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脫韁

✤ JOJO 喬西
✤ 訓練期間
✤ 交往中

  喬瑟夫喬斯達有一個煩惱。他喜歡上了一個人,經過一陣窮追猛打賴皮撒潑,他終於攻下堡壘,終於可以在愛的城堡裡盡情卿卿我我時,他發現一個巨大的問題。
  訓練用的面罩拿不下來!
  根據魔鬼師傅的說法,除了吃飯刷牙,其他時間都是不准拿下來的,而拿下的方法只有莉莎莉莎本人知道,喬瑟夫試了各種方法,始終沒能攻破這討厭的束縛。
  這晚,喬瑟夫依然鍥而不捨的努力著。西薩敲門進來時就看見喬瑟夫姿勢怪異的倒在床上。
  「JOJO,關於明天的......你在幹嘛啊?」
  喬瑟夫尷尬的收起手腳並用的姿勢,心虛的編起藉口:
  「欸......就是這個面罩啊,雖然帶著呼吸已經習慣了,但是晚上睡覺的時候啊有個硬硬的東西卡在嘴上,還是會讓我睡不好啊......」
  西薩伸手摸了摸喬瑟夫嘴上的面罩。面罩的面積不小,幾乎佔了大半張臉。材質是堅硬的塑膠,雖然與臉部的連結處有橡膠緩衝,但長時間貼在臉上一定也不是那麼舒服。
  「我去跟莉莎莉莎老師說看看。」
  說完西薩轉身就要離開,喬瑟夫趕緊一把拉住他:
  「你也知道莉莎莉莎是個怎麼樣的人,我可不想讓她覺得我完成不了訓練。」
  西薩想了想,的確,莉莎莉莎老師是個非常嚴格的師傅,只是「睡不好」這種理由是無法說服她網開一面的。
  他煩惱的坐到喬瑟夫的床上,捧住他的臉仔細觀察:
  「那該怎麼辦呢......」
  喬瑟夫心安理得的享受起西薩的關心,剛剛的心虛早已拋到九宵雲外。
  「平時莉莎莉莎老師都是怎麼幫你取下的?」
  西薩輕輕摩挲看起來像連結口的地方,喬瑟夫被他蹭的癢癢的卻捨不得躲。
  「嗯......她都是啪的拍上來,然後就掉下來了。」
  「你有試過對它灌注波紋嗎?」
  「當然有啊,但就算我使盡全力,它也一動都不動。」
  西薩皺起眉頭,在腦中仔細思考,試圖找出解決辦法。距離很近,喬瑟夫貪心的看著西薩毛茸茸的金色頭髮,專注的翠綠眼神,怎麼看都覺得都不夠。
  「我好像知道原理了!」
  一段各懷心思的沉默後,西薩高興的喊道。
  「面罩裡面有很複雜的紋路,讓波紋通過這些通道,一口氣到達終點的話,面罩就會解開。但是以我們的波紋強度,要一口氣到達終點不容易,要達到像莉莎莉莎老師那樣強度的波紋才能順利打開這個鎖。」
  「欸!不行嗎!明明知道方法卻解不開嗎!」
  喬瑟夫沮喪的抱頭大喊。
  「嘛,你冷靜一點。你的波紋肯定是不行,但我的波紋呢可是在這幾天的訓練大大增強了,交給我絕對沒問題。」
  「什麼叫作我肯定........」
  西薩挑起一邊眉毛,喬瑟夫慢慢閉上嘴。
  「西薩大人,我就全靠你了!」
  「先說好,只是讓你能好好睡覺,其他時間你可要老實遵守規定。」
  喬瑟夫和西薩盤腿對坐,西薩的手放在面罩的兩側,為了專心控制波紋,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眉心微蹙,睫羽輕顫,雙眸緊閉,西薩非常認真的想讓喬瑟夫睡個好覺,但受到幫助的人卻不是那麼配合。面前的人收起了鋒芒,緊閉的雙眼是為了專注,卻意外營造出乖順的姿態,看起來......
  簡直就像在索吻嘛!
  但不行,要是現在亂來惹怒了西薩就得不償失了,面前有糖卻吃不到,喬瑟夫只能像頂著肉骨頭大狗,瞪大眼睛等在原地。
  經過五六次的失敗後,西薩慢慢抓到訣竅,波紋能前進的距離越來越遠。終於他抵達終點,手中的面罩「咔」的一聲落在他的手心,他興奮的睜開眼,卻看見喬瑟夫不對勁的眼神。西薩還沒來得及讀懂其中的意義,就被喬瑟夫猛的一推,緊緊按在了床板上。
  「等等,JO…...」
  未說出口的話語被強勢的堵回,喬瑟夫一口咬下他覬覦已久的肉骨頭。柔軟的皮肉互相緊貼摩擦,喬瑟夫眼底的渴求和唇上傳來的酥麻感雙面夾擊,西薩無路可退,只能全盤接受。
  衝動被安撫,喬瑟夫開始慢下動作,原本的橫衝直撞變為細細的舔吻,像是滿口鮮血的狼狗成了愛撒嬌的小奶狗。但這種轉變反而讓西薩更加難耐,口腔內敏感的皮肉經受不住這樣溫柔的對待,他下意識的曲起膝蓋,發出一聲嗚咽。
  這聲音讓兩個人都嚇到了。喬瑟夫小心翼翼的拉開距離,西薩躺在他身下,激烈的動作讓他的上衣捲起,露出一片白皙緊實的肌肉。西薩的雙手交叉蓋在了眼睛上,只露出腫脹的雙唇和泛紅的臉頰。不只臉頰,那片紅暈覆蓋薄薄的耳殼,穿過頸子衍伸到衣領下,喬瑟夫失神的讓視線追逐那片紅暈直至衣領,危險的渴求再度復甦,他深吸一口氣將衝動吞回肚裡。
  「......西薩?」
  喬瑟夫小心翼翼的喊道。西薩正懊悔的想挖個洞藏起來,完全不想回應喬瑟夫的呼喊。喬瑟夫慢慢拉開西薩遮住眼睛的手臂,碧綠的眼睛蓄滿淚水,對上視線後迅速移開,但又馬上不服輸的回瞪。喬瑟夫沒能看出兇狠的警告意味,只品嚐到一種楚楚可憐的撩撥。
  「別哭嘛。」
  「我才沒哭!!」
  西薩惡狠狠的擦掉眼睛裡的液體,質問道:
  「你拿下面罩,就是為了這個?」
  喬瑟夫慢慢俯下身,湊到西薩的頸窩,他身上特有的肥皂清香環繞鼻尖,喬瑟夫在西薩頸邊磨蹭,低聲說道:
  「你那麼認真的替我解決煩惱,我好高興啊。」
  柔軟的毛髮蹭在頸邊帶來一陣麻癢,原本褪下去的熱度又捲土重來,西薩推了推那顆大腦袋,沒好氣的說:
  「好啦,別黏著我。我累了,睡吧。」
  單人床狹窄的剛好,喬瑟夫從背後緊緊圈住西薩,下巴擱在他的頭髮上,笑得心滿意足。
  一夜好眠。
#喬西  #JoJo的奇妙冒險  #JOJO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