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開微動賀文(2017萬聖節)

夏末初秋,天氣漸漸轉涼,混在空氣中的冷風因子悄悄侵襲著裸露在外的肌膚,不著痕跡的給人一陣分不出是雞皮疙瘩還是真的冷了一下涼意。
即使如此,還是無法抹滅大家過節的熱情。
萬聖節。
這個字眼落到燊血色的眸子底,是多麼的陌生。
他的前半生,都是在殺人中度過的。
不知不覺間,雙手上的鮮血早已洗不乾淨。
所以,每次看到那些行人臉上的笑容時,他都覺得自己和周圍格格不入。
特別是看到他那愚蠢的弟弟扮著狼人裝扮撲向月的時候。
真無聊。他在心中嗤笑,視線卻不由自主地跟隨著來來往往裝扮著的行人,心裡頭,或許不是沒有羨慕的。
可這又有什麼用?溫暖、笑容和幸福,從一開始,就不該在他的生命裡。
「你怎麼一個人?」
就在這時,一張戴著面具的臉突然蹦了出來,燊措不及防的一驚,瞳孔微縮,袖裡暗藏的匕首想也不想的刺了過去。
「唉等一下!小燊燊,是我啊!」側身閃過了攻擊,胤摘下面具笑道,他穿著一身黑衣黑斗篷,臉上畫著妖異的妝容,嘴裡的尖牙若隱若現。
是他。燊心中暗道,隨後沉下臉來,果然更該攻擊了。
「嘛……看到我就這麼熱情,真高興啊……」再次閃過攻擊,男人湊上前奪下他手上的匕首,隨手丟得遠遠的。
見狀,燊怒火中燒:「廢物!我的匕首……!」
「沒關係啦,這麼危險的東西,來!這個給你。」說著,胤不知從哪裡拿了一個長條物放在他的手裡。
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把掃帚,上頭綁著橘黑相間的南瓜緞帶,十分可愛。
「誰、誰要這個了!廢物!」額上青筋頓起,燊猛地把掃帚丟在地上,臉頰氣得通紅,蒼白的臉上看起來多了幾分血色。
一定要讓這個廢物死……!危險的瞇著眸,正盤算著要給他什麼死法,卻感覺到一隻大手落到了自己的頭頂,輕輕揉弄。
「心情好點了嗎?」
男人輕笑著問道,迎著他瞪視來的目光,眼底一片溫柔。
燊突然覺得面頰有些發熱,撇開頭冷哼了一聲,揮開他的手:「別碰我……」
也不知是不是對方的因素,心裡的沉重感真的好多了……
不過他絕不會承認的!
沒理會他的話,胤上前將人擁進懷裡,親了親他的臉頰:「你就不問我怎麼在這裡嗎?」
「唔……誰、誰管你啊!廢物也要廢的有限度……!」掙扎著,只覺一股大力傳來,燊被男人壓在了牆上,狠狠的親吻著。
男人帶著吸血鬼的牙套,親吻總有些不方便,親了幾分鐘,兩人就分了開來,淫靡的銀絲牽在兩人之間,驟然斷開:「真的不問……?」
一手扣著眼前人的下巴,一手摟著細瘦的腰肢攬向自己,男人聲音低啞的問。
緩過氣,燊愣愣地看著他,直覺告訴他,如果不順著這個男人的意,等一下會很慘。
「唔……」
「看來是不想說了。」說著,胤伸手將他打橫抱起,向著停車場走去。
「廢物!你、你要做什麼?」燊身子微僵,高聲叫道。
停車場空無一人,男人將懷中的人送進自己坐駕的後座內,自己跟著鑽了進去,寬敞的後座一下子變的狹小了起來。
燊被壓在身下,感覺著那只大手沿著衣襬探入,輕撫著。
身體無端的熱了起來。
「唔……廢物!滾開……!」咬牙轉向車窗外,死命掙扎,如果有人來了怎麼辦!「這裡是外面……!」
「所以在家裡就行嘍?」調笑著,男人低頭在他精緻的鎖骨上烙下一個吻痕,覺得格外好看:「你知道吧,今天可是萬聖節呢!」
聽到男人這麼說,燊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給糖就搗蛋。」男人微笑著,動手剝開他的衣服:「你就把自己當作糖果送我吧!」
……!!
趁著他沒留神之際,男人膝蓋擠入他的雙腿之間往上一頂。
「啊……」燊低聲呻吟了一聲才驚覺不妙,想摀住嘴巴卻已經來不及了。
「你也有反應了。」男人笑眼盈盈。
「唔……廢物!還、還不是因為你……!」剛剛那樣摸他吻他哪有可能沒感覺?
「那就讓我做完吧?」胤不再從別的地方挑逗,手直接撫上了對方略有反應的部位,輕輕搓揉了幾下,將長褲連同內褲一併拉下,堪堪掛在腿上。
「啊啊、嗯……放手啊……!」
敏感脆弱的慾望被大手整個包覆,上下套弄著,長了一層薄繭的掌心和指尖刺激著上頭的皮膚,從前端緩緩分泌出來的透明液體增添了潤滑,快感沿著神經衝向腦門。
他只能靠著門板喘息,讓男人空著的另一隻手溜進上衣的衣擺內,當被捏住乳尖時,他忍不住腰間一軟,滑坐到座椅上,被男人壓得更牢了,肌膚緊緊相貼。
「啊、啊……」
燊抬眼對上那張會在這種場合下笑得特別可惡,但又很好看的臉,仰起脖頸,口中吐出的是連自己都很陌生的聲音。
上衣被捲到鎖骨處,男人正用舌尖舔舐著他的胸口。
恍惚間,他的雙腿被對方架在了肩膀上。
他剛剛已經釋放過一回,精液正好取代潤滑液,讓男人的手指輕易就侵入股間幫他擴張。
「不要…出…嗯…出去……!」感覺到男人的慾望已然抵住了穴口,燊有點慌了。
「你這裡可不是這麼說的,小燊燊……」男人在他唇上落下一吻,沉下腰,挺進了緊緻的小穴內,直直挺進了最深處。
「嗚……」即使經過擴張,燊仍有一瞬間感覺快窒息了,身後滿脹的感覺襲來,他甚至能感覺到埋在體內慾望的形狀和鼓動的青筋,不由面上一熱。
「放鬆…你好緊……」就著埋在他體內的姿勢,男人再度吻住他,舌尖舔過口腔的每一個細節,握住對方疲軟的慾望撫弄,直到手中握著的慾望又恢復精神,他才開始動了起來。
「閉嘴…嗯啊……!」
承受著男人深入淺出的抽送,每一下都頂到最深處,燊難耐的低吟著,雙手不自覺地抓住了男人的手臂。
「不、不要了……唔……!」
「不能不要……」將他翻了個身,男人扣著他的細腰,大力馳騁:「這麼甜的糖果,怎麼能放過?」
也不知折騰了多久,男人才退出了他的身體。
在他要抽出來時,小穴也像是不想他離開一樣,內壁又輕輕收縮了幾下才放他離開。
燊無力的躺在後座上,上衣掀起來的地方到處可見淺紅的吻痕,下面更不用說了,白濁的精液從一張一合的小穴中流了出來,十足的淫靡。
「……該死的…!」他沙啞的低吼著,想撲上去掐死對方,又動彈不得,只能憤怒的瞪視著。
穿好衣服,胤頂著幾近殺人的視線回到了駕駛座,開車回到了住處,待停進車庫,他便下車直接把人打橫抱起往裡面走,將人放到床上,他復又壓了上去。
該不會又要……
「不、不行……!」燊面露驚恐,可身體卻誠實的起了反應,方才還被深深填滿的部位漸漸感到不滿足。
「乖……今天還長的很呢。」男人笑道。
沒等燊說些什麼,他就被一吻封緘了。
「萬聖節快樂,小燊燊。」
這句話,已經累的睡著的燊是聽不到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