殺意。  
「不接嗎?」  
「唉――不好意思,是工作上的電話,我接一下。」  
志摩皺起眉頭離開座位,走到餐廳外頭的陽台上,接起電話。  
「幹嘛?」  
『志摩好兇喔!』  
「我現在很忙,你有什麼事情快點說一說。」  
『只是吃個飯而已,才不忙吧?』  
「蛤?」  
『九ちゃん說相親就是跟女生去吃飯啊!』  
「……」他深吸了一口氣,忍住想直接掛斷電話的衝動,「所以?你到底有什麼事?」  
『只是想聽一下志摩的聲音嘛――』  
毫不猶豫地把電話掛掉,志摩嘖了一聲,才剛想回到座位上,手機又開始震動。  
又是伊吹。  
這混蛋到底想幹嘛!?  
「伊吹,你夠了沒啊?」  
『志――摩――你晚上有空嗎?』  
「就算有空也不會跟你說。」  
『怎麼這樣!來我家喝一杯嘛!昨天沒喝到我很寂寞欸!』  
「……吵死了,為什麼我非得在休假的時候還要看到你那張臉啊?」  
『欸?不好嗎?我倒是很想看到志摩的臉哦。』  
「……你是笨蛋嗎?」  
『我是啊!』  
「從來沒看過有人會這麼驕傲的說自己是笨蛋。」志摩開始覺得頭痛了。  
『哈!因為我不是一般人嘛!所以?志摩陪我喝一杯嘛~~~』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准再打來了!我這邊結束之後再跟你聯絡。」  
『哇我就知道志摩ちゃん最喜、』  
不等對方說完就把電話掛斷,志摩回到座位上,馬上就發現現場的空氣好像有些不對勁,原本是想解釋清楚他不能不接搭檔的電話,但那女生似乎也沒有想讓他解釋的意思,相親就在一個有點不歡而散的氣氛下結束了。  
無奈地送對方到車站,志摩突然覺得怎樣都無所謂了,他站在路邊播了伊吹的號碼。  
「喂?我現在過去你家喔,大概二十分鐘後會到。」  
『嗯?才三點耶?』  
「……那算了,我回家睡覺好了。」  
『不行不行不行、你快過來!我等你!』  
「那、待會兒見。」  
也許是受伊吹影響,志摩心底突然冒出了一個有點不妙的直覺――總覺得今天還是不要去伊吹家比較好。  
甩了甩頭,把不好的預感拋到腦後。他心想,只是去陪那傢伙喝一杯而已,不會怎樣的吧?是說,又能怎樣啊?  
嘆了口氣,志摩坐上計程車,一邊在內心抱怨著到底為什麼自己還要多花這一趟去那混蛋家的錢,等一下跟他請款好了。  
※  
「怎麼?你已經開始喝了啊。」  
一走進屋內就看到桌上擺放著約莫三個啤酒空瓶,而且伊吹手上還拿著一瓶,志摩把手裡裝著啤酒的塑膠袋放下,順便脫了西裝外套。  
「才剛開始嘛、志摩你買的也分我一點――」伊吹很擅自的從袋子裡翻出兩瓶放在桌上,起身將其他的冰進冰箱。  
「伊吹、借我一個衣架,不掛起來會皺掉。」  
「嗯?衣架在那邊,你隨便拿一個吧。」隨手指了一下,伊吹盯著自己放零食的區域,很認真地思考著要拿哪個,「志摩,你有要吃什麼嗎?洋芋片?魚乾?啊、我好像還有幾個波羅麵包!」  
「波羅麵包?」  
「前幾天路過麵包店的時候剛好看到在特價,我就買了好多個,你要嗎?」  
「……不用,你自己吃就好。」志摩在心裡碎唸著為什麼自己連下班時間都要被波羅麵包纏著不放啊?  
「這個!很好吃喔!哪、給你草莓口味。」  
很顯然伊吹並沒有在聽他說話,無奈地接過麵包,他沒打算吃,只是把它放在桌上,開了啤酒。  
「相親辛苦了~乾杯!」  
伊吹用手裡的啤酒碰了他的一下,臉上的笑容實在很欠揍,志摩無聲地嘆了口氣,意思意思的用毫無感情的語調說了句乾杯。  
「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相親啊!」  
「……沒怎麼樣。」  
「嗯?看起來是不怎麼順利喔――」  
「你又知道了?」  
「志摩的表情很好懂嘛。」伊吹笑嘻嘻地咬了一口麵包,「發生了什麼事嗎?」  
還不都是你害的……!志摩覺得自己額上的青筋快要冒出來了,他故作鎮定的鬆了鬆領帶,「什麼事都沒有。」  
「騙人。」嘴裡嚼著麵包,伊吹毫不猶豫地說著,「啊、是因為我打電話過去的關係嗎?」  
「你既然知道就別問了。」志摩仰頭喝了一大口啤酒、自暴自棄般的抱怨著,「我都跟你說我要去相親了你還打來?是有多不會讀空氣啊?」  
「就是因為知道你在相親才打去的。」伊吹臉上的笑容燦爛無比,「而且、我知道志摩ちゃん一定會接我電話。」  
「我現在非常後悔自己接了你的電話。」  
「明明關機就好了嘛――既然是那麼重要的場合。」伊吹伸手把掉在桌上的麵包碎屑聚集在一起,「也就是說……對志摩來說,搭檔比相親還重要囉?」他恍然大悟地瞪大了眼,用一種彷彿被自己突來的聰明嚇到的表情說著。  
「蛤?」  
志摩皺起眉頭,搞不懂這笨蛋的邏輯,但仔細一想,要他關機也實在是做不到,就算再重來十遍他還是會接起伊吹的電話……儘管那實在是世界上最沒意義的通話。  
「志摩ちゃん果然很喜歡我呢~」伊吹竊笑著,又咬了一口麵包。  
「笨―蛋―」  
無奈地罵了一句,志摩已經沒力氣反駁了。  
※  
伊吹在分駐所吃完午餐後回到家,打了電話給志摩。  
在等待對方來的過程中還是滿肚子莫名的怒氣,於是他自己先開始喝了,反正啤酒還很多。  
自家搭檔滿臉寫著無奈的來到自己家裡的時候,他真的很開心,而且知道了對方的相親是因為自己而不順利時,更開心了。  
有一搭沒一搭的東扯西聊,隨著桌邊的啤酒空罐越來越多,天色也漸漸的變暗。他們兩人像是無形中在比賽誰會先喝醉似的,志摩的酒量出乎意料的好,而他其實也沒那麼容易醉。  
明明就沒醉,但好像醞釀出了一種醉了的氣氛。他說不上來是什麼,但從直覺就知道自己好像不太對勁。  
「我啊,是不會把志摩讓給任何人的喔。」  
「這是什麼?搭檔宣言?」  
「不只搭檔!我是在說關於整個人生的事!」  
「欸――範圍那麼廣啊?要爭奪最佳搭檔的話,你可能要先跟陣馬さん打一架才行。」  
「可以比跑步嗎?這個我穩贏!」  
「才不會真的跟你比咧、笨蛋。」  
「雖然我是笨蛋,但我還是懂很多事情的!」  
「哦?什麼事?」  
「這個嘛――」  
伊吹的沉默讓兩人間的空氣突然變得有些稀薄。  
他放下了手中不知道第幾罐的啤酒,看向志摩,對方的眼底藏著某些他讀不懂的情緒。  
「吶、志摩。」  
「嗯?」  
「我說的,都是認真的喔。」  
原以為對方會敷衍過去,但志摩卻淡淡地說著,「我知道啦。」  
「……」  
突然,伊吹像是一隻大型犬似的飛撲上去,環抱住自家搭檔,惹來志摩的一聲抱怨,「等一下、啤酒要撒出來了、」  
用十分艱難的姿勢把手裡的啤酒放到桌上,他伸手拍了拍伊吹的背,「你是想掐死我嗎?」  
「志摩……」  
「嗯?」  
「不准再去相親了喔!」  
「命令句啊?」  
「沒錯。」  
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揉了揉伊吹的頭髮。  
――今天,果然不該來的。  
志摩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似的,這麼想著。  
但好像,已經無法回頭了。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