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7

分享

職場經歷的那些老闆之二

這份短命的工作算是一份驚魂記,
剛畢業的我跑去桃園應徵一份工作,職稱是總經理秘書,
面試我的就是這位總經理,長的人模人樣的講話也很正常。
還填了英文考卷跟英文口試。
跟我說:你英文不太好哩,沒關係你來上班,你再好好加強吧。
那時候的自己很想遠離家鄉去上班,再加上公司有提供員工宿舍,
當人事通知我可以上班時,我也不加思索的答應了。
後來發現自己的工作除了負責總經理的日程事項、會議記錄、其他跟他有關的雜事,還要充當他的司機。
老實講,他說要我開車載他北上去看病時我真的有嚇到,想說看病你不能自己去嗎?
還要我開公司車載你喔。
那次用餐時還丟了一封英文信給我看,因為太多字看不懂還被他羞辱一番,意思就是這麼基本的都不懂,你多益是考假的嗎??
莫名其妙的是,連我英文名字都幫我改了,當下我不以為意,想說此人真是怪怪的,連我的英文名字他都有意見。
一開始他叫我時,我還反應不過來,想說在叫誰?後來才想到我已經被取了藝名了啊.....
阿伯身為一家賠錢公司的總經理,生產良率差,不賺錢,人員流動率高導致他每次開會都火氣很大,TMD、三字經、白癡、笨蛋每個用詞都飆罵過。
每個部門經理都是頭低低的領受他的怒氣,公司不賺錢大家壓力都很大啊。
每次開生產良率報告,大家走進會議室前好像要進毒氣室一般深深吸一口氣,知道要進入一段很長的洗臉行程。
室友Lily身兼製造部主管助理,也要一起與會,常常我們兩個小秘書都聽到兩眼發直,要一直掐大腿才不會睡著。
平日聽阿伯總經理臭屁說他留美又在哪個大公司任職過,他有哪些豐功偉業,我的假面具因為一直點頭陪笑都快掉下來了。
每次回宿舍最大的消遣就是跟Lily一起說阿伯今天又罵誰了,然後想著何時要丟辭呈。
一個周末我們夜歸宿舍,他不知道怎麼知道的還竟然讓人把門鎖住不讓我們進去。
我跟Lily只好趕緊投靠朋友才沒流浪街頭。隔天上班時,我還在一個面試者面前被他羞辱了一番。
這位未婚的阿伯好像把我們當成他女兒(??)一樣在管教,當然這種狀況也太詭異了,
Lily才跟我說有次阿伯有次摸她的手而且對著她講了一些奇怪的話。
我們兩個覺得這個人太恐怖了。
隔周就立馬搬離宿舍,再電話跟人事提離職。
人事姐姐還一直說阿伯很喜歡我們兩個,他覺得我們離開公司真的是一門損失,說要加薪,也承諾不會有門禁的問題.....
期間阿伯還打手機給我跟Lily,當然完全不接。
幸好跑得快,聽說接手的秘書在他住院期間還要去照顧他,一整個好....誇張。
離職後沒多久有次接到人事姐姐電話,她問我是不是要回去上班了?阿伯總經理說我很後悔離職要回去上班,要她幫忙安排宿舍跟勞保....
我聽了馬上笑出來,因為這實在是太誇張的劇情了,阿伯應該病得不輕才講出這種話。
我跟人事姐姐說:他瘋了吧我根本沒打電話給他,也沒要回去工作喔。
人事姐姐說 : 我也覺得怪怪的,你應該不會再回來上班才對啊(人事姐姐妳也覺得他怪怪的對吧??)
#職場趣不趣 
分類:職場

我的一個小小樹洞可以說說小孩事說說自己事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食|蘿蔔蒜苗魯五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