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5

分享

短篇連載//佛爺3(共三章)

高陽
張之洞在這班被召來的老臣中資格最老威望最足,眾臣於是將眼神遞給了他,張之洞了然於心,理了理頭緒後起身用恭敬的姿態與語氣開口說:「太后,您召老臣來是……」豈料太后仍不開眼,只是輕輕回了句「再等等。」三個字就把這個前湖廣總督現職軍機大臣的張之洞給打發了,張之洞只好坐了回去,索性兩眼一閉故作養神雲淡風輕狀。
李蓮英進了儲秀宮,激起了眾人心裡的漣漪,他向眾大臣微微點頭示意後,徑向慈禧靠近緊接著在她耳旁輕輕說了句「老佛爺,差事辦好了。」慈禧先是眉頭緊鎖,隨即張開眼睛放出駭人的目光,接著用凌厲的眼神掃視群臣,群臣顫畏畏的下意識的縮了起來。
意志堅定的慈禧在病榻上挪動硬是支起了身子半坐著,不急不徐的說了句「皇帝病危恐怕就在這幾日,召你們來就是要你們議一議,眼下是要立誰為皇帝。」
按慈禧平穩的口氣聽來,一國之君的生死竟然如同扮家家般的無足輕重;眾臣聞之莫不駭然,暗暗驚呼嚇了好大一跳,人明明好端端的,怎麼皇帝說死就要死了。
這對名義上的母子倆互相憎恨到已路人皆知的地步,由此推論皇帝的死恐怕另有緣故,但這樣的緣故沒人敢問。至於慈禧要徵詢立儲的意見,在場老臣皆是混跡官場數十載,早早成了官精,他們心裡明白的很,慈禧哪裡是在詢問,擺明就是要他們表態支持,若是表態的好自有享不盡的富貴榮華;若是表錯態,頂上負責吃飯的頭顱可能說搬家就搬家,所以三緘其口沒人敢率先說話,眾臣不約而同的再次將視線遞向張之洞,張之洞沒有接過眾臣的視線,也沒有先開口,反而起身朝皇帝居所的位置跪伏在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成淚人兒,其他老臣見狀也隨即跪哭一地。
這個倡議「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張之洞素來奉儒家的忠君思想為大義,所以此番哭喪也在情理之中,算是發乎肺腑又合於君臣之義。慈禧太后既不發作也不阻攔,耐心等候眾臣戲散。
張之洞頭一轉領著眾臣跪伏在慈禧面前,率先表態:「立儲大計臣等不敢妄議,恭請皇太后聖裁。」「恭請皇太后聖裁~」其他人隨即附和齊齊朗聲說道。
慈禧清清喉嚨說道「都起來坐著說話。」
待眾臣坐定,慈禧乾坤獨斷:「我意立醇親王長子溥儀為穆宗皇帝子嗣承繼帝位,眾卿意下如何?」
眾臣轉頭朝左右私語不停,唧唧喳喳,卻莫衷一是。
張之洞沈吟一會兒,慎重的說道:「醇親王載灃已近而立之年,何不直接立醇親王為帝?國有長君乃社稷之福,大清之幸啊。」
慈禧輕輕嘆了口氣接著說道:「當初穆宗皇帝(同治帝載淳)殯天之時就應當為他改立子嗣好延續一脈香火,如今以溥儀為子嗣的身份承繼大統就是要告慰穆宗皇帝在天之靈;再立醇親王載灃為監國攝政王,大清就有了現成的長君了,如此豈不兩全。」
慈禧太后拍板,事到如今又能多說什麼,眾臣有感於慈禧思慮的周詳,更是覺得她手段之凌厲毒辣,紛紛跪伏在她腳下齊頌道:「太后聖明。」慈禧幽幽回了句「眾卿各守其職,退下吧~」看著元老眾臣退去後的身影漸漸模糊,像洩了氣的氣球慈禧突然間氣力耗盡,虛脫之感襲來,她倒在病榻上,轉眼間沈沈睡去。
幾道上諭如同箭矢般接連從紫禁城發出,先是發布皇帝載恬崩逝,緊接著發布一道懿旨:「攝政王載灃之子溥儀著入承大統為嗣皇帝,攝政王載灃之子溥儀承繼毅皇帝為嗣,並兼承大行皇帝之祧,嗣皇帝尚在冲齡,正宜專心典學。著攝政王載灃為兼國,所有軍國政事悉秉承予之訓示裁度施行。」這道懿旨證明慈禧太后仍堅信自己還能活得長久,所以抓權不放,充其量溥儀與載灃依舊是她的傀儡。
醇親王載灃入宮謝恩後,搖身一變成了監國攝政王,載灃在儀仗隊的護持下,浩浩蕩蕩的回到醇親王府要接溥儀入宮領旨繼承帝位。哭哭啼啼的溥儀不明所以,眾人費了一番功夫哄弄,在奶媽的隨轎下總算啟程前往紫禁城。在陰森森的垂簾後,三歲的溥儀看到一張醜陋老朽的臉,和一隻枯黃的手向他伸了過來,當下被慈禧嚇哭了。
隔日慈禧離世。
溥儀的登基大典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吉時已到,文武百官已候在殿內殿外;監國攝政王載灃首先宣旨,才念到一半,溥儀就急不可奈的跑了出來,在文武大臣們間奔來跑去嘻玩著,臣子們不知所措,紛紛下跪。載灃讀完旨意趕緊把溥儀抱上皇帝的寶座;但儀式過長,三歲的小皇帝溥儀不停扭動,甚至哇的開始啼哭不止,頻喊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站在旁邊的攝政王載灃見狀,跪在溥儀身邊安慰著,然而溥儀不僅沒有停止哭泣,反而哭的更變本加厲。
束手無策又滿頭大汗的載灃情急之下脫口而出說:「別哭別哭,快完了,快完了。」
大殿上位於班列前的和碩慶親王奕劻眉角不由得抽動一下,將飄乎的眼神遞向了身後的袁世凱,兩人對看,袁世凱的表情卻是木然,既不深不淺,又不冷不熱。霎那間,袁世凱的那張臉倒映在奕劻的心裡,竟陌生到令人驚詫的地步……
  
---本文結束,謝謝賞讀---

據說李鴻章第一次見到慈禧後,私下給予了八個字的評價「似有韜略,卻無大才。」中肯的說,這樣的評價恰如其分;在我心中她是梟雄,而我喜歡寫梟雄。我很喜歡高陽先生的作品,尤其是晚清系列,藉本篇算是圓了我長久以來的高陽夢,我對大師的文筆心嚮往之,然而深知彼此有雲泥之別,假若能學得一分真意我就心滿意足了。
「佛爺」這篇目對我來說有兩層意義,其一是隻手通天的佛字,其二是遠超男子膽魄的爺字;裡頭的史實與時間軸線稍有更動。
無論如何歷史早已遠去,立足現在放眼未來,但願我們從歷史中取得借鏡。
#高陽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短篇連載//佛爺2(共三章)
  • 下一篇
  • 短文//貓二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