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邁塔] 13 (完)

在一個晚上內穿越異世界兩次,諾爾敢打包票這絕對是一件會讓他記得一輩子的事情。
第二次的穿越並不像第一次那麼驚心動魄,也許那個自稱是神的女人真的有那麼一點本事,他就像是從自家走廊跨到浴室那樣輕鬆地越過穿梭口,除了周圍悄悄改變的分子構成之外,什麼感覺都沒有。
再一次睜眼,他便已經站在自己的家門前,看著這熟悉的景象,諾爾鬆了一大口氣。
「風,你一直抓著我幹嘛?已經到了啦,放手。」
不耐煩的甩了甩被對方緊緊抓著的胳膊,風可憐兮兮的看著他,諾爾只是白了他一眼,在準備推開家門前,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有點嚴重的問題。
「欸、等一下,我記得你說……我已經失蹤好多天了……?」
「對啊!」風看準時機又再度貼上,吵鬧的抱怨著,「你都不知道,你的家人跟學校那邊找你找了三天了欸!我都快急死了、想說會不會是綁架,但都沒有歹徒打來的電話,我每天都在幫你祈禱――」
諾爾用眼神示意風他講話太大聲了,風馬上閉上嘴,畢竟看這天色、就算不是深夜,也一定是個不宜在外頭吵鬧的時間。如他所料,異世界的時空流動跟自己本來的世界並不相同,雖然只在那邊待了一個晚上,但這邊居然已經過了三天之久……
「我很強欸,怎麼可能被綁架啊。」理所當然地說著,諾爾皺起眉頭,困擾的說,「如果說我是被一個女生傳送到異世界會有人相信嗎?」
「嗯,不會。」風突然正經地回答,但下一秒就露出了燦笑,「說是跟大你十歲的女朋友私奔去北邊大陸了大家可能還比較會相信。」
「――你是白痴嗎?」
已經無力吐槽了,諾爾頭痛的想著到底該怎麼解釋自己的失蹤,一旁的風卻一派輕鬆的戳了戳他的眉間。
「老實說就好了啊,比起這個,還是趕快回家吧,大家都很擔心你耶。」
看著風真摯的雙眼,諾爾嘆了口氣,「你偶爾還是會說出一點有用的話的嘛。」
「什麼偶爾啊!我一直都很有用好嗎!」
「你好吵喔快閉嘴,我要回家了,你呢?」
「嗯?跟你一起回家啊。」
「這裡是『我家』欸,你跟我回家幹嘛?」
「嗯……不行嗎?」
「……」諾爾突然無言以對,好歹風在他受困異世界的時候也算是幫上了大忙,如果就這樣趕他回去好像太壞了,只好無奈地說著,「你答應我不會再擅自爬到我的床上睡覺,我就讓你跟我回家。」
「我才不會呢~之前那次是意外啦、意外!」
「――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諾爾忽視風的胡言亂語,總算是打開了家門。
雖然生活很無趣,但果然還是自己的世界最好了,他這麼想。
堇跨越了穿梭口。
下一秒,她發現自己回到了學校的圖書館,看著手腕上的手錶,時間停留在她將自己傳送到異世界的那一刻。
――會是已經過了整整一天了嗎?剛這麼想著,她悄悄的把掉在地上的書籍放回原處,走出這個禁忌的空間,在圖書館的牆上看到了毫無變化的日期。
什麼都沒有改變。
莫名的鬆了一口氣,她趕緊確認了自己身上的魔法氣息,同樣的一點異樣都沒有。照理來說,使用過了穿越的禁術和在異世界施放了召喚魔王的黑魔法,都應該要留下痕跡的啊……?
但是,什麼都沒有。
唯一讓她能確信剛才的一切不是夢境的,是手腳上的傷口。
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她只能說……是一段不可思議的經歷。穿越到異世界、施放黑魔法、在大草原上逃跑、遇見自稱是神的女人……都是她連作夢都不會夢到的事情。
堇默默的盯著紅腫的膝蓋發呆,試圖用魔法治療自己,但果然還是只有一點點的白光從掌中冒出。
理所當然的,什麼都沒有改變,也什麼都不會改變。
她知道自己是在期待會有奇蹟發生改變現在的生活,才做出了那種傻事。
抿著唇,不知不覺掉下了眼淚。
直到淚沾濕了身上的長袍,她還是無法停止哭泣。
分類:健康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