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伊那伊】First Romance 01.

*本篇為"沉月之鑰"同人
*設定是下戲後(本來是想寫原劇向啦,但太久沒看劇情都忘得差不多了,只記得基情((喂
*伊耶(28)X那爾西(22)無差
01.
伊耶百般無聊地坐在角落,手裡拿著一杯他早已忘了名字的雞尾酒,冷眼看著不遠處那一群人正鬧騰的隨著店內播放的電音舞曲擺動身體。
腦袋裡全部都是『無聊死了』、『好想回家』、『我到底來這裡幹嘛?』這幾句話,他有點怨恨今天早上沒有狠下心來拒絕導演的邀約,對於他這種不想跟別人打交道的邊緣人來說,慶功宴這類的團體活動一點樂趣也沒有。
而且他酒量也不好,才喝了幾杯雞尾酒太陽穴就開始隱隱抽痛,伊耶不喜歡身體漸漸脫離自己掌控的感覺,他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想著早知道就不要挑戰自己爛到谷底的酒量了,跟白癡沒兩樣。
唾棄自己的同時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走來,瞬間覺得頭變得更痛了,他正想起身離開躲過那傢伙的糾纏,沒想到站起來的時候卻因為腳步不穩而差點跌倒,伊耶狼狽地瞪著看到了他的糗樣的雅梅碟。
「伊耶!你還好嗎?」
雅梅碟哇哇大叫的伸手就要扶他,伊耶不悅地用盡全身的力氣甩開對方的手,「我沒事!」
「真的嗎?我看你醉得不輕欸?真的不要緊?」
「我說沒事就沒事!你到底來找我幹嘛?」
伊耶已經不知道第幾度覺得雅梅碟完全可以榮登最能惹人煩燥的第一名,他沒好氣的雙手抱胸,質問般的語氣隱忍著快要爆發的憤怒。
「導演要我來關心一下都不去跟大家同樂的邊緣人啊!好不容易殺青了,跟大家多交流一下嘛!」
「……不需要,我也沒興趣。」
冷淡地拒絕了雅梅碟的熱情,順勢躲開了對方想硬拉自己過去的手,隨意往旁邊一瞥就看到了另一個陰暗的角落居然也坐了一個人,因為光線太過昏暗所以看不清是誰,伊耶伸手指了那邊,不耐煩的跟聽不懂人話還一直要拉他過去的雅梅碟說著,「那裡不是也有一個邊緣人嗎?你去找他,不要來煩我!」
聞言,雅梅碟朝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愣了三秒便退避三舍的說著,「蛤、不要啦,那爾西從來不聽我講話的,還會用一種看路邊石頭的不屑眼神瞪我……」
「你不是很喜歡被他瞪?」
伊耶翻了個白眼,想當初雅梅碟這變態試圖跟那爾西聊天被潑冷水後還一臉興奮的跟他說那人不愧是公認的王子殿下,孤高冷漠有如高嶺之花的氣質真是令人嚮往……他都懶得吐槽了。
「齁!我當然還是想跟他正常聊天啊!一直碰釘子也是會沮喪的好嗎!」
聽雅梅碟這麼說,伊耶不予置評的聳了聳肩,同時也感覺到太陽穴的抽痛再度襲來,他皺起眉頭,把自己隨意扔在座椅上的後背包拎起。
「我要回去了,幫我跟導演說一聲。」
「喂!伊耶!等等啦!」
不理會雅梅碟的叫喚,他朝門口的方向筆直走去,原本想就這樣走出去的,沒想到在經過那爾西面前時、那個幾乎沒有跟他說過話的人卻突然將視線從手機轉移到他身上,伊耶放慢腳步,有些驚訝的聽到對方用清晰的語調開口向自己搭話。
「你要回去了?」
呆愣的看著那爾西,伊耶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已經醉到產生幻聽,但那雙漂亮的藍色眼眸的確是盯著自己沒錯,他錯愕的點了點頭。
他跟那爾西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外從來沒有說過話,而伊耶也下意識地認為他們在私底下不可能有什麼接觸,畢竟他自己討厭交際應酬、而對方的個性更是遠近馳名的難親近。
兩條平行線原本是絕對不可能有交集的,儘管伊耶打從一開始就覺得那爾西長得很漂亮……但他也只打算遠遠的欣賞就好,從來沒有想過要跟對方有更深一層的交流。
在被那雙太過清澈的藍色雙眸盯著的同時,伊耶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內心好像有一個地方正在慢慢的動搖,他趕緊收回四目相交的視線,正想擅自離開,沒想到那爾西竟然站起身子走到他旁邊。
「那、我也回去好了。」
「……咦?」
「怎麼了嗎?」
那爾西挑起眉頭,反問的語氣雖然聽上去有些不滿,但臉上卻看不出不悅的情緒,伊耶故作鎮定的說了句沒事。
跟那爾西並肩走出酒店,這短短的一分鐘在伊耶看來卻如同一小時般那麼長久……原因不外乎是對方那身拒絕別人靠近的氣場太過強烈(他死也不會承認是因為身高差所帶來的壓迫感)。
實在好奇對方為何突然跟一個完全不熟的人說話,雖然很想知道原因,但伊耶並不是那麼不會看氣氛的人,突然問那爾西這種問題一定只會讓原本就尷尬的氣氛更加尷尬。
他原本想就這樣將疑問吞下肚,但一走出門口,伊耶卻聽到了自己的聲音。
「欸、你為什麼突然找我說話?」
……愣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把心裡的疑問問出口了,伊耶再次的感覺到酒精的可怕,他窘迫的移開目光,那爾西淡漠的視線卻直勾勾盯著他不放。
「沒什麼,只是一時興起。不行嗎?」
「……」
那爾西話中帶刺的說話方式似乎是無心的,伊耶察覺到對方的眼底似乎透露出了一絲的緊張,他沉默了幾秒,沒有回答問題。
「對了,你要怎麼回去?要幫你叫計程車嗎?」
「不需要。」
拒絕的話語像是反射性動作般的,那爾西說完後露出了有點悔恨的表情,伊耶很會看臉色的假裝沒聽到對方的拒絕,「你家住哪?」
「呃、XX路……」
「哦,那我們可以坐同一輛計程車啊,我家也在那附近而已。」
為了掩蓋自己內心的動搖擺出這種照顧人的前輩的架式還真夠愚蠢的。伊耶在心裡這麼吐槽著自己,迅速地叫了計程車,兩人在等待的過程中都不發一語,除了尷尬之外沒有別的詞可以形容此刻的氣氛。
計程車終於來了,伊耶踏上車子、坐到後座的瞬間突然覺得頭很暈,他低聲的罵了句髒話,想要保持清醒,在體內作祟的酒精卻不允許他這麼做。
最後,他只聽到了一句來自那爾西擔心的問話,還有那雙太過清澈美麗的寶藍色眼眸……
其他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