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創] Everything 02.

02.
接下來的幾天邱祥豪完全沒有接到來自蔡賀丞的任何訊息,於是他也漸漸的忘了這件事,反正他原本就不覺得對方會請自己吃飯,畢竟那對他來說真的只是舉手之勞,完全不足掛齒。
邱祥豪也不會想要主動去跟蔡賀丞攀談,通訊軟體很快的就被來自其他朋友的訊息所霸佔,他根本連想起對方的機會都沒有。兩人彷彿只是因為一個意外而偶然交集在一點的平行線,意外過後便又恢復原本互不干擾的關係。
某天,邱祥豪中午打完工之後走到教室上通識課,才剛坐下沒多久,肩膀就被用力的拍了一下。
「嗨!祥豪!你也有修這堂課喔!」
轉過頭,看到對方的臉還愣了一下,邱祥豪的腦子迅速的轉著,還好在氣氛快要從熱絡變成尷尬前他總算是想起了這人的名字,露出微笑。
「嗨,賀丞。」
「哈哈、我還以為你忘了我咧!」
蔡賀丞的笑容還是那麼燦爛,不過看上去還是保留了一點高中生模樣的稚嫩……邱祥豪上次沒有意識到,這次忍不住的想著,這傢伙應該常常被別人說像個屁孩吧。
「沒有啊,我記得很清楚呢,說要請我吃飯結果爽約的人我怎麼可能忘記。」
邱祥豪半開玩笑的說著,他的這句話是事實沒錯,經過半個月這傢伙連一點消息都沒有,正常來說也會認為之前的約定是講講而已――儘管他一點也不在意。
「欸――賀丞你也太過分了吧!」
「我只是一時太忙忘了啦!」
「那是不是要請一頓更好的?連我一起請吧~」
「才不要、我又沒欠你!」
蔡賀丞身後突然竄出一個人,大概是他系上的朋友吧,兩人看上去很熟,邱祥豪笑笑的看著他倆打打鬧鬧,蔡賀丞突然把視線轉回他身上,「欸祥豪,你等一下下課有空嗎?」
聞言,他想了一下,晚上原本預計要做某門必修課的作業的,不過將行程往後延個一天倒也不是問題,於是他點了點頭。
「那我請你吃晚餐!下課之後要等我喔!」
也不等他回應,蔡賀丞就逕自轉身跟他朋友回到後方的位子上,邱祥豪其實也不太在意,他早就有預感這傢伙會是個極度自我中心的人。
滑開手機之後發現蔡賀丞傳了一個表達雀躍的貼圖過來,他笑了笑,順手回了一句。
『你該不會要請我吃學餐吧?XD』
『我才沒有那麼沒誠意!啊不過剛剛真的有考慮過這個選項啦哈哈』
『我其實沒差啦,我上次也沒幫你什麼ww』
『哪有!你知道如果我自己走路過去要花多少時間嗎!不行我一定要請你吃豐盛一點』
『西堤之類的嗎』
看著對方傳來的哭泣貼圖,邱祥豪嘴角勾起笑容,沒想到卻被剛好走進教室的同班同學給看見,對方一臉竊笑的問著,「幹嘛看著手機傻笑?邱祥豪你是在跟哪個美女聊天嗎?」
「沒有啊,我在跟那個人聊天。」
他指了指後方的蔡賀丞,對上眼時他們互相交換了一個帶著笑意的眼神。
「你認識他喔?」
「算認識吧。」
「欸――」
看到自家同學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邱祥豪不太懂的反問著,「我認識他有那麼奇怪嗎?」
「沒有啦,感覺你們是不同類型的人。」
「嗯……是嗎?他人還不錯啊。」
邱祥豪這麼說著,對方本來還想繼續聊,結果被老師的聲音打斷,於是他們也只好乖乖上課。
其實他不會擅自認定一個人的好壞,畢竟第一印象是個十分不準確的東西。就算第一印象覺得這人是個好人,對方也有可能在往後的相處裡在背後捅你一刀;同理,第一印象覺得這人是個壞人,對方也有可能只是面惡心善。
個性什麼的都是要相處久了才能深入了解,但邱祥豪總覺得,自己跟蔡賀丞應該是滿合得來的。沒有任何科學根據,只是直覺作祟。
默默的期待著晚餐時間的到來,一邊不由自主的想著,不知道對方心裡有沒有產生跟自己相同的想法?
事實證明他們兩個的磁場真的很合。
邱祥豪被請了一頓義式料理,其實之前他就有來吃過、覺得餐點很普通,但不知怎的今天吃起來就是特別美味,也許是因為跟蔡賀丞聊天聊得很愉快的關係。
「對了賀丞,你剛剛說到你上學期有修過那個老師的課,她教得怎麼樣啊?」
「教得超爛的啊,所以我大概有一半的課都翹掉了吧~」
「這樣還能過喔?」
「可以啦,被當掉的那五個我看都是智障吧哈哈哈――」
聞言,邱祥豪笑了笑,他漸漸的摸透了蔡賀丞這人的性格,這傢伙似乎很常說出一些超直接的話,在說出口之前完全沒有想過那句話會不會傷到人,雖然他知道對方沒有惡意,但太過直率有時也不是一件好事。他十分確信就算那五個被當掉的人在現場蔡賀丞依然會講出那句話。
不過也許就是因為自己無法做到那樣的直率,所以邱祥豪對蔡賀丞由衷產生了一股莫名的佩服,他想繼續跟這個人保持聯絡,這是從出生以來從未對某人擁有過的心情。所以在蔡賀丞提出通識課想和他跟他同學一組的時候,邱祥豪欣然答應,這是一個可以增進彼此交流的好辦法。
這天的晚餐結束後,蔡賀丞也不時會傳一些無關緊要的訊息給他,邱祥豪也十分樂意回應那些其實根本無所謂的話題。
若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會產生溫度的,他倆之間現在大概是一種幾近沸騰的狀態,而邱祥豪也堅信,這樣認為的不是只有他自己。
就這樣又過了好幾周,他們都有修的那門通識課的老師出了分組作業,邱祥豪看著投影片上的分組作業的內容,又看了看後方的座位……對了,蔡賀丞剛才有傳訊息過來說他要去忙社團的事情所以要翹課……
「祥豪,我記得你今天晚上沒有打工,還是我們要邊吃晚餐邊討論?啊你那個朋友……」
「他沒來,不過他今天晚上沒空。」邱祥豪臉不紅氣不喘的撒了謊,其實他根本不知道蔡賀丞今晚的行程,他微笑著提出了另一個建議,「不然,我們創一個群組討論好了,要找到三個人都有空的時間也不簡單,這個作業好像也沒有那麼難,只是要每個人提出意見和稍微討論一下而已,在群組裡討論應該就可以了。」
對方聽完後也沒有反駁就答應了,這件事情就這樣塵埃落定後邱祥豪於是鬆了一口氣。
為什麼會鬆了一口氣?又為什麼會說那種謊話?
他其實不太明白。
也許只是不想讓蔡賀丞跟別人一起吃飯?但是為什麼?
……怎麼想都不太對勁啊……
邱祥豪困擾了很久,但心裡始終沒有確切的答案。
只是又肯定了一件事情:自己絕對不是一個像外表上看起來那樣的『好人』。
分類:親子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