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伊那伊】First Romance 02.

02.
那爾西從來不覺得自己的人生缺乏什麼。
他的母親是當紅的實力派歌手兼演員、父親是跨國企業家,身為中英混血兒的他擁有一張姣好的面容,只要有心也能把書讀好,唯一的缺點大概是不太擅長運動,不過無所謂,他也不打算靠那個過活。
從小到大有很多的星探來找過他,但都被母親拒絕了,那爾西十分感謝母親想要讓他自由發展的美意,但他最終還是選擇了跟母親差不多的道路。
他喜歡演戲,因為只有在演戲的時候才能逃脫『自己』。
並不是討厭自己,那爾西明白有很多人羨慕他的出身,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家庭,從小他就得不到父母親真正的關愛。住在太過寬闊的豪宅裡、成天只有僕人與家庭教師相伴,父母偶爾回家一趟都只是帶他去上流社會的社交場合,彷彿他只是雙親的炫耀工具。
漸漸的,他不會笑了。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就算父母要他笑,他也不會在那些陌生人的期盼目光中露出笑容。笑了也不能贏得真正的親情,何必勉強自己笑呢?
這種不想討好別人的壞習慣讓那爾西在求學過程中一個朋友也沒有,說真的他也不希罕,因為喜歡他的長相而跑來在他面前搖尾巴的人他已經看膩了。
因緣際會之下在高中參加了話劇社,那爾西發現融入角色的時候好像就能變成另一個人,他很享受擁有另一個人生的感覺。
大學也選擇了戲劇相關科系就讀,那爾西不打算依靠任何人的力量進入演藝圈,儘管那個愛操心的母親一直說要介紹哪個導演哪個經紀公司的人給他認識,他一律推拒掉,實在不想在母親的掌控下活著。
大三的時候他無意間在網路上瀏覽到了一個試鏡機會,是個很有名的導演的作品,需要的角色眾多,聽說只要能出演這部以後就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在演藝圈平步青雲。
那爾西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去試鏡,沒想到導演一看到他就馬上決定讓他來飾演這個角色,也沒有問他的家世背景,只說了一句『我看好你之後的表現』。
於是『沉月之鑰』這部融合的東西方色彩與奇幻情節的長篇劇集就這樣開拍了,那爾西在拍攝現場遇到了不少以前默默無名的演員,看來這個導演喜歡任用新人的傳言是真的。但也有一些演員是已經紅了一段時間的,比如說米重,雖然在這部戲裡面只是演一個小角色,但其實是已經出道二十幾年人氣一路長紅的大明星。
大家或許都想要在這眾星雲集的場合多拓展人脈,但那爾西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這樣,只要有實力、自然就會有工作機會。
果然,在拍攝沉月之鑰的期間就已經有經紀公司找上他,雖然是一間規模不大的公司,但風評不錯,那爾西就這樣簽了約,在出演沉月之鑰的同時也接了另一部偶像劇的男配角。
他自認有能力負擔同時拍兩部戲,但顯然是太高估了自己的實力,那爾西在多日熬夜與飲食不正常的情況下染上了感冒,頂著發燒的身體去上戲的下場就是不斷的NG。他很自責,然而導演與其他演員卻沒有責備他的意思,也許是他平時的表現都太過完美,所以才讓大家比起責罵、更多的是擔心。
沒有人敢出聲詢問他到底是怎麼了,於是他便默默地說要休息十分鐘,走到休息室吩咐經紀人去幫他買退燒藥。
才想著要稍微閉目養神一下,沒想到休息室的門居然被大力的撞開,那爾西抬頭,發現伊耶正氣勢十足的朝自己走來。
腦中瞬間浮出了對伊耶這個人的關鍵字:前輩、矮、武打演員、脾氣很差、常常跟那個變態雅梅碟混在一起……那爾西不太懂對方的意圖,在他思考出一個結論前伊耶就開口了,口氣很差。
「身體不舒服就不要來片場給大家添麻煩!養好病之後再來!」
愣愣地被罵了兩句,那爾西看著伊耶收斂起怒氣,臉上的表情轉為無奈。
「你這樣硬撐對大家都沒好處,快回家吧,我幫你跟導演說一聲。」
「呃……」
這種情況下應該要說『謝謝』吧?但那爾西還沒說出口,伊耶就不容他拒絕的瀟灑地轉身離去,他呆愣地看著對方的背影消失在門邊,心裡頭冒出了一股說不出的情緒。
長這麼大,第一次有人當著他的面訓斥他。
那爾西在別人看起來也許是個沒有缺點的人,任何事情到他手上都能做得很好,但他知道,自己並不是那麼完美的人。太過認真投入某一件事的時候就會不顧一切,導致看不清周圍的人事物;太過堅持自己的觀點,一遇到價值觀不同的人就會覺得別人腦子裡裝的都是廢物,進而不想跟任何人有所交流。
一直以來都假裝自己很堅強,沒想到卻被一個完全不熟的人一語道破了他的脆弱。
那爾西從那時開始就不由得有些在意伊耶這個人。
意外的發現對方的個性其實跟自己滿像的,不喜歡參加社交活動、在工作上十分盡責,看著在武打戲中大展身手的伊耶,那爾西莫名的覺得有些羨慕。
有生以來的一次產生這種情緒,也許是因為那是他一輩子都達不到的目標吧?上次那幕只有五秒的武打戲他在家裡練習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才在無NG的狀況下一次拍完,對於肢體不協調的自己他實在是感到非常自卑。
基於這個原因他有點想要私下請教伊耶學習武打動作的秘訣,想是容易,但那爾西始終沒有辦法跟伊耶有私底下的交流,他為此十分厭惡自己,但還是沒辦法跨出那一步。
直到殺青的那天他還是沒有在下戲後跟伊耶說上一句話,那爾西陷入了自我厭惡的迴圈當中,聽到伊耶會去慶功宴之後他竟然也糊裡糊塗地答應要去那種他從來沒興趣的活動……明知道就算去了也不可能會有機會說到話的。
坐在陰暗的角落滑手機,那爾西注意到伊耶與他同樣並沒有想攪和進中間那群歡鬧的人之中的想法,莫名的覺得有些高興,一時沒注意就不小心多喝了幾杯。
看著伊耶經過自己面前,那爾西一時衝動就上前搭話。
對方的表情看上去顯然是被嚇得不輕,那爾西也不曉得自己是哪來的勇氣,但既然都邁出第一步了、豈有退縮的道理?
不擅長與人交談的他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話中帶刺很討人厭,但伊耶卻沒有露出像是在對雅梅碟說話時的煩躁表情,那爾西感到欣慰的同時卻也覺得兩人之間的氣氛實在是有夠尷尬,不過他也想不出什麼破解尷尬的好辦法。
就這樣等到計程車來,伊耶先一步踏上車,那爾西隨後也坐了進去,卻發現對方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伊耶!伊耶、你還好嗎?」
第一次叫對方的名字竟然是在這種狀況,那爾西看著司機疑惑的轉過頭、又看了看似乎是已經睡死了的伊耶,故作鎮定的報了自己家的地址。
直到計程車開到了自家門口伊耶還是沒醒,那爾西別無選擇地把對方連拖帶拉的拽進自己家裡。
好不容易把人放在床上,他想著要幫對方鬆開領口於是跨坐到床上,沒想到才剛解了第一顆釦子,伊耶就睜開眼睛,朦朧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的疑惑。
「那爾西……?」
對方用氣音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那爾西這才意識到兩人的距離很近、近到他已經無法用理智去思考現在應該做什麼。回過神來時,他已然被伊耶恍惚的眼神所吸引,唇上傳來柔軟的觸感、與酒精的氣息。
對方竟然沒有拒絕的意思,這讓那爾西又驚訝又不可置信,直到脖頸上感覺到伊耶掌心的熱度,才發現也許這人此刻與自己有著相同的想法。
看著伊耶舔著唇、彷彿意猶未盡的模樣,那爾西勾起了久違的笑容。
這一切都只是一時興起嗎?未必。
分類:娛樂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