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恨心]『朋友』好難當之憶無心篇

憶無心看著手機上被已讀不回的訊息,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
雖然她知道這次的確是自己主動結束對話的,但她對於還在加拿大那人的無動於衷感到有點……難過?說不上那究竟算是什麼樣的情感,憶無心就是覺得、都認識那麼久了,黑白郎君似乎還是不太想跟她做朋友,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廂情願似的……
「無心、我們走吧。」
轉頭就看到自家父親笑盈盈的走了進來,她連忙收起臉上的憂鬱,微笑著點了點頭,「好的,爹親。我收拾好東西就出去,您先去大廳等我吧。」
看著父親的背影消失在門邊,憶無心默默的又把剛才跟黑白郎君的對話看了一次,越想越心塞。她其實也不太懂自己為什麼會靈機一動騙對方說是要跟白狼出去吃晚餐……也許是自以為可以得到黑白郎君緊張的追問的反應?不過、要是對方真的生氣的要自己不要跟白狼出去,這又意味著什麼?
輕咬著下唇,憶無心自知一開始自己的確是想跟那個看上去很孤僻的怪人做朋友,她總覺得對方狂妄的個性中隱藏著渴望人情的孤獨,於是就不顧父親的阻擋主動去接近黑白郎君。而稍微深入認識了對方後,她自認已經跟他變成了朋友,但她實在不懂黑白郎君的想法……然後,最近她也越來越不懂自己的想法了。
黑白郎君離開後,憶無心居然開始懷念起他那種只會在自己面前表現的極度彆扭的溫柔。
已經有點搞不清楚到底是『朋友』還是『喜歡的人』了……
從小就在演藝圈裡打滾,就算父親將她保護得很好、她還是看多了演藝圈裡的許多愛恨情仇,分分合合的情侶當然也看過不少。她總是好奇喜歡上一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用天真的語氣問著那些大哥大姐時,他們都說長大後就知道了。不知不覺中,她今年也十六歲了,但還是不太懂那些事情。
要是問爹親,他一定會崩潰吧……
暗暗的在心裡思索著,憶無心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似乎拖太久了,她連忙揹起隨身包走出休息室。
當自家父親牽起她的手笑著問自己說想吃什麼時,她有些訝異的發現,黑白郎君曾經觸上自己肌膚的體溫、竟是如此的讓她感到思念。
唉,黑白郎君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回來啊?
- -
分類:親子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