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 約定的夢幻島 cp諾雷
✤ 高中生,完全架空

  高二,十七歲。光是說起這兩個詞彙,就能感覺到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明明是一如既往的放學街道,透過青春的濾鏡望去,夕陽的餘暉灑在說說笑笑的少年少女身上,玫瑰色的青春。
  真希望這是永遠。雷腦中有個聲音小聲的說。永遠?雷冷笑一聲。別傻了,怎麼可能有什麼永遠,一切都會變的。
  但你還是要永遠待在他們身邊,不是嗎?那個聲音說。
  是啊。雷答道。
  就算他們之間容不下你?那個聲音繼續問道。
  我看著他們,不代表我得在他們之中啊。雷答道。
  「雷!你在看什麼?要不要吃可樂餅!」
  艾瑪扯著嗓子在前頭大喊。雷受不了似的捂了捂耳朵:
  「你不用那麼大聲,我聽的見。還有不准吃,你會吃不下晚飯,不是說過了嗎。」
  「怎麼這樣!不會啦我吃的下。」
  「不行。你會胖喔。」
  「雷!你怎麼動不動就跟女孩子提胖!雷最討厭了!」
  諾曼看著他們逗嘴,眼睛都笑彎了。
  「我就說雷不會答應的吧。」
  艾瑪垂頭氣的走遠了。諾曼慢下腳步,和雷並肩:
  「我都猜中囉,雷的訓話內容。」
  「那有什麼厲害的,都說了幾百遍了。」
  「哎?不是因為我很了解雷的關係嗎?」
  諾曼望著他笑,眼神蔚藍。
  「只有艾瑪那種笨蛋才會記不住,你是嗎?」
  雷睨了諾曼一眼。
  「你明知道艾瑪不是記不住,只是鍥而不捨。」
  「啊。所以我不是陪她玩了嘛。」
  「雷真溫柔啊。」
  諾曼笑意更深了。雷嘖了一聲:
  「你只是想說這句話吧。」
  「這是事實嘛。」
  你一點都不溫柔,對吧?明明只是個自私的膽小鬼。那個聲音說。
  啊,你說的一點也沒錯。雷答道。

✤✤✤

  艾瑪、諾曼和雷從小在同一個孤兒院長大,在孤兒院被揭發有兒童買賣的犯罪事實後,就三人獨立在外生活。互相扶持著長大,如今也都十七歲了,一路走來雖然真的什麼都得靠自己,但就連雷也不得不承認,三人一起沒有跨不過的坎。
  春日的新綠在教室外頭隨風搖擺,陽光和煦的令人慵懶,肉眼可見的睏倦從坐姿歪斜的孩子們身上飄散在空氣裡。幸福的小孩子,雷尖刻的想。活到現在,他能倚仗的事物真的不多,知識是多強大的資本雷早就了然於心,但他既不是天才也沒有野獸一般的直覺,能做的也就是一遍一遍的把必要的知識裝進腦海裡。
  「真是認真啊。」討人厭的天才偏了偏頭,看著雷桌上佈滿字跡的筆記本。
  「閉嘴。」雷瞄了一眼諾曼寥寥可數的筆記,糟心的說道。
  「這可是真心的讚美呀。」諾曼又彎起眼睛。他的眼眸彎起時就像深邃的大海能裝進世間所有的柔情,唱起溫柔的曲調將情不自禁的人溺斃其中。
  雷面無表情的看著諾曼撇了撇嘴,用全身心表現出「我信你個鬼」。

✤✤✤

  午後,社團時間。
  諾曼接下必要的通知後告別轉身,毫不猶豫的步上樓梯,兩個拐彎後推開教室的門。窗戶的朝向正好,光線並不直射,而是像金粉撒進室內。寬廣的窗框被那人理所當然的坐的像專屬席,閒適又自然。金光編織成棉花糖將少年包裹,黑色髮絲間露出的耳殼透出粉紅的血色,包裹在白色襯衫裡的手臂在陽光穿透下格外清晰。雷吝嗇的從書頁間抬了抬眼,當作是打了個招呼,就毫無留戀的繼續埋首於書本。諾曼無奈的闔上門,走到窗戶旁的座位坐下。
  「今天在看什麼?」
  雷側了側書本,讓封面朝向諾曼。
  精緻的硬殼書上印著金髮的男孩、一朵玫瑰、一隻紅狐狸、一個星球以及燙金的標題。
  「這個故事不是之前就看過了嗎?」諾曼驚訝的問。
  雷先是皺著眉回想了一會,接著露出一絲茫然:
  「我一直覺得當時,好像是,沒看懂?」
  說完他也看了看書本的封面,卻好像無法精確想起當時的心情。諾曼看著陷入回憶的雷,玩味的挑了挑眉。他走近輕輕一躍,也翻上了窗框坐在了雷的正對面,雷習以為常的縮了縮腿,給不速之客騰出空間。
  「學生會還是那麼閒啊。」雷例行公事般的問了句。
  「主要是看不得雷這麼悠閒。」諾曼把下巴放在膝蓋上,笑眯眯的回道。
  「啊是嗎。」雷把視線移回書頁上,不再糾結於這個不解之謎。
  雷總是說著自己不愛念書,上課時苦大愁深百無聊賴,課外卻老是抱著書本不放,沉浸的時候就算外頭泰山崩塌,也得不到他任何反應。
  「要傳達知識、講道理,當然是包在故事裡技高一籌啊。」
  那時的雷仰著小臉,裡所當然的這麼答道。
  修的整齊的指尖無意識的撥動紙張,翻過一頁後隨著讀到的文字輕輕滑過,融進呼吸。
  諾曼猛的一伸手,一手搭住肩膀一手攬住腰,用力將雷拉向自己。雷將全副的注意力放在故事裡,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落入諾曼的懷裡。直到下巴靠在了諾曼的肩膀上,他才慌忙的抓住諾曼,以免兩個人一起摔下窗台。在這個瞬間,雷的腦中閃過好幾種應對,但還沒等他做出反應,諾曼就輕柔的把重心往前傾,雷又落回了他原本坐的位置,屁股下和靠牆的脊椎後方多了一塊L型的軟墊。
  「感覺怎麼樣?」諾曼依然坐在對面,嘴角掛滿笑意。
  雷依然面無表情的調整了一下坐姿,承認道:
  「舒服。」
  諾曼笑的更深,一臉高興。
  「你就不能普通的遞給我嗎?」雷看著諾曼的笑臉,終於忍不住發牢騷。
  「那多無趣啊。」諾曼不假思索的回答。

✤✤✤

  雷打工的書店附近有一個小小的公園,明明是個公園沒有多少設施,卻有一顆高大的橡樹,在一方公園裡格格不入。雷的老闆是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中年人,一間破舊的二手書店就招了雷一個人看店,有了員工之後,老闆更是一個月見不到一次,反正雷也樂的輕鬆。午餐時間,雷把店門一關,溜達到公園。本來應該去弄點吃的,但今天沒覺得餓,雷就按照慣例的拎著書,坐到樹下的長椅上。微風徐徐,偏僻的巷道沒有人煙,樹蔭圈出一份遺世獨立,時間靜靜的流逝。
  「雷。」
  諾曼提著小碎花便當袋,穿過樹頂破碎的陽光灑在諾曼溫和的眉眼上,出塵的不真實。雷承認,諾曼不論何時都看起來都十分美好,令人如沐春風,但自小一起長大,那溫和笑容後有多少黑到肚子裡的壞主意,雷真是清楚的如同自己的手指。
  所以雷現在有點慌。
  諾曼保持著微笑坐到雷的身邊,優雅的打開包著便當的布巾,取出餐具,挖了一口飯。
  …...看來是特別跑到這裡來吃給他看了。
  然後諾曼將盛著精緻飯菜的湯匙往他嘴邊一遞,極其溫柔的說:
  「雷,張開嘴。」
  「............」
  隨著年齡增長,諾曼也越來越狠了。
  「我、我自己來吧。」
  「既然會自己吃飯,為什麼不吃?」
  雷無奈的看著諾曼,諾曼依舊臉上帶笑,舉著湯匙的手巍然不動。雷迅速妥協。他無奈的低下頭,撩起遮住半張臉的瀏海。遮去面孔的雷看起來神秘又疏離,本人又是個懶得很低調的人,有意為之營造出生人勿近的氣場。但那些表象就是垂下的瀏海,一撩開就隱藏不住。不大的瞳孔平時顯得不甚和善,但此時盛滿了妥協的無奈;唇薄且顏色寡淡,抿起時更顯冷清,此刻卻乖乖的張開,含住諾曼手中的湯匙。諾曼近乎貪婪的盯著雷乖順的姿態,原本威嚇的笑意迅速融化,滲進眼底,在眼角彎出一尾小魚。
  嚥下嘴裡的飯菜,雷靠向背後的橡樹,清楚的用一隻眼睛表達出「你滿意了嗎」的神情。
  諾曼又彎了彎嘴角。諾曼整日都在笑,但分辨這些笑容中不同的含義對雷來說已經早已駕輕就熟,但某些時候,雷真心懷疑自己根本不夠了解這個人。不,是這個人心黑的根本看不清。
  他從諾曼剛剛一抿嘴克制的笑意中讀出了縱容,像是對著個被寵得驕縱的孩子。
  「雷,這時候應該好好反省一下吧。」
  雷移開視線:
  「我反省了,以後不會了。」
  「那真是太好了,雷對這種事的承諾還是會遵守的,對吧。」
  「什麼叫做這種事......」
  雷接過便當盒,默默的進食。諾曼就只是靜靜的看著。這樣的攻防已經發生了無數次,未來也還會發生,但終究會有結束的一天。諾曼的注意力有限,以後就不會浪費那麼多在他身上了。雷是這麼想的。他看著手中小巧完美的手作便當,一口一口的嚥進肚子裡。諾曼突然伸出手,輕輕的拿下一片落在雷頭頂的橡葉,雷有些愕然的抬起頭,撞進諾曼不帶笑意的藍色瞳孔。諾曼摩挲著手中的葉片,嘆息一般的低聲說道:
  「雷太重要了,我沒辦法容許任何意外。」
  正好吃下最後一口的雷結結實實的哽住了。諾曼卻神色自若的拿過雷膝蓋上乾乾淨淨的盒子,好似沒有看見雷猛的撇過頭,任瀏海遮掩表情。
  別得意忘形了,那個聲音說。
  啊,我知道。但你好像暫時傷害不了我了,雷答道。
  這就是得意忘形,最後受傷的還是我們。那個聲音顫抖著說道。
  天空湛藍。比起日光強烈到讓天色發白,雷更喜歡有雲的天空。稍微遮去日光和純淨的白色會襯的天空藍得更美麗。
  諾曼觀察著不發一語的雷,雷只是看著天空,面無表情。但比平時激烈的眨眼頻率說明他腦內不平靜的鬥爭。諾曼瞇起眼,笑了。



2019/12/18 4:17pm
#約定的夢幻島  #諾雷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