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 Paradox

【Paradox】  
「伊吹!你幹嘛、」  
「幫你脫褲子啊。」  
「我就是在問你幹嘛脫我褲子!?笨蛋嗎快住手!」  
「才不要。」伊吹壓低嗓音,倔強的盯著志摩藏不住慌亂的雙眸,「志摩你才是笨蛋吧,我說的話你根本沒聽懂啊。」  
聞言,志摩覺得自己的理智正肉眼可見的急速下降中,他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抓住伊吹試圖拉下自己褲襠上拉鍊的手。  
「我有聽懂。」  
「騙人!」  
「聽懂跟接受是兩回事。」  
志摩屏住氣息,對方眼神中毫不掩飾的情感讓他開始動搖,他聽見了自己的理智線在腦子裡一根一根斷裂的聲音。  
「吶、我就不行嗎.....?」  
顫抖的氣音讓志摩近乎窒息。  
「志摩……」  
「――可惡!」  
低聲罵了一句,志摩伸手抓過伊吹的衣領,用彷彿要將他吞下肚的氣勢,吻了上去。  
沒控制好力道所以嗑得牙齒發疼,但他沒空思考這件事,因為伊吹這笨蛋下個瞬間就將他壓倒在地,不容拒絕的竄入的舌尖舔拭著他的齒列,奪走所有氧氣。  
粗暴的親吻不知持續了多久,終於分開時他們倆都像是剛跑完百米衝刺,灼熱的吐息交纏混雜,早已分不出彼此的差別。  
「接下來的,可以繼續嗎?」  
「……隨便你。」  
志摩放棄的說著,內心吐槽這傢伙根本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打算吧,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感覺到下身被一個又硬又熱的東西抵著……該死。  
真的有夠該死。  
他居然會有覺得伊吹很性感的一天。無論是眼神還是親吻還是游移著的雙手還是貼近的體溫,都該死的性感。  
志摩半瞇著眼,下身感覺到對方掌心的熱度,他不甘心的又吻了上去,輕咬伊吹的下唇表示抗議,但對方顯然並不會理睬自己無言的反抗。  
至今為止依靠冷靜的判斷突破了數不清的困境的志摩,此時此刻卻怎樣都冷靜不下來。慾望沖散了所有的理智,他只能被動的感受著快感的疊加,無法自拔的讓思緒漸漸沉淪。  
該死的,有夠舒服。  
他在接吻的空隙中捕捉到伊吹拼命到彷彿豁出了三條命的表情,志摩咬著牙,想說點什麼,文字到了嘴邊卻組織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  
在相互手淫的過程中兩人雙雙達到高潮,伊吹低著頭,自言自語般的在喘息中吐出一句話。  
「我對志摩的喜歡,跟志摩對我的喜歡,是一樣的嗎?」  
「……我可不記得自己有說過喜歡你。」總算找回了一點理智,志摩被手上濕濕黏黏的觸感瞬間打回現實,他用另一隻手用力的揉了揉眼前這隻莫名開始失落的大狗的頭頂,「你現在才問會不會太晚了啊,笨―蛋―」  
「……」  
「如果你說的喜歡,是love的那種,大概可能也許是一樣的吧。」  
志摩試圖用文字上的迂迴挽回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尊嚴。  
下一秒,看到伊吹開心到彷彿開始搖尾巴的表情之後,又突然覺得自己的尊嚴怎樣都無所謂了。  
跟著這傢伙一起變成笨蛋也不錯……吧?  
在伊吹強而有力的擁抱中,志摩默默的這麼想著。  
※  
「吶吶吶、志摩ちゃん,說句喜歡我來聽聽啊~」  
「才不要,你有病嗎?」  
「欸―怎麼這樣―之前明明說過的啊,再說一次嘛!」  
「我可不記得自己有說過。」  
「明明就有!」  
「我是說……大概、可能、也許、」  
「嘛、反正四捨五入之後都差不多啦!」  
「是捨了什麼入了什麼啊?」  
「誰知道~?反正志摩喜歡我就好,其他的事情無所謂吧?」  
「……你高興就好。」  
「我喜歡志摩喔。」  
「……我知道。」  
「真的真的很喜歡喔。」  
「夠了。」  
「吶吶吶―志―摩―」  
「你好吵、」  
突然,被親吻堵住了嘴,志摩連瞪人的力氣都沒有了。  
「總有一天,我會讓志摩打從心底對我說出『我愛你』的~」  
伊吹像是宣戰似的說著,志摩在對方得意洋洋的眼底看到了自己無奈的表情。  
「是是是,那你加油吧。」  
終究還是伸長了手,寵溺無比的揉了揉伊吹的頭頂。  
他實在受不了如此縱容對方的自己。  
又被伊吹一個像是要把人給擠死的擁抱給活生生的困住。  
看吧,所謂自作自受就是這樣。他對自己說。  
默默的數著對方的心跳,在剛好一百下時,志摩輕拍伊吹的背。  
「好了啦,上班時間快到了。」  
「嗯,我們走吧~」  
很聽話的放開了自己,伊吹臉上的笑容猶如陽光般耀眼。  
志摩也笑了笑,邁出步伐,兩人並肩而行。  
如同過去無數個日子一般。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