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品寫作12——左右爲難的抉擇

沒有什麽特別的(
一下正文
  請問你們可曾試過陷入一個兩難的抉擇?相信大家也有吧?不過我深信,你們的處境並沒有我的那麽極端。
  某日,我睜開雙眼,映入演的只有雪白的牆壁,沒有常年張貼在牆上的海報,也沒有笨重的書櫃和衣櫃。説起來,我房間也不是如此的雪白,應是略帶陳年痕跡的米黃色。從冰冷的地板坐起來,擦過眼,才真正意識到我存在於別的空間。那天,是我噩耗的始端,那場一瞬即逝猶如曇花一現的「遊戲」的開始。
  被囚禁、被迫參與遊戲並不是最糟糕的事,而是看似簡單的選擇題遊戲,是把他人的i姓名硬塞到我手中。「他」要求我作出選擇——要用「他」提供的手槍殺掉我的母親,還是那一艘遊輪上的陌生人。
  我在那房間裏苦惱了很久,「他」的聲線也逐漸嚴肅,全白的房間亦爲我增添不少的心理壓力,一度將我精神推到極致。試問有誰有剝奪他人生存權利的權力呢?
  遊輪上載有數百人,犧牲數百人的性命來換取自己母親的性命安全,是不是過於自私?那數百人也有自己的家庭、妻子、兒女,如果我選擇他們,我就如一下子剝奪了衆人的美滿家庭,我良心絕對過不去。還倒不如讓我自己獨自飽受痛苦。但當我舉起槍支指向母親時,手卻抖個不停,別説按下扳機,連把手槍握緊也成問題。
  「我選不了…選不了啊……」我抱著頭躲在牆角喃喃自語。雖説因爲幾年前跟母親吵了場大架後我便離家出走了,近年來都沒有見面。但這些年來都是靠她那瘦弱的身子養育我、照顧我、處處爲我著想。看著那比印象中更憔悴了點的樣子,説不定因爲一直擔心我的安危,連一口飯都咽不下去所造成的。我怎能對如此仁慈的母親狠下毒手呢!我還沒有好好報答她。
  我的心好比天人交戰,兩個選項在心中互相拉扯。我既不願負上數百人生命的重擔,亦不願背上弑母之罪名。這「遊戲」如同大石般壓迫著我的心跳與呼吸,腦袋亦因此變得沉重。頭腦變得不再靈光,腦袋的高速轉動害我倒下,伴隨這機體過熱傳來的痛楚也變得麻木。
  不知在煎熬了多久後,身體再不發燙、腦袋不再沉重。我想通了,説什麽不想負上數百人生命的重擔,説什麽不想背上弑母之罪名。到最後還不是因爲我的自私?
  「媽,對不起,我如此的不肖,我們來生再見,我會爲自己的抉擇負起責任的,所以請您安心地離開。」我哭著將手上的槍支指向母親。「一直以來謝謝您的照顧。」在我扣下扳機前,看見母親露出欣慰的微笑。我能解毒為因爲我能讓您放心讓我自己獨自生活了嗎?
  離開房間後,我向警方承認了殺了母親的最,當我將警察領導那房間,母親的屍體並沒有任何外傷,法醫也將她的死因判定爲自然死亡,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的話也被認定爲因爲對母親的死過於自責。我大概只能見著認定爲母親對我放不下心的超自然事件了。
  在那以後,我開始在大學修讀社工,專於解決家庭糾紛,特別是青少年和家長之間。我不想有人像我一樣在父母去世以後才因沒有好好報答他們而後悔。
分類:親子

到處開坑的J家飯,還是學生黨一枚,暫時把這裏當作痞客邦的後備,放一些J禁同人,或者會放一下學校之前要求的每天寫50字的記錄……本來是這樣想的,但是在搬家途中想到,這裏不如放一下自己嘗試原創的東西好了,所以之後會刪掉同人,這裏應該會只發原創跟50字記錄。如果想要看J禁同人就請移玉步道痞客邦,請大家多多支持。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