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邁塔] 10

*與炓子的接龍文,輪到炓子囉~
              不、不,冷靜下來,已經答錯了一題,這次我們得謹慎點好好想想。諾爾很頭痛地扶著太陽穴,絲毫不理會注意力被吸引到奇怪地方去的風──他正在爬一棵樹。
  風從小就很怪,時常做出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舉動,導致他從小就沒什麼朋友,不過也只有他能習慣風的怪,所以風的媽媽才會在某天語重心長的告訴他:「風他就交給你了。」他想拒絕,因為當時他正處於渴望被同儕認同的青春期,長期黏在他身旁的風成了他拓展人際圈的阻礙。
  「諾爾你看!這些生物的窩裡有白色的石頭耶!」風坐在樹的高處,手裡拿著兩顆小小的白色球型物,找到寶似地朝地面上的諾爾揮著。
  嗯,其實那些都過去了,現在他倒覺得成為風的朋友是沒關係,只不過風的黏無比煩人,這是唯一明顯的缺點。
  堇看著對諾爾興奮揮手的風,心想,如果再答錯這一題,那下一個會不會就是她呢?她很好奇會是誰被召喚過來,在她的世界裡有誰對她擁有強烈執念嗎?「大概沒有吧。」
  「什麼?」諾爾回頭問。
  「沒什麼。」不小心把心裡的話講出來了,真是丟臉。堇搖搖頭,趕緊回到正題:「哈利波特是誰?」
  「不知道。」他很洩氣。
  「那他呢?」堇指指正在樹上把玩白色球型物的風。她其實很想告訴他那種東西叫做蛋,是有翼或有鱗生物結合後的產物,不要隨便玩人家小孩。
  「風,你知道誰是哈利波特嗎?」
  「哈利波特?」風隨手把那兩顆蛋扔回看似用樹枝編成的碗狀物裡後直接從高處跳了下來,在接近地面時輕輕颳起一陣旋繞的氣流,讓他得以不受傷害地降落。「誰?」
  「就是不知道才問你啊。」
  「我遠親有個叫哈波的,但沒人叫哈利波特。」風說。
  「我們可以問哈利波特是誰嗎?」堇問正在幫扇子玩變色的女子,她正將扇子從粉紅色變成淡藍色。
  「嗯哼,他是這個世界的虛擬人物。」她拔起一根羽毛插在髮間,然後俏皮地戳戳堇的鼻子,「他跟妳一樣會魔法噢。」
  「咦!」堇第一次在異地聽到有人和她一樣會魔法,有點驚喜,雖然那人是不存在的。
  「總而言之,他也算是個『人物』吧?至少我們確定了一點。」諾爾打掉偷偷磨他下巴的鹹豬手,「那他為什麼不吃冰呢?」
  「敏感性牙齒?」風摸著被打紅的手背詭異地偷笑。
  堇覺得這人有點怪,但應該不是壞人。不過什麼是敏感性牙齒?
  「有提示嗎?」堇再度發問。
  「欸欸!剛剛已經說了耶!不行再問了喔!」
  諾爾發誓,要不是這個自稱「神」的俗艷女可以送他們回去,他老早在猜謎前往她臉上灌一拳。這傢伙說話怎麼可以讓人這麼煩躁啊!比風還煩!
  「所以,『哈利波特』是一位會魔法的虛擬人物,他不吃冰。」諾爾揮去煩躁的心情,用一句話做了總結:「因為他有敏感性牙齒。」
  「呃、什麼是敏感性牙齒?」堇發覺她今天一直在問問題。
  「妳不知道?」風驚訝地問,後來才想起什麼似的擊了下掌:「喔對,妳和我們是不同世界的,那我就簡單說明一下,敏感性牙齒就是當妳的牙齒,可能琺瑯質磨損或牙齦萎縮,就有可能內部較柔軟的牙本質外露,發生敏感症狀,尤其是接觸到冰冷飲料等外部誘因,刺激到神經導致短暫的疼痛問題。」
  聽不懂,完全聽不懂。堇只聽懂最後幾個字,「……那不就是牙痛嗎?」
  「是會牙痛沒錯。」
  「就牙痛啊。」
  「不是,妳沒聽懂我意思,敏感性牙齒是一個症狀,只有在接觸到冰冷或是其他外部因素刺激才會有牙痛的問題,它不全是牙痛。」
  不、你沒發現這傢伙完全聽不懂嗎?她跟我們都是不同世界的人,要一時完全懂這些專業術語很難吧,就像那個魔法什麼的我們也不懂啊。
  諾爾在內心很是無奈。
  「……好,我懂了。」堇一秒放棄理解,因為剛才她還打算告訴他這個症狀在她們那邊是因為詛咒引起的,不過他們大概也聽不懂。
  而且他說了那麼多複雜的東西,聽起來就很厲害,所以應該是這個答案吧──啊不對,哈利波特是會魔法的人啊!
  「小美女和小帥哥們,確定是『敏感性牙齒』這個答案了嗎?」
  「ㄉ──」「不對!等一西啊!」
  堇突然大叫打斷諾爾的回答,嚇的紅衣女子的羽毛扇瞬間變回又亮又刺眼的粉紅色,還全部一一豎起來看起來活像詭異的裝置藝術。
  諾爾和風則是被她的破音嚇到了。
  「是詛咒!」
  堇大叫。
  「哈利波特不吃冰,是因為詛咒啊!」
https://episode.cc/read/liaozimonster/my.170518.194538/10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