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英傑 力巴爾

 
✤ 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
✤ 只是回憶細寫

  利特村座落在群聚的高聳石柱之上。高低錯落的石柱從深不見底的峽谷中高高升起,從那邊緣往下看便是致命但又吸引人的美景。石柱和石柱之間用木質的吊橋串聯著,雖然已經能看出利特族對旅者的善意,但總是從峽谷深處突然竄起的強風對往來的旅者來說仍不得大意。似乎是古代遺蹟的研究有所進展,本該和林克一同前往利特村探訪神獸瓦•梅德和操作者力巴爾的薩爾達公主今天只託了林克詢問力巴爾在神獸操作上的情況,所以林克罕見的獨自離開海拉魯城堡。林克邁著閒適的步伐,穿過吊橋,為映入眼簾的利特村感到讚歎。利特村依石柱而建,木製的通道繞著圓形的石柱逐漸攀升,延伸出的平台就是利特族人的家園或商店。林克感受著手下平滑的木質扶手,新奇的景色令他目不暇給,拖慢了腳步。
  當林克踏進一片開闊的平臺時,一陣強勁的風流撲面而來,伴隨運轉的聲音,神獸瓦•梅德正靜靜的盤旋在利特村上空。林克可以理解為何薩爾達公主會對古代遺物深深著迷。這些古物上佈滿古樸的紋路,神秘又充滿吸引力,神獸們明明都是巨大又危險的武器,但卻能在那平滑的石面上感受到製作者的心情和時間的磨礪,你會被它所震懾,卻不會因此感到懼怕。
  突然間,一陣比剛剛更強勁的風,像是迫切的彰顯自己的存在一般,從林克的腳邊席捲而上。英傑力巴爾乘著幾乎肉眼可見的強風從平臺的邊緣出現,他張著靛青色的翅膀衝向天空,接著優美的振翅減緩落下的勢頭後,氣勢驚人的落在林克面前的圍欄上。力巴爾將寬大的翅膀環在胸前,不管是語氣還是姿態都盡顯得意:
  「剛才那招怎麼樣?這技藝是你怎麼樣都學不來的吧?我這能夠產生上升氣流,讓我高高飛起的招式......就算是在天空統治者利特一族中,我這技術也堪稱是門藝術了。」
  力巴爾舉起翅膀捏起尾端的羽毛,擺出勝利的姿勢,成功完成絕招讓他心情愉悅的膨起全身的羽毛,有了這招必定沒有人會再質疑他對討伐加儂的重要性。
  利特村處處都佈滿了不設有圍欄的平臺,從那沒有盡頭的地方望去便是廣闊的天空,熟練掌握飛行技巧的利特族人毫不猶豫的衝出平臺,乘著氣流飛向天空,必定是十分令人心情愉快的事情吧。看著全身都閃耀著自信的力巴爾,林克再度體認到自己身邊的同伴都是非常強大的人。
  「有了這一招,在對付災厄加儂的時候一定很有利。而且我還是族裡最好的弓箭手......」
  力巴爾輕巧的跳下圍欄,一邊說道:
  「所以,我力巴爾才是討伐災厄時最重要的戰士。」
  不是徵詢,也絕非需要肯定,只是單純又強而有力的宣誓。力巴爾語氣鏗鏘,緊緊繞行在林克周圍,散發出威逼的氛圍,卻暗暗心驚。
  搞什麼,這小子,怎麼依然不為所動?
  本以為年輕又初出茅廬的近衛騎士只是個沒骨氣毛頭小子,只要嚇的他失去信心就會放棄討伐災厄的念頭,但看起來似乎......不只如此呢?
  「......但是,他們卻要我來協助你,就因為你是那把老舊驅魔之劍的主人!真是太蠢了。」
  自己是在什麼樣的心態下拔出驅魔之劍,林克再清楚不過。除去一身勉強說的過去的劍術,沒錯,沒有覺悟的勇者究竟有什麼資格背起整個海魯拉王國的命運?
  決定繼續試探的力巴爾說完那席話,終於在林克臉上看見一絲動搖。
  「唉呀,你生氣了?那麼我們來較量一下吧?地點嘛......」
  力巴爾的語氣裡充滿惡質的笑意,配上挑釁意味濃厚的眼神,讓林克覺得神似惡作劇即將成功的孩子。就算力巴爾一直在質疑林克的資格和實力,但面對過真正的鄙視和惡意的林克很清楚,這個人只是在篩選值得託付的同伴而已。越強大越自信的人,往往是很孤寂的。
  熱衷於展現強大的力巴爾仍在繼續他的惡作劇:
  「對了,就在那裡如何!?」
  力巴爾張開翅膀指向了在藍天中盤旋的瓦•梅德,接著馬上不帶任何歉意的笑著道歉:
  「啊,不好意思啊,我都忘了。憑你自己一個人,連過去神獸那都辦不到對吧?」
  伴隨氣勢如虹的展翅,力巴爾升起氣流盤旋而上,一身靛青色的羽毛在陽光下閃爍著自信的光彩,與神獸並駕齊驅。直至今日,這個畫面依然深深烙印在林克心中。
#力巴爾  #薩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  #林克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