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he Only Boss

✤ BANANA FISH 戰慄殺機 同人衍伸作品
✤ 無CP 翁肖達&辛舒霖




  「辛!肖達在找你!」

  時值九月末,不知夏天和誰戀戀不捨,拖著腳步不肯離去,正午的太陽仍逼著路人走在涼爽的樹蔭下。幸穿著棒球外套,無所事事的在街頭溜達時,被同伴叫住了。

  「肖達找我?怎麼了?」
  「不知道。只說看到你的話要你去張大一趟。」
  「好,知道啦。謝啦。」

  辛邁開大步離去,頭也沒回的對同伴揮了揮手。

  「不覺得最近肖達老是在找辛嗎?」
  「好像出門辦事總是帶著辛哦。」
  「欸--------。」

  一路小跑到了張大飯店,伸手搭住樓梯扶手後順勢緩了緩腳步,辛向門口的夥伴打了招呼,走進張大飯店。張大的一樓就是普通的中華料理店,客人的談笑聲和廚房特有的熱度撲面而來。一個高挑的短髮女子將金黃的炒飯放到客人的桌上後,看見剛進門的辛,對他微微一笑。

  「辛。肖達找你啊?」
  「妳好眉悌姊。是啊,我在東口閒晃的時候有人告訴我的。」
  「吃中飯了嗎?」
  「啊,還沒。」
  「那正好。幫我去樓上叫肖達,你們邊吃邊聊好嗎?」
  「好的,那我不客氣了!」

  辛猛的一鞠躬,眉悌掩嘴笑著對他點點頭,看著辛敏捷的消失在樓梯口。肖達的房間在二樓最靠近樓梯口的轉角,辛曲起手指在木質的門板上輕輕敲了兩下。

  「我是辛。」
  「啊啊辛啊,進來吧。」

  辛扭開門,肖達坐在房裡唯一的木椅上,橫在椅背上的左手對著他招了招。肖達的房間以一個留著龐克頭的不良少年來說顯得有些樸素,除了一張床、一張椅子,再加上一個衣櫃就是這個房間全部的家具,幾乎看不到任何裝飾性質的物品,這讓牆上搔首弄姿的金髮女郎只像是個惡質的玩笑。辛開口:

  「眉悌姊說讓我們下樓吃飯,邊吃邊談。」

  肖達從椅子上一躍而起,搭住辛的肩膀往外走:

  「難怪我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餓死我了。走吧!先吃飽再說!」

  辛捏著筷子,讓碗裡的白色麵條均勻的沾上褐色的炸醬,坐在對面的肖達早以迫不及待的把麵條塞進嘴裡,鼓著臉頰嚼的津津有味。迅速消滅的三分之二的麵條後,肖達才放慢了進食的速度,用有些含糊的聲音對辛說道:

  「前天啊,阿央那夥人說在北街被人打了,對方幾乎都戴著帽子墨鏡,沒看見長相,但是說其中一人聽起來像瑞尼手下的理克。」
  「瑞尼?那不就是亞修手底下的人嗎?」
  「嗯。你覺得該怎麼辦?」
  「嗯?我覺得?........他們遮著臉,怕被人知道長相,既然他們是亞修的手下,那也許是私下尋仇怕被亞修知道吧,畢竟亞修最討厭下面的人私自挑起爭端。」

  辛發現肖達停下了筷子,他猶豫了一下也跟著放下了筷子,但肖達只是看著他一會兒,便露出大大的笑臉拍了拍辛的腦袋,在辛疑惑的目光中擺擺手,繼續吃完剩下的麵條。辛也重新舉起筷子後問道:

  「不用先告訴亞修一聲嗎?」

  肖達舉起碗一口氣消滅完碗底剩下的食物後,答道:

  「這點小事,我們替他教訓教訓就好了。」



✤✤✤



  辛跟在肖達後面,看著路上的夥伴一一向肖達打招呼,肖達有時笑著舉手回應,有時停下腳步和人抬槓。大家臉上都滿溢著顯而易見的喜愛和信任,辛腦中飄過「這就是領導者啊」的想法。肖達平時大大咧咧的看著有些傻氣,但整個唐人街在問到老大的名號時沒人會不答一句「翁肖達」。

  走在前面的肖達往後招了招手,辛趕緊往前跟上肖達的腳步。肖達湊到辛的耳邊問了一句:

  「瑞尼的據點在哪來著?我忘了。」

  辛一個踉蹌差點摔跤,穩了腳步才有些無語的說:

  「過了北街地鐵那裡的地下道。」
  「對了對了我想起來了,還是辛可靠啊!」

  肖達笑著勾住辛,一把揉亂他的頭髮。辛一邊努力護住自己的髮型一邊想,這個才是我們唐人街的Boss呢。

  通往地下街的樓梯口蹲著兩個人,辛越過他們往底下看去,黑漆漆的一片,不見任何人影。他們看見肖達走近,只是慢慢站起身,滿臉不善的看著肖達。肖達在兩步外的距離停下腳步,舉起雙手說道:

  「嘿,瑞尼在嗎?我們有事要找他。」

  他們互看了一眼,像是達成了默契一般,右邊的紅髮的高個子率先開口:

  「老大現在不在,之後再來吧。」

  聞言,肖達不屑的笑了笑,辛往前站了一步:

  「唐人街的老大手無寸鐵的來見亞修的手下,你們卻連基本的禮貌的拿不出來嗎?」

  對方神色不耐:

  「老大不在就是不..........」

  辛打斷他的話:

  「你們做了什麼自己心知肚明,還是你們老大其實不介意讓亞修知道?」
  「............」

  他們迷起眼睛,兇惡的怒視辛好一會,才側了側身,什麼也沒說的領著肖達和辛走進了地下道。

  地下街裡光線昏暗,寥寥無幾的燈泡一明一滅,無端生出了一種詭異的氣氛。辛跟在肖達後面,仔細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不祥的預感越來越重。突然一隻手伸了出來,蠻橫的攔在辛的面前。辛抬起眼,皺著眉看向攔住他的人,那人嚼著泡泡糖,睨了辛一眼開口:

  「只能讓一個人進去。」

  辛沉著臉,回道:

  「憑什麼我們老大手無寸鐵的來談事情,你們卻這種態度還全副武裝?瑞尼這種小頭目連談事情的規矩的不懂嗎?」

  那人不再回應,但攔住辛的手依然沒有放下。辛捏緊拳頭,正想動手的時候,肖達開口了:

  「嘛嘛辛,算了算了,瑞尼教出來的嘍囉不懂禮貌就別跟他計較了,接下來我自己進去吧,你在這等我。」

  辛還想爭辯,但肖達離去前看了辛一眼,把他定在了原地。這些人明明是亞修的手下卻如此不友善,十之八九是想自立為王,脫離亞修的掌控。為此需要一個跟亞修撕破臉的契機,便選擇了和亞修交好的唐人街。肖達明知如此還答應一個人進去面對絕對是全副武裝的瑞尼,除了降低瑞尼的戒心,也留下了後應。辛慢慢的把藏在袖子裡的武器滑到掌心,一邊靜靜等待。

  地面傳來輕微的震動。辛掃視周圍所有人的表情,看出了一觸即發的緊張。極為輕微的「噠」一聲,辛一個旋身,鐵線出鞘,瞬間擊倒離他最近的三人,接著他飛身向前,手中的鐵線纏住門把往反方向一擰,直接拽下上鎖的門把,同一時間,槍聲自四面八方而起,肖達從門裡衝出來,雙手被繩索束縛,對辛喊了聲「走!」

  辛用力揮臂,壓制了走道兩旁的人,在肖達衝過他身邊時替他割斷了手上的繩索,肖達一拳打在敵人臉上,劈手奪過他手中的槍,往前開道,辛則防著後面的追擊者。瑞尼大吼:

  「別讓他們逃了!」

  辛看見瑞尼出現,毫不猶豫往回衝,鐵線層層疊疊的纏住瑞尼的脖子,他拽著瑞尼,冷聲道:

  「都別動,如果不想要你們老大掉腦袋的話。」

  瑞尼狠狠的瞪著辛,在辛更用力的收緊繩索後才揮手要求手下放下武器。辛一路壓著他到了地下道的出口,肖達一邊旋轉手中的手槍,一邊轉過身對瑞尼說道:

  「你們最好記住這次的教訓。想要自立可以,有實力什麼都好說,但別以為威脅亞修就能為所欲為,亞修可不是受威脅就會乖乖妥協的那種人。還有,」

  他俯下身,湊近瑞尼的臉:

  「給我記住,唐人街可不是好惹的。」

   接著肖達直起身,擺了擺手:

  「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亞修都會知道,回去惦惦斤兩吧。」

  辛放鬆鐵線,任由瑞尼倒在地上痛苦的喘氣,用憤恨的目光盯著他們離去。隨著肖達回到張大門口,辛在肖達進門前開口問道:

  「亞修那需要我去說嗎?」

  肖達轉過身,歪了歪頭後笑著摸摸鼻子:

  「還是我去說好了,畢竟隨手教訓了人家的手下嘛。」

  辛想了想,點點頭。肖達又道:

  「今天幹的很好嘛,我就知道那個會很適合你。」

  說罷指向辛的手腕。辛摸了摸手背上泛著涼意的鐵線,高興的仰起臉,正要述說什麼時,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眼中的神采一瞬就斂了下去。他垂下視線回應道:

  「不,還差的遠。我會更努力的。」

  辛手背上捲著鐵線的發射器這樣特別的武器還是肖達的點子。他不知是看了哪個年代的老電影,在一天看見幾個毛都沒長齊的孩子玩鬧打架時,走上前去拎起其中一個孩子,披頭蓋臉的對人家說有種很酷的武器,最適合你這種個子小沒有力量又靈活的小孩了。

  那時的辛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這大光頭說什麼吶?

  但當他長大後發現,當初對著個小毛孩滔滔不絕的大光頭已經是唐人街的老大,而且還真的找人把那個所謂的武器做出來給他當禮物後,辛就沒有一天不認真磨礪這把武器。畢竟他是翁肖達親自挑選、提攜、交予信任並贈與武器的副手。唐人街裡有許多的人覺得他太年輕太稚嫩,憑什麼能成為唐人街的NO.2 ?為了證明肖達沒有看走眼,為了證明自己足夠成為老大的左右手,唯有驕傲自滿是他最不需要的。

  肖達站在張大門口望著他,逆著橙黃的燈光,不知道是不是辛的錯覺,他覺得肖達好像嘆了口氣。接著肖達走近他,藉著身高差輕鬆揉亂辛的短髮。

  「小孩子裝什麼老成。快回家去吧,別在路上逗留啊。」

  辛閃過肖達的魔手,飛也似的逃了。

  肖達回到屋內,看見眉悌坐在桌邊,桌上有一桌還微微冒著熱氣的飯菜。他坐下,在嘴裡塞了一嘴的食物才含糊的說:

  「謝了姊。」

  眉悌看著弟弟狼吞虎嚥,問道:

  「沒留辛吃飯啊?」
  「那小子也有家啊,還是早早放他回家的好,不然又有人要對我不爽了。雖然我不怕他啦哈哈。」

  肖達哈哈大笑,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眉悌說道:

  「要是有人老是把我弟弟帶到危險的地方去,我也會討厭那個人的。」

  肖達慢慢斂了笑容,沉默了好一會才低聲問道:

  「姊也不同意嗎?」
  「辛很好。就是因為他是個太好的孩子,才覺得心疼。」

  眉悌直言,毫不避諱。肖達低著頭,攪弄手中的飯菜:

  「大家都太年輕了,一個比一個衝,更何況我總有不在的時候。辛啊雖然小,但是性子穩,雖然心眼實的讓人有點擔心,但也正表示他絕不會走上歪路。我相信除了辛,沒有更好的人選了。」

  眉悌看著肖達,心中嘆息。曾幾何時,自己那個粗神經又不拘小節的弟弟,已經成了一個處處設想,一肩扛起整個唐人街的男人了。肖達一步一步平定龍蛇混雜的唐人街,但現在的和平仍是顫顫巍巍。要保護自己的家和愛的人,唐人街的老大必須處心積慮的維繫這得來不易的和平,站在高位上要負擔多少風險,他最清楚。所以就算只有一點也好,肖達也想為自己的後繼者多撫平一些這一點也不康莊的大道。

  辛會是他的後繼者,他遲早會知道承擔責任顧全大局是多麼讓人不舒服的事情。所以在辛必須要成熟起來之前,肖達對自己許諾,絕對要讓他像個一般的孩子那樣成長。



✤✤✤



  最近不太平靜。

  辛坐在基地裡,看著大家一如往常的聊天說笑,卻總覺得靜不下來。肖達和亞修交好早已不是秘密,亞修假釋出獄卻逃走,歐沙為了抓住亞修找肖達下手並不奇怪。但辛覺得,李家的態度十分奇怪。

  明面上和亞修站在同一邊與格魯茲勢不兩立,暗地裡卻拔掉了肖達首領的位子,也不准唐人街派人手去找,辛越想越不對。大家都覺得肖達只是因為亞修被盯的緊,為了不曝露才銷聲匿跡,等風頭過去就會回來,暫時撤掉首領也只是李家表面上對格魯茲的服從而已。當辛自然而然成為代理首領,他才發現肖達真的是把自己當成下任首領在培養,雖然還是不乏刺頭分子,但大家確實很自然的以辛為中心繼續日常,這讓他心裡有些發慌。

  肖達花了多少心力才一肩扛起來的街道,他一個一站出去就會被瞧不起的小孩兒真的能接的下來嗎?平時他最討厭別人因他的樣子就看低他,但當這樣一個重大的責任降在他身上,辛又懷疑起自己,完全失去以前對抗看不起他的人時的自信。

  此時,辛部在格魯茲宅邸的眼線傳來消息:亞修、肖達和英二都被關在了格魯茲宅邸。情況直轉而下,辛迅速召集夥伴,傳達情況。不管李家說了什麼,肖達永遠是我們的老大。

  他沉穩的部屬好自己的人,又很迅速的說服亞修留守的手下一起進行攻堅。一切都按照計畫進行,當他們守在宅邸周圍,得知格魯茲外出的消息時,辛也知道,這是最完美的時機了,可是他心中那不好的預感卻未曾因為情況順利而消退。

  在轟鳴的爆炸聲中,辛帶著同伴突入。



✤✤✤



  在漫天火光中,辛孤身一人。周圍全是槍聲和灼燒的空氣,辛不確定造成這種窒息感的是氧氣的缺少,還是焦急的心情。宅邸地下室的實驗室就在前方,辛快速前進,腳步揚起灰燼,樑柱在身後轟然倒塌。

  一名男子站在逐漸燒毀的實驗室中央,金色的髮絲飄盪在高熱的空氣中,幾乎融為一體。他的背影緊繃,像是承受著極大的痛苦,但他的背脊又是那麼挺直,像是能背起所有傷痛。當辛猛的推開實驗室的門,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

  亞修望向辛,強烈的情緒乘著碧綠的旋風,辛被這樣壓迫感逼的幾乎要後退一步。生生止住他腳步的,是一片狼藉中落在地上的墨鏡。

  辛腦中一片轟鳴,強大的風暴幾乎將他擊倒。他想怒吼、想破壞、想把自己蜷成一團大聲哭泣。這時辛理解了亞修那一眼中的所有情緒,而自己的背影卻不可能像他那樣堅定。



✤✤✤



  外頭天氣晴朗,微風徐徐,正是出門溜達的好時機。辛坐在床上側著頭望著窗外,窗台上擺著一副邊角微微變形的墨鏡。門響了兩聲,勞延泰推開門,看見弟弟移動了視線望向自己,面無表情。勞勉強的笑了笑,說道:

  「醒了?不餓嗎?」

  辛看著勞臉上僵硬的微笑,慢慢的揚起嘴角。

  「就來了。」

  他答。勞像是鬆了口氣,對辛點點頭後離開了房間。

  辛慢慢的站起身。行了,一天一個小時剛起床就被他用了半個小時,真沒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時間完全不夠用,一個小時,極限了,不能再更多。辛又往窗台瞥了一眼,藍天爽朗,就像大大的笑容,能洗去陰霾。

  他深吸一口氣,推開房門,心想,都看著吧,我一定會做到。
#BananaFish  #戰慄殺機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