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醉神迷


✤ JOJO 喬西
✤ 訓練期間

  陽光正好,地中海良好的日照讓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像鍍了層金。喬瑟夫面前的義大利麵色香味俱全,卻逃不過被冷落的命運,他漫不經心的叼著叉子,思緒早已跑遠。
  西薩從不像他做事拖拖拉拉,他早就享受的吃完熱呼呼的義大利麵,正倚在窗邊看詩集。在喬瑟夫來看,書本詩集什麼的都是用來騙女孩子的道具,但西薩的房間裡真的堆滿莎士比亞全集和從各地吟遊詩人那裡手抄來的故事和詩,讓從沒辦法好好看完一本書的喬瑟夫啞口無言。
  好吧,這傢伙當花花公子還是有點本錢的,喬瑟夫扁著嘴想道。
  西薩透亮碧綠的眼睛專心的看著書頁,日光撒下,撫過書頁的指尖近乎透明,纖毫畢現。一頭毛茸茸的金髮完美融進陽光裡,像是出自同源。喬瑟夫的走神終於被發現,西薩闔上書,看向喬瑟夫還剩下大半的中餐:
  「你在發什麼呆啊JOJO,快點吃一吃,難道你想在下午的訓練吐出來嗎?」
  經過喬瑟夫身邊時,西薩極其自然的伸出手,揉亂喬瑟夫本就不整齊的頭髮,還像教訓孩子似的拍了拍他的腦袋。
  喬瑟夫終於確認不是錯覺,西薩最近摸他頭的頻率越來越高,連粗神經的喬瑟夫都開始無法忽視。但除了頻率,西薩的動作中就沒有其他奇怪的地方了,這點讓喬瑟夫莫名煩惱。想當初他看西薩哪都不順眼,每次見面就咬牙切齒想跟他打一架,到如今每天一起訓練,甚至容忍他像對付小孩一樣老是摸他的頭,這樣的轉變奇異卻又理所當然。
  辛苦完成訓練後的熱水澡最是令人放鬆,喬瑟夫愉快的哼著小調,在澡堂前的走廊碰見了西薩。他舉起手正想打個招呼,西薩卻直接伸手捋過他濕漉漉的頭髮,責難的說道:
  「至少頭髮擦乾了再出來吧,就算生病也不會讓你逃過訓練的。」
  手指滑過頭皮的感覺異常清晰,比喬瑟夫略矮的西薩伸長了手才能碰到喬瑟夫的頭頂,在沒有距離的清晰視野中,喬瑟夫品嚐出了一種溫馨的風情萬種,如同春日的威尼斯,若即若離。
  西薩從自己的換洗衣物中翻出一條毛巾,拍在他的頭髮上:
  「拿去用吧,又不是小孩子了。」
  垂下的毛巾遮住一半的視線,喬瑟夫幾乎有些憤慨的看著西薩消失在門後,鼻尖縈繞的是和泡泡波紋如出一轍的皂角味。
  耍什麼帥啊,他想。

✤✤✤

  威尼斯的水道看著雖然清澈,但在沒有防護的情況下睜著眼下水還是讓喬瑟夫有些抗拒。西薩自然是沒有這個顧慮,喬瑟夫還在岸邊扭捏的猶豫時,他早已毫不猶疑地躍進水中。身體在空中拉出曲線,俐落的切開水面,時而下淺時而浮現,悠遊自在。
  「你在幹甚麼呀JOJO,還不開始嗎?」
  游了一圈回到岸邊,西薩浮出水面,將滴著水的前髮往後一撥,疑惑地問道。水珠順著金色髮絲危險的垂掛在邊緣,最後經受不住的在白皙鎖骨上砸出一朵清澈的花。那水珠看起來特別甘甜,喬瑟夫嚥了嚥口水,只覺得喉頭發乾。
  「呃,不、不帶點裝備就下水甚麼的,你也不知道那水乾不乾淨,還有我戴著這個這麼難呼吸,要是一個不小心換氣的時候..........啊西薩你!」
  話還沒說完,西薩不耐煩的直接伸手一拽,沒有防備的喬瑟夫就這麼被他拉進了水裡。水下就像另一個世界,原本曝曬在陽光下的身體乍然被冰涼的水流包圍,讓他結結實實的打了個哆嗦。在一片漆黑中,呼吸也被剝奪,喬瑟夫慌亂的揮動手腳,想浮出水面,卻被拉住了手。西薩將喬瑟夫拉下水後並沒有鬆開他的手,在喬瑟夫開始掙扎時稍微用力的拽住了他。喬瑟夫慢慢地停下掙扎,西薩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背,另一隻手則輕輕地貼到他的臉上。手心的溫度比水溫略高,西薩將手覆在喬瑟夫的眼皮上,然後慢慢的離開,喬瑟夫就像是被引導了一樣,跟著西薩離去的手心緩緩張開眼睛。
  光線突然闖了進來,西薩被水流洗的透明的眼眸猝不及防的佔據喬瑟夫的視野。喬瑟夫終於看見水下的世界,失去熱度只餘亮光的日照穿過清澈的水,西薩指向遠處悠遊的魚群,眼神裡充滿笑意。
  閉氣差不多到極限了,喬瑟夫打了個手勢,和西薩一起浮上水面。
  「威尼斯的河是很美的,對吧?」
  西薩滿臉驕傲。他用力揉亂喬瑟夫的頭髮:
  「你學的很快嘛!不過竟然害怕在水裡睜眼這種小事,真受不了你。」
  「少囉唆!人總有一兩樣不敢做的事情吧!還是說小西薩,你敢說自己天不怕地不怕?」
  「至少我不怕在水裡睜眼。」
  說完這句話的西薩開懷大笑。他曾斷言這人是自己最討厭的類型,但就像水煮蛋有著嚴實卻不堅硬的殼,撬開了外殼的西薩熱情卻周延、就算在訓練時拖了後腿也從不曾對他發怒,如同兄長般體貼入微的關心更是讓喬瑟夫困惑的心底發癢。
  到底怎麼了?年少的維特疑惑的繼續嘗試解開自己心底的那道題。

✤✤✤

  莉莎莉莎的宅邸座地廣泛,宅邸本身也建的精緻宏偉。二樓有條中空的走廊,往外延伸出一片平臺,若是白日可能會因為直射的陽光而睜不開眼,但如今夜幕已降臨,平臺上的鐵製桌椅也不再炙熱的難以使用,西薩獨自坐在星空下,任自己的思緒飄揚。
  「呦西薩,在幹什麼?」
  喬瑟夫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猝不及防又近在咫尺,西薩吃驚的捂住耳朵,轉頭看見喬瑟夫一臉得意的笑容。
  「嘿嘿,嚇到你了吧!」
  喬瑟夫身上有剛洗漱過的清新的味道,源源不絕的熱度驅散了周圍了涼意,張示自己強烈的存在感。西薩有些不自在的用力推了喬瑟夫一把:
  「盡做這種無聊的事情,你幼不幼稚啊?」
  喬瑟夫拉過一旁的椅子在西薩身邊坐下,反駁道:
  「是誰今天很幼稚的把別人拉進水裡啊?」
  「我那是為了要幫你。」
  晚風徐徐,帶來些許涼意,騷動的風帶起西薩的額髮又落下,讓眉眼間變的不真切。喬瑟夫欲言又止。
  「說起來還真是神奇啊,我們的祖父竟然認識,也曾經並肩作戰。」
  西薩這麼說道。喬瑟夫下意識摸摸自己的喉頭,那裡正掛著個惡趣味的婚戒。
  「不用擔心,我們絕對會拿到解藥的。就算你不行,我也會打倒敵人,替你拿到手的。」
  月光下,所有的景象都像是蒙上了一層輕薄的灰,朦朧的夢幻。西薩笑容燦爛,朦朧的氛圍退去,黃金精神在此刻大放光明。
  喬瑟夫再按捺不住,他傾身向前,雙手按在西薩柔軟的金色頭髮上,用力揉亂。西薩被他的力道按的低下了頭,他抓住喬瑟夫粗魯的手,阻止他的動作,掙扎的抬起頭,卻愣住了。
  「你幹嘛啊......」
  喬瑟夫正咧嘴笑著,他彎起眉眼,臉上寫滿顯而易見的高興:
  「耍什麼帥啊小西薩。不過,就拜託你啦。」
  喬瑟夫的手掌寬大有力,在撫過的地方留下灼熱的印記,默默燃燒。他湊近西薩,笑的無憂無慮,藍綠色的眼睛亮起比星星還耀眼的光,毫不掩飾自己的信任及喜悅:
  「我可是全靠你啦!」
  西薩發現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面對這樣一雙眼睛,我該怎麼說不呢?



2020/5/13  シーザー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JoJo的奇妙冒險  #JOJO  #喬西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