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恨心]『朋友』好難當之黑白郎君篇

黑白郎君南宮恨,其實什麼也不缺。
身為房地產大師的父母因為車禍所以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唯一留下來的就只有無數棟房子和數不盡的錢財。根本不需要工作銀行戶頭裡就會不斷有錢財湧入,換句話說,他的基本生活完全不虞匱乏。
而從小照顧他的親戚在他上了高中後也就放任他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反正只要不惹事、基本上他都是獨來獨往的一個人,在學校裡大概也因為他性格過於高傲自大,所以沒幾個朋友,有的話也只是覬覦他整理的課堂筆記而已吧。
因為好奇所以隨便選了所大學念,莫名其妙的就被隔壁系的網中人給纏上,兩人或許是前輩子就結下了孽緣,從第一眼互看不順眼開始就從來沒給過對方好臉色看。年輕氣盛時還因為這樣兩人打了不少堪稱是敗壞風俗的賭……嘛、反正那些都過去了。
不過跟網中人這樣打打鬧鬧的,黑白郎君倒也覺得挺開心。孤獨慣了總是需要一些調劑,不然他以前總想著自己成天就這樣揮霍著父母留給自己的財產、一事無成,生活找不到一點意義。
先前對方找自己去當武打替身演員時,他原本還有些訝異,雖然心裡實在好奇原因,但也只是拋下一句『哼!黑白郎君接受你的挑戰!』就掛了電話。
從那次開始他就從替身演員一路做到專業武打演員,到現在至少也做了五、六年了,除了武俠片外電影的邀約也不斷的進來,儼然就成了家喻戶曉的明星。
黑白郎君對於名聲什麼的其實一點也不在意,剛進這行時也是抱著不會紅就繼續回家當家裡蹲、紅的話就繼續做的很隨便的心態,他也只是想讓自己的生活多一點樂趣,這種成天跟人打架的行業再適合他不過了。
雖然有劇本的限制不能真打,但他也很滿意這份工作。最近接了一齣戲可以讓他演一個專職找人幹架的狂人,讓他真心覺得導演選角選得真好,不過……
他越演越覺得不對勁,劇中他演的角色似乎有跟一個小女孩走上感情之路的詭異感覺,而當他在休息室第一眼看到那女孩時,只是皺了皺眉頭在心底將對方貼上了『小ㄚ頭』的標籤。
久而久之,他開始覺得那女孩或許個性真的挺不錯的,儘管年紀還小但做人處事都很貼心……也許是因為對方從小就以童星的身分活躍在演藝圈裡的關係吧?
「你是……黑白郎君嗎?」
他還記得那是他跟憶無心第一次對戲的前一小時,對方走到他面前,臉上的笑容看上去有點緊張。
對於女孩的問句,黑白郎君只是挑了挑眉。
「這是我自己烤的餅乾,給你一個吃吃看好嗎?」
「……」看著對方手裡拿著的那盒香氣四溢的甜點,黑白郎君哼了幾聲撇過頭,「本郎君不喜歡吃甜食。」
「蛤!?是喔……好吧……那、希望今天我們可以合作愉快喔。」
臉上的失落不到一秒就被微笑給取代,對方向自己鞠了個九十度的躬之後就轉身離去,黑白郎君看著女孩把手裡的餅乾到處分送給其他人的模樣,不到一秒便失了興趣,繼續翻閱著手裡的雜誌。
一開始他就對那個女孩沒抱持著多大的興趣,不過對方常常會跑來找自己聊天,因為不討厭所以也沒多加拒絕,於是就很理所當然的跟她越走越近……
等到黑白郎君意識到時,才發現自己在片場有一大半的時間都跟那女孩耗在一起聊天、吃著對方幫自己準備的晚餐、在對方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把肩膀或大腿借給她靠……彷彿這一切都十分合理般的。
他其實自己也搞不太懂他們這樣到底算是什麼,直到某天他上完廁所經過一間道具儲藏室,不小心聽到憶無心跟她老爸的對話――
『無心、妳老實跟爹親說,妳跟那個黑白郎君現在到底……』 
『我跟黑白郎君?怎麼了嗎?』 
『妳、妳該不會跟他在一起吧!?』 
『蛤?黑白郎君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啊,爹親你想太多了吧!』 
『最好的朋友』…… 
聽到這裡黑白郎君就默默的轉身離開了,那五個字莫名的像根刺似的扎在他心上。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煩躁什麼,他仔細想了想才發現,自己跟憶無心認識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居然連她的手機號碼都不知道、而對方就這麼擅自認定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
很意外的,黑白郎君並不討厭對方這樣的認定,但總覺得不甘心。
心裡突然出現了一股衝動要馬上去跟憶無心交換一下手機號碼,讓他對自己產生了陌生的距離感。
嘖!真是煩死人了!
他在休息室裡自顧自的焦躁了好一段間,終於等到憶無心走了進來,他二話不說的就走了過去。
「欸!陪我去吃晚餐!」
對方瞪大眼睛看著他,楞了好久才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點頭答應,而黑白郎君也沒有露看對方黑色面紗下泛起的紅暈,他頭一次覺得那個東西十分礙眼。
不理會周遭人群開始議論紛紛的躁動,黑白郎君拉著憶無心的手腕就往外走。
哼!誰敢打擾本郎君享受晚餐的,就準備吃一記怒馬凌關吧!
- -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