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噩夢


✤ JOJO喬西
✤ 短打、生存if

  似乎是個平靜的早晨。喬瑟夫迷迷糊糊的撐開自己的眼皮,腳尖在地上一陣胡亂搜索才找到自己的拖鞋。隨著嗅覺甦醒,空氣裡瀰漫的食物香氣開始傳進喬瑟夫的鼻腔,他按了按扁平的肚皮,適時的感到飢腸轆轆。
  今天是西薩有閒又有心情的日子。金黃色的鬆餅在空中華麗翻身,帶出極具誘惑的焦香味。
  喬瑟夫倚在廚房的門邊,空氣裡瀰漫的熱氣遮蓋了視野,空洞、迷茫、不真切。
  「JOJO,你醒了啊,今天真早。快過來,幫我把這些端出去......」
  是西薩的聲音。內心深處早已冰冷的那塊靈魂又開始隱隱作痛,好像...有什麼不對...我是不是又忘了什麼?
  溫熱的空氣被冰冷的風取代,那深冬中,喬瑟夫跪在受難的十字架前一次又一次的自問:
  我做錯了什麼?
  他像個弱小無助的孩子,那抹燦金變得越來越模糊,絕望將他滅頂。喬瑟夫猛然張開眼睛,半邊枕頭濕透冰涼,他按按眼角,黏膩的水珠滑進領子。
  喬瑟夫踉蹌著下床,姿勢難看、連滾帶爬,他像是靈魂被撕成兩半,哪邊是現實?他分不清,腳踝在摔下樓梯時絆了一下,難道那邊是夢?喬瑟夫甚至感覺不到痛。胸腔裡的那份傷痛快要將他撐的四分五裂,化為液體的部分只是冰山一角,洶湧不止。
  驕陽下,漫漫燦金讓喬瑟夫茫然,他一度失去目標,一代戰士也會被靈魂撕裂的痛楚擊垮。
  「JOJO,你醒了啊,今天真早......JOJO?」
  西薩撫了撫柔軟的花瓣,偏愛向日葵像是種隱晦的自戀,但他自己清楚,有個人更符合這種向陽花朵的意象,讓西薩無法放手。他站起身,下意識望向宅邸,意外看見那熟悉的身影。他的向陽花在朝陽下跪倒在地,面部低垂,奄奄一息。
  西薩著急穿過花田,低低呼喚他的姓名,他撫過喬瑟夫雜亂的棕色髮絲,傾盡柔情和小心翼翼,他一直都是那朵特別的向日葵。西薩蹲下身,捧起喬瑟夫的臉,他的向陽花像是被暴風雨侵襲,平時的堅毅只襯托了他此時破碎的有多徹底。
  喬瑟夫抓住西薩為他擦拭淚水的雙臂,他想要看清、想要用自己的雙手確認,卻雙手顫抖、視線模糊。
  喬瑟夫勒緊雙臂,他不厭其煩的一次次呼喊,西薩也一次次回應。
  豔陽從東邊移至頭頂,烤的人頭髮冒煙,喬瑟夫在西薩的臂彎裡痛哭失聲。

✤✤✤

  「我餓了。」
  喬瑟夫聲線沙啞,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喉嚨。
  「嗯,那吃飯吧......嘶!」
  西薩嘗試著站起來,但腳底板一陣發麻讓他一屁股摔回地上。
  看西薩那樣,喬瑟夫乾脆就不動了,他睜著紅腫的眼睛說道:
  「我餓了,我要吃鬆餅。」
  「鬆餅?你中飯要吃鬆餅啊?」
  「對,我餓了,快。」
  「我知道你餓了,但我腳麻了啊......」
  「我餓了。」
  「好啦!我聽見了!」
#喬西  #JoJo的奇妙冒險  #JOJO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