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雞鳴


✤ 靈感來自詩經《雞鳴》
✤ 人物來自priest《六爻》

  童如負著手,慢悠悠的走過後院,不大的庭園打理的並不精緻,但生機勃勃,在漫長的荒廢後,竟然還有這樣生氣盎然模樣,如同原本他平靜無波的漫漫人生,也會遭遇柳暗花明。
  他幾乎憐愛的撫了撫園中的花朵,看看天色,東方也不過才濛濛亮。
  童如放緩腳步,步入內室。韓木椿在榻上睡得正沉,被褥隨意的搭在腰間,兩邊褲腳一高一低,像是用全身闡述了「沒個正型」。童如無奈的搖搖頭,坐到床榻邊。
  「小椿、小椿,我們後院那隻花雞都快叫瘋了,你第一次上堂就要誤時辰嗎?」
  韓木椿懶懶的翻了個身,從被褥間露出一隻眼睛望著童如:
  「師父,您怕不是糊塗了吧,那分明是隻大蒼蠅,知道我要走了,不甘寂寞吧。」
  「是,知道你魅力無邊,蒼蠅都要留你。天都亮了,確定不起來?」
  「那定是東方未亮,皓月當空。師父,再陪我睡一會吧?」
  童如看著韓木椿。他的小椿,從來都是直來直往的真性情,入了他的門下,更是仙門百家,誰敢為難!而如今,他的師父遭人忌憚,本來童如的意思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仙門朝廷,他童如何曾畏懼了這些不入流的手段!
  但他的小椿卻先斬後奏,以身飼虎。他眼神如同流水中兀自矗立的椿樹,跪在他身前:
  「師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童如先是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被這個逆徒給氣死,然後他扶起這個孩子,這個原來他只有膝蓋那麼高,走路都能摔個跟斗滿臉泥的孩子,早已風儀玉立,是扶腰山上一根頂天立地的樑柱。
  …而那根樑柱正歪歪斜斜的黏在床上,義正嚴詞的要求回籠覺。
  童如微微一笑,摸了摸韓木椿還掛著狡黠笑容的臉頰,答道:
  「好。天已大亮,群蟲飛翔,但我也想伴你多躺一躺。」
  韓木椿睜著眼,骨碌碌的轉了一圈,隨即放棄作妖,老老實實的起身更衣。嘴裡還唸著:
  「那可不行,我可是要替師父打天下的男人,師父不成器,做徒弟的可得擔著點。」
  童如看著韓木椿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樣,幾次欲言又止,還是沒有忍住。
  「小椿,你確定嗎?情況沒有那麼糟糕的,為師可以......」
  韓木椿回身,做了噤聲的手勢,他燦然一笑,彷彿自己只是下山逛街:
  「師父,我只是希望扶腰山能一直是現在這個樣子,只是想替師父分一分肩上的責任。」
  「師父,小椿走了。」
  童如看著自己的弟子吊兒郎當的御著鋤頭,慢悠悠的下山,風拂過韓木椿青色的衣衫,便還是扶腰山上閒適自在的椿樹。
#童如  #韓木椿  #六爻  #priest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