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切記切注意


✤ cp 田花
✤ 年齡操作大學生
✤ H 有

  急急忙忙的衝上即將關閉車門的電車,花井氣喘吁吁的扶住把手,平復呼吸。啊,還好趕上了,這可是最後一班電車了。找到空位坐下,一陣疲憊感立即湧了上來,花井捏著自己的眉心,想想自己已經有三天沒有好好睡覺了。原本順利的論文因為組員電腦故障丟失了一大部分的資料,大家只好在期限前瘋狂補救,總算是即時交了出去。報告脫手,組員們都如釋重負,原本花井是打算就此告別,回家睡覺,卻被其他人硬是留了下來,說是慶祝的灌了好幾罐啤酒,用了最後一班電車的藉口才即時脫身。這幾天都沒和田島說到話,花井有些內疚。高中畢業後,田島用優秀的體育成績保送到一間棒球強校,自己也考取了同一城市的另一所大學,在田島的強烈要求下,兩人在校外租了一間房子,目前同居中。這幾天實在是太忙了,除了回家拿換洗衣物時見到一面,其他時間都借住在學校宿舍裡,根本沒時間回家。若是田島明天有空的話,就翹課陪他吧,算是補償這幾天冷落他了。田島平時明明男子氣概滿滿,在獲取注意力方面卻像個小孩子,計較到不行呢。思即此,花井的嘴角露出田島口中「超級可口!」但自己打死不承認的微笑,踏出車門的步伐不見疲憊。
  拿出鑰匙,小心的扭開門鎖,花井對空氣低聲的唸了句「我回來了」,推開家門。嗯?奇怪,玄關的小燈沒關,田島才不會那麼細心的留燈給我呢,肯定是忘了關。借著微弱燈光,花井步入客廳,卻在彎身放下包包時僵住身體。沙發上坐著個人,從花井進門到放下東西都一動也不動。
  「田島.......?」
  花井慢慢靠近沙發上的人,那人才像終於發現他似的把視線投向他。
  「梓。」
  田島的聲音很低,幾乎是氣音的,唸了花井的名字。
  花井還沒因田島終於有反應而鬆口氣的時候,田島突然伸手用力一拉一按,等花井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被田島牢牢的摁在沙發裡了。花井開始慌了,他知道田島情緒不對,原本想坐下來好好哄哄他,沒想到.......。
  「吶....吶,悠一郎,這幾天冷落你了真的很抱歉,報告已經交出去了,明天........」
  花井著急的開口,話音卻在句子尚未完全時嘎然而止。田島俯下身,把臉湊近花井的脖子,花井幾乎覺得兔子被咬斷動脈前的感受大概就是這樣。田島在他耳邊開口,帶起的氣流讓花井全身發麻:
  「梓的身上有其他味道。」
  沒有下文了。是要我解釋的意思嗎?
  「呃,離開前被灌了幾罐啤酒,不過我為了趕電車回家,很快就離開了.......」
  田島對這段回答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直勾勾的盯著花井。花井被他看的不知所措,還沒決定下一步行動,倒是田島先有了動作。
  他抬起手,慢條斯理的解起花井的襯衫鈕扣。和平時毛毛躁躁的急促感完全相反,花井從沒想過有把「慢條斯理」這個詞用在田島身上的一天。如果說平時感受到的是田島滿滿的慾望,那現在感覺到的就是流動在全身毛孔的佔有慾。雖然早料到會發展成這樣,但今天情況特殊實在有點嚇人啊啊啊,花井不死心的嘗試一搏:
  「悠...悠一郎,我...我已經三天沒睡覺了,那個明天,我明天一整天都會在家........」
  回應他的是一個重重允在頸子上的吻。啊剛剛那個一定會留下痕跡,平時勒令不准在會露出來的地方留下痕跡的規則似乎完全被無視了,田島在花井的脖子上流連,或允或咬,花井完全可以想像自己脖子明天的慘狀。
  似乎是覺得足夠了,田島抬起臉,用幾乎是審視的目光看著自己的「作品」。太過直接的視線讓花井忍不住舉起手,遮住自己的臉,卻被田島以褪到手肘的襯衫纏繞住手腕,按在頭頂上。象徵性的掙動兩下,想到自己正呈現一個完全待宰羔羊的畫面,就讓花井覺得丟人的無法直視田島。田島似乎對他躲開視線的舉動不甚滿意,他再度俯身,在右邊肩膀留下重重咬痕,引來花井疼痛的悶哼,接著目光緊緊盯住花井的表情,伸出舌尖在胸口游移。鎖骨被吸允,濕滑的舌尖所到之處都引起花井一陣顫抖。舌頭圈住暴露在空氣中的乳尖,用力一允,花井沒忍住溢出唇邊的呻吟,快感在體內流竄,最後聚集到下腹。
  「梓,你硬了。」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田島仍抵在乳尖旁的嘴唇移動時的摩擦、吹出的氣流都讓花井全身難耐。他難受的扭了扭身子,田島的手指畫過腰線,經過肚臍,停在皮帶上。隔著褲子按了按鼓起的事物,花井的呼吸立刻粗重起來。
  「梓,想要嗎?」
  田島惡意滿滿的加重力道,引的花井一陣急喘。
  「想要什麼就說出口。」
  花井感覺自己全身發熱,被褲子緊緊箍住的地方更是難受,他得用盡全力,才不會在張口時呻吟出聲:
  「想要......想要你摸我..........」
  說完這句話,花井馬上想要挖個坑把自己埋了。最後的衣物被迅速褪下,最敏感的地方被圈住時,花井仰起頭張開嘴,就像離水的魚。
  「嗯!嗯......唔........啊!」
  緊緊圈住再用指尖輕輕撫弄,頂端溢出的液體讓滑動順暢,捏住囊袋再互相摩挲,花井仰起頭部讓頸部的線條明顯的誘人。田島的動作慢且輕,吊著花井的快感不打算那麼快讓他解脫。花井難耐的咬緊下唇,幾乎要出聲要求時感覺到異物從後面進入。
  冰冷黏滑的液體跟著手指進入體內,手指在後庭尋梭的感覺讓花井燒紅了臉。田島抬起花井修長的腿架到自己的肩上,手指進出的越發快速。
  「啊!」
  一個引爆快感的開關被打開,花井蜷縮起腳趾,承受不住的快感化為白濁傾瀉而出。
  「梓靠著後面也是可以射的呢。」
  田島按著花井的大腿往前傾,腿根幾乎貼到小腹上,花井還未從射精的餘韻中恢復,田島猛的一挺,深深埋進花井體內。花井可以感覺到那個地方被用力撐開,每道皺褶都被磨平,雖不疼痛但異物入侵的痠漲感仍帶來些許不適,卻也有種奇妙的滿足感。
  田島滿足的嘆息聲令花井再次臉頰發熱,燒紅了眼角。
  「梓的身體果然最適合做愛了。」
  田島再度語出驚人,花井正準備開口反駁,就因後庭被摩擦的感覺給全數堵回。到了這個地步,田島終於不再堅持那不合他風格的慢條斯理,節奏急而且猛力的抽插讓花井只能拽住手底下已經發皺的皮質沙發,緊咬下唇,承受狂風暴雨般的快感。
  花井不清楚這場性事持續了多久,自己高潮了幾次都無法感知,只知道田島再次將熱流送入他體內時,他仍有意識。雖然全身痠痛的骨頭都快散架了,他依稀聽見田島喃喃自語:
  「為什麼梓不能只是我的?為什麼我不能把你鎖在家裡,讓你只能看見我一個人?」
  多麼危險的發言啊。田島竟然有反社會人格,不覺得你的性格標籤有點太複雜了嗎?但同時花井也深深的感到愧疚。自己竟然讓田島悠一郎這個樂觀天然的電波男覺得沒有安全感,看來這次突如其來的相處空窗真的嚇到他了。雖出於無法迴避的理由導致現在局面卻仍把責任歸咎於自己,而且還挺心甘情願的,花井表示這深深的無奈感究竟是怎麼回事?總之得趕快把天然男的情緒恢復才行,不然倒楣的還是我。這麼想著,花井努力伸出右手,摸了摸田島落寞的側臉後,身體終於到極限的昏睡過去。

✤✤✤

  隔天醒過來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拉的嚴實的窗簾,讓人無法從天色判斷時間。腹中強烈的飢餓感顯示時間不早,花井移動手臂想撐起身子,卻完全敗給痠痛的肌肉。此時一雙有力的手伸了出來,扶住花井的腰部幫助他坐起,還在腰後細心的墊上靠枕。之後坐回擺在床邊的凳子,視線低垂,就像他一直這樣坐在那裡。喂喂,這人這麼沮喪是怎樣?這樣受害者豈不是連火都發不出來了嗎?花井一直在沉默中觀察田島的表情,在確定他並無開口的意願後,嘆了口氣說道:
  「田島,我餓了。」
  田島猛的一躍而起,充分展現傲人的運動神經,跨兩大步至門口,落下一句「我去弄點吃的」,便沒了人影。花井扶住額頭,不得不承認自己有點享受這頭痛和甜蜜並存的感覺。田島正為了沒有優先考慮他的苦衷和身體狀況,直接用蠻橫的方式對花井表示不滿,說的難聽點就是遷怒,而反省中。花井雖然對田島的不滿並不覺得特別委屈,不如說還為他依舊率直表現情緒這點感到高興,但當大咧咧的田島因為對自己的所做所為感到抱歉,甚至扭扭捏捏的無法正視自己時,花井感受到了被人重視的喜悅。
  被自己所愛的人重視的喜悅。
  「能......自己吃嗎?」
  「哪有那麼嚴重,謝了。」
  慢慢吃著手中的食物,同時挖起蛋皮和米粒塞進嘴裡,配著明顯欲言又止的田島,總覺得再不幫他一把好像就要遭天譴了。
  「想說什麼就說吧,我聽著呢。」
  聞言田島迅速的抬頭看了花井一眼後立刻移開視線,接著深深吸了口氣,再抬頭時又是那熟悉的堅定眼神。他從椅子上站起,走到床邊:
  「沒有考慮梓的心情、因為自己不開心粗暴的對待梓、故意在會露出來的地方留下痕跡,還有說了讓梓覺得困擾的話,真的對不起!」一鞠躬。
  真是田島風格的道歉啊。有點被驚呆的花井看著田島柔軟的黑色髮旋,好想摸摸他的頭髮。
  「並沒有覺得困擾啦,不過除此之外都說對了給我好好反省。還有,
  不准在道歉的時候叫我的名字!!」
  田島抬起臉,露出不解的表情,湊近床邊:
  「我說要把梓關在家裡哪裡都不能去梓不覺得困擾?為什麼道歉的時候不能叫名字??」
  這種時候重點就抓得這麼準!花井想鎚死幾秒前挖坑給自己跳的自己。發現田島有越貼越近的趨勢,花井趕緊說道:
  「你別湊那麼近啦!」
  田島停在幾乎面貼面的距離,花井能在田島酒紅色的瞳孔裡看見自己。接著,田島彎起眼睛,露出那直逼太陽熱度的笑容:
  「梓,果然最可愛了。」
  花井感覺到一個柔軟又溫暖的東西輕輕的在自己的嘴角碰了一下,好像田島拿打火機點燃了什麼,從被碰觸的地方開始,癢癢的發暖。
  「嚴密的最愛你了,梓。」
  花井把臉埋進棉被,無法控制的熱度遍佈整張臉。
  早知道就不輕易的原諒他了!!


小劇場
「田島,把我的 T - shirt 拿給我。」
「梓,反正都在家裡,嚴密的不需要穿嘛。」
「啊?在說什麼?跟那有什麼關係?」
低頭看看自己。
「田島悠一郎馬上把我的衣服拿過來!!」


2018/4/28            花井梓生日賀文
#王牌投手振臂高揮  #田花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