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軍兵]無聲

『你叫什麼名字?』 
『風中……風逍遙。』 
風花雪月,從來就不是屬於他的故事。 
他總覺得他們四人都是被命運玩弄了,要不是時勢所逼,他們不可能變成朋友……也許他們之間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友情存在。 
不知道從哪天開始,那個他用盡心力呵護著的表面上的和平,開始一點一滴的瓦解。從他的指縫間,像是水流般的流失、進而消散於無形。 
不管他再怎麼努力,都抓不住流逝的情感。 
再怎麼努力,眼前的畫面除了爭吵冷戰之外,就只剩下了無聲的淚水。 
他受不了這樣。 
十六歲那年,他離開了。逃跑般的離開了。 
然後他開始喝酒,卻怎麼樣也醉不了。明明是最希望藉由酒精忘掉一切的,到頭來卻越喝越清醒、越喝越不懂自己究竟為何要生存。 
花的癡,雪的情,月的沉默,自己的離去。 
到頭來,風花雪月就注定是個沒有美好結局的故事。 
以這種方式結束一切倒也不差? 
他坐在崖邊,自嘲似的勾起嘴角,仰頭將酒葫蘆裡剩下的酒全數喝盡。 
無邊無盡的黑夜、沒有星辰的蒼穹,越顯獨自一人的寂寥。 
風逍遙望著天空想著,也許自己現在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故事?或許沒有風花雪月那般絢麗,至少不會再度踏入自我厭惡的囹圄。 
緣分啊緣分,怎麼就這麼難以捉摸呢。 
他自知自己的離開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但他還是離開了。 
一個失敗的大哥、失敗的朋友、失敗的旁觀者,沒有什麼資格奢求什麼。 
但他多希望他們可以在面對彼此時展露出真心的笑顏。 
多希望……能夠如此…… 
垂下頭,掌心摀住有些發疼的頭,他正準備起身回軍營,突然肩膀就被一個力道給按住。 
那是他最熟悉的溫度。 
「老大仔……」 
「我陪你喝。」 
對方嚴肅的臉上看不出情緒,風逍遙卻了然於心的淡笑著接過遞到自己手邊的酒罈,重新坐下。 
「你想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重新抬眼瞭望著實在沒什麼看頭的夜空,風逍遙感覺到鐵驌求衣緊挨著自己也坐了下來,然後他聽到了對方灌酒時喉頭間傳來的細微的鼓動聲。 
「你想說,我就聽。不想說,我就陪你喝酒。」 
「哈。」 
輕笑一聲,風逍遙真希望自己從一開始就只有風逍遙這個身分、就只是一個愛喝酒的鐵軍衛兵長。唉。 
「如果我喝醉了明天可以請公假嗎?」 
「你不會醉。」 
「你又知道了?」 
「我一直都知道。」 
凝望著自家軍長過於深沉的眼眸,風逍遙突然覺得跟對方爭辯這個的自己實在太愚蠢,悻悻然的轉過頭,賭氣的打算一個人喝悶酒喝到天亮。 
「明天早上可以放你半天假。」 
「欸!?」 
「――出公差去幫我買釀風月無邊的材料。」 
「喂喂喂、老大仔,這根本不是放假啊。」 
「不想去的話我派尉長去也行,你就給我去操兵演練。」 
「蛤……好啦好啦我去就是了。」 
心裡明白這就是對方對自己最大極限的溫柔,風逍遙雖然嘴上抱怨著、但心裡卻暖暖的。 
如果,一輩子能這樣安穩的過,就好了。 
能平凡無波的過完一生,就好了。 
突然映照進眼底的一抹星光,閃耀到有些刺眼。 
而身旁之人的陪伴,雖然無聲,卻勝過千言萬語。 
- -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