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七話 犯人的時間、炒麵、談話

新月高掛著天空  
          黑暗中,星光點綴著......閃啊......閃啊.........  
          白銀色的杖,佇立於這之間,閃耀無限柔和的光芒  
          沉溺於這闇色的少女,張開雙眼──  
        「妳又去插手了.........」  
          「不行嗎?」  
          「我沒意見,只是這樣......」  
          「很容易被發現嗎?」  
          「嗯......」  
           這次風又再度闖進來了.........  
***********************************************************  
─早晨─  
        睜開紫眸,面對窗外刺眼的陽光,並沒有因為感到不適而眨眼。  
          「下次別在這種方法跟我連絡了......」揉揉太陽穴,清醒清醒腦子。  
          『看來有必要找她談談了......』腦中閃過這句話,紫色的眼眸有些無奈跟......期待!?  
          「嘖...今天還要上學...」準備梳洗一下,到學校吧!  
─“犯人時間”開始!─  
          「早安!」  
          面對打招呼的繭良,楓微笑點頭表示。  
          「楓,我跟你說喔!昨天我回家的時候,居然遇到歹徒喔!真是太不可思議!!」繭良將洛基說給她聽的一套說辭比手畫腳、完完整整的告訴楓。  
         「你好像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繭良嘟起小嘴,楓一臉不信的樣子。  
         「不是,我不是相信......」  
         「啊~~有了!鳴神!你可以問鳴神,昨天他也有在場呢!」繭良把鳴神拖過來,要他證實昨天的事。  
         「鳴神,你快點跟楓說吧!」繭良信心滿滿的要鳴神說出“事實”。  
         對上紫瞳,鳴神有點不自覺的緊張,畢竟眼前的這個人,身分還不是很清楚,而且又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還有.........  
         「繭良說的都是真的......」鳴神一說完立刻走人。  
         「............」  
          接著繭良又比手畫腳的說著:「妳看吧!我說的沒錯吧!」  
         「我相信。」微笑的回應繭良。  
         「對吧!對吧!很不可思議吧!」繭良興奮著。  
         「嗯,繭良。」  
         「??」  
         「上課了。」  
         老師走進教室,所有學生就定位拿出課本,而繭良也被楓的一句話,不甘願的回到位置。  
         有趣的繭良,總是讓我感到......開心,但是讓她遇到危險卻也是我的錯.........望著窗外的天空,思考著.........,而鳴神也看著繭良與......楓............  
         無聊、沒事、像囚禁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只是有人無心上課罷了......
─放學─  
         「楓,我先走囉!」繭良提著老早收拾好的書包,跟楓說再見。  
         「真快!」  
         昨天我跟我爸爸本來要去買東西的,不過因為發生那件事,所以改到今天了!」繭良高興說著。  
        「祝妳愉快,還有小心點...」楓有所似的跟繭良說,不過繭良並沒有聽出來。  
        「那我先走囉!拜拜楓!」  
         「嗯。」  
         「鳴神,拜囉!」繭良一溜煙就跑出教室,而鳴神又向上次一樣等著楓......  
         楓走向鳴神,聲音很淡、很淡的道:「帶我去見洛基吧!」  
         「跟我來吧!」鳴神點點頭,要楓跟他走。  
     「妳來到這哩,很無奈嗎?伊蕾絲雅。」  
面對鳴神突如其來的問題,伊蕾絲雅的心裡起了一波一波的漣漪,無奈嗎?或許是......不過並不後悔,看了一眼鳴神,她緩緩說道:「為了自己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  
「是的!」堅定的語氣,紫眸透露自己的心,在鳴神眼中,這時緊張感消失了,不過無法形容言語的感覺仍然存在......  
兩人在路上除了剛剛那段話,就沒有在說任何話了,伊蕾絲雅雖然看著前方,不過好像在想什麼事,鳴神也不好意思過問,所以一直這樣走著,一直──  
「那是!?」伊蕾絲雅發現一名熟悉的人影倒在陸上。  
順著伊蕾絲雅的方向,鳴神也發現了,大喊道:「威達爾!!!!」  
─燕雀偵探社─  
威達爾是在沙發上狂吃闇野所做的炒麵,其餘人坐在一旁喝茶,看著威達爾可以媲美鳴神的食量。  
「daddy,我也想吃耶!」芬理爾撒嬌道,水汪汪的眼睛,可愛死了!!!  
洛基吩咐闇野去準備給芬理爾,鳴神連忙說也要,闇野就立刻下去準備了。  
輕嚐一口香濃的紅茶後,伊蕾絲雅放下茶杯,等待洛基的問題。  
「下午茶的談話嗎?呵呵!」
「可否告訴我有關你們主神失蹤的事?」  
眼神閃爍一下,伊蕾絲雅緩緩開口道:「我只知道,他被人帶走了,因為有人想奪取我族的聖杖。」  
「為什麼?」  
「Ragnarok............」  
「啟動轉輪的鑰匙,其中一把在我手上。」  
洛基冷靜的面對伊蕾絲雅口中的Ragnarok,心中的漣漪卻一層一層擴大.........  
『世界末日將要來臨!』  
『命運就掌握在你自己的手,包括這個世界......』  
『你將會打敗奧丁當上眾神之王!』  
兀兒德!?曾經兀兒德說過的話......無端端的出現,無端端的預言......  
「洛基,我只能說這些而已......因為任務.........」無奈的語氣。  
洛基搖搖頭笑道:「最起碼妳有的理由吧!伊蕾絲雅。」  
等等......這名字好熟......伊蕾絲雅...!!!是她!!!!奧丁老爸要我消滅的人!!
鏗啷一聲,裝著炒麵的盤子掉落,威達爾突燃站起,眼神中有著震驚、疑問還有......難過......  
怎......怎麼可能!?小楓等於伊蕾絲雅...............  
「被發現了......」伊蕾絲雅苦笑。  
「小楓......這是真的嗎.........」威達爾很不想相信這個事實,就算兩人只有見過一次,不過她給他的感覺就是如此的親切......我......不願相信事實............  
鳴神在一旁看著如此反應的威達爾,其實他不知該怎麼安撫這個弟弟,不過他卻希望他們兩人都不要打起來,不希望任何一方有人受傷......或者死亡,他是這麼希望的。  
「威達爾,你先聽聽伊蕾絲雅的說法吧!」洛基聳肩的說著,威達爾的反應像是在他預料之中,現在如果能弄清楚伊蕾絲雅的目的的話,奧丁那裡他大概也能猜得出來了!  
「我帶走族裡的聖杖,這會被視為叛變罪的。」  
喝口紅茶,續接道:「在族裡是死罪一條,所以我才被追殺到人間來。」  
「那你的目的呢?」洛基也喝口紅茶,這次奧丁為什麼要找上華納神族做交易,是利用嗎?  
「找出帶走主神的人,以及.........」無法接下去的言語,令伊蕾絲雅微微皺眉。  
「不能說嗎?」  
「如同剛才的事一樣,我不能說......」紫色的眼閃過一道想法,面對威達爾,伊蕾絲雅閉上眼睛,說道:「如果你不願意相信我,舉起你的劍殺了我吧......」  
不知何時,威達爾手中早已握著一把劍刃映著深藍光輝的劍,一旁鳴神的喊著威達爾的名字,心中充滿著緊張!不要這樣做!
「daddy......」  
洛基冷靜的喝茶,看著眼前可能即將發生的見紅事件,用手拍拍芬理爾的頭,意示他靜靜的看著就好。  
威達爾舉劍,將劍甩射到牆上,此舉令鳴神嚇了一跳,也鬆了口氣,他不解的看著威達爾,威達爾笑笑的說:「托爾哥,我想我可能會“躲”在人間一陣子喔!」  
鳴神爽朗的笑了,「可以啊!不過你要幫忙打工喔!」兩兄弟互相開心的對笑。  
「小楓,我還是這樣叫妳,我相信你沒有惡意的!」  
伊蕾絲雅微笑點點頭,謝謝威達爾的相信與體諒。  
「伊蕾絲雅,相信你沒有惡意。不過我希望如果你知道奧丁的企圖,可以告知我!」洛基沉著綠眸說道。  
伊蕾絲雅點點頭回答著:「我答應你.........那麼我告辭了。」  
起身正想離開的伊蕾絲雅,回頭對洛基說:「小心上次的女人,繭良會再次的被盯上的!」  
此時,闇野端著炒麵進來,而絲碧卡也幫忙端著,正好眼神與說完話伊蕾絲雅對上。  
「.........妳怎麼......」  
洛基聽到伊蕾絲雅的話,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對了,洛基,我在你屋子四周下了反結界,這樣你就不怕被監視!」伊蕾絲雅笑道。  
「喔,謝謝妳了!」  
等到炒麵的三人高興的吃著,伊蕾絲雅與在場的人告辭,在經過絲碧卡身邊。  
  絲碧卡的耳邊有著一段聲音:「妳為什麼會在這裡?」不過沒人聽到,連洛基也是.........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