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期望值的世界

這個世界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期望值,股票分析、數學教室、實驗公式,而每個人頭上也都有一串數字代表了每個人社會對他的期望值,公式裡的因子包括,天生的臉蛋、身高、身材,還有後天的學歷、事業、成就,每個人的公式都不太相同,但是總有標準化的幾項。而這個標準沒有一定的標準,會隨著社會變動,如果現在流行小隻馬,那麼在女生的頭上公式中身高超過一定高度便成為負數;如果現在流行六塊肌,那麼在男生頭上公式中身材低於一定體脂便成為負數。
這個期望值為何突然出現在人們的頭上,來源不得而知,有人說是因為這個世界在逐漸數值化標準化後,在工業革命的某個企業主上最早出現,當他死去後這個數值分散,後來越來越多人頭上出現數字,當然在逐漸現代化的市場上,只要是數字就可以計算和投資,於是在現代開始有個投資人頂著千萬期望值,開始向群眾募資他們的期望值,像買股票一樣投注在某個人身上,但是他不肯承認自己是投機客,只說自己是一個紀錄者,他所做的是將目光聚焦,希望被聚焦的那個人能夠因此成功成為典範,後來逐漸變成了一個群體。
而這些像股票的數字,卻遠遠比股票市場波動或是套牢還要恐怖,有著投資客的所有權和請求權,他們有著那個人的一部份,當那個人讓投資客落空時他們就會一股腦兒的向他討回之前投注的期望值,也抽離了那個人人生的一角,就像一個失敗的公司老闆跑路,什麼都沒有,還欠了一屁股的期望值,久久不能翻身。
這是一個期望值代表一切的世界,某個企業主在事業有成退休後,他將他的數值投注給了他的兒子們,突然間他兒子們頭上多了數千數萬的數值,眾人開始關注起他們的兒子,他們公式裡多了富二代這個因子;每個人藉由投資客的群體開始投標自己頭頂的數值,不管藍領、白領,或是老人小孩,這項投資可謂有賺無賠,賺的是英雄式的成功所帶給激勵、這世界仍然是努力就能成功的幻想、自慰式的獨具慧眼,而毫無任何損失,何樂而不為。
大家瘋迷在投資的熱潮當中,瘋狂式的把自己頭頂的數字投標在別人身上,抱持一種看熱鬧或跟風或等著看笑話的心態,蔓延至這個世界的男女老幼間。
這時F出現了,挾帶著許多頭銜、名校光環、成績頂尖,一夕之間吸引了許多投資客的投標,但是期望值也代表著肩上所負載的重量,重壓在F身上,而投資客們沒有料想到F曾經有過故事,他們拿到的投資說明書只有F那些亮麗的期望值,當然也包含投資客灌風後的數值。
於是F垮了,他開始挖掘著自己的內心,想要擺脫這些數值滲透帶來的病根,但F發現這些投資客的數值就像一個腐蝕的硫酸,流竄在自己的身體裡,只要一走出去,有人提起數值,就會劇痛,像大家都擁有自己體內炸彈的按鈕,觸發一次就會刺痛一次。後來F發現了,能夠擺脫這些數字的方法只有離開這個世界,因為如果只是讓投資者套牢,他們只會抽離那些數字,而這樣會讓F痛不欲生。F打算讓自己消逝在這個世界上,讓頭頂上的數字隨之埋葬,唯有這樣這些數字才不會繼續分散在其他人身上,躺臥在自己的血泊裡,數字載浮載沉著隨著他的靈魂一起昇華,消逝,血泊中的F漾起被投資以來唯一的一次微笑。
但是這些投資客卻不善罷干休,將昇華的數字一個一個撈下來,打印在他的墓碑訃聞上,這些數字烙刻在他的一生中而在他死後這些數字卻仍然飄揚在他所剩餘的自由中,當然這數字並沒有因此消失,當訃聞和墓碑斑駁後,他們就會脫離,繼續挹注在下一個人的人生中,甚至繼續隨著下一個人的靈魂血泊載浮載沉、載浮載沉…
#都有  #世界  #期望值  #股票  #數學 
分類:心靈

在被這個繁忙世界沖淡我腦中的思維前,盡量寫下更多自己想說的話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