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開微動短篇33(胤燊.在意)

今天的燊很不對勁。
帶著他到哪裡都是冷著一張臉,怎麼都哄不起來。
「小燊燊,你想買些什麼?」胤笑著說道,伸手從貨架上拿了瓶醬油放進了推車:「要不要試試這個牌子?影他們家推薦的哦。」
「...影,影,影...」燊突然開口,陰沉著一張臉:「只會提那個蠢貨,你是什麼意思?!」
聞言,胤微微一愣,突然福至心靈:難不成又吃醋了?
仔細想想,可能是又誤會了什麼,才會這麼生氣?
「好好...你別生氣了,我不是故意的。」心裡有些好笑,明明這麼冷漠的人,怎麼這麼愛吃醋呢?「我以後不在你面前提影了,好嗎?」
沒想到聽到這話,燊的臉更黑了,被他氣得胸口疼,語氣也更加陰陽怪氣:「你的意思是,你要把人放在心裏嗎?」
小醋缸。
輕嘆口氣,男人放下手上的商品,上前將人摟進懷裡,輕道「那你要我怎麼樣呢?難道我還要和他絕交嗎?這怎麼可能......」
原本還窩在他的懷裡,燊立馬推開他,冷瞪著他:「廢物,你說這話是想和我分手嗎?」
咬著牙,整個人像是拉滿弓的弓弦,低吼:「你休想......!」
「不會分手。」好可愛。胤忍著笑意,要不是是在商場,他早就將人拆吃入腹了:「別生氣了好嗎?你看,週圍這麼多人......」
聞言,燊才驚醒過來,舉目望去,來往的行人都偷偷的看著他們,頓時間整張臉都燒紅了。
咬著下唇,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
「廢、廢物......!」
「好了,我們買完東西回家,你再氣好嗎?」柔聲哄著,胤一手牽著他的手,另一手推著推車,向前走去。
或許是過於害羞,之後一直到回了家,燊都沒有說話,僵著身子隨他前進。
「還氣嗎?小燊燊......」
將東西放好,胤拉著人坐到沙發上,笑道。
「......哼。」撇開頭,燊不想看到他。
「還在生氣?」說著,胤吻了吻他的唇。
「廢物,不要碰我!」推開他,燊剛想說些什麼,就又被男人壓在沙發上親吻:「唔......」
將人牢牢的抱在懷裡,兩人唇舌激烈的交纏著,起初他是推距的,可幾次未果後,索性閉上眼,環住了男人的脖頸。
糟糕。有些不捨的離開那誘人的唇瓣,胤吞了吞口水,下腹發緊。
注意到他胯下的動靜,燊冷下臉,指尖隱晦的放在對方的脖頸上:「知道嗎,我能輕易的掐斷你的脖子......」
「我知道。」胤笑著,手上不停的解下兩人的衣物:「我更清楚的是,你不會殺我。」
他的動作很快,沒多久兩人便坦誠相對了。
「......哼!」這回燊倒是沒有什麼表示,任憑男人將他抱到臥室的床上。
將人放到床上,男人復又壓了上去。
「給我吧,小燊燊?」拉開身下人的雙腿,胤勃起的慾望抵著穴口,若有若無的磨蹭著。
熟悉的情慾湧上心頭,讓燊微微一僵,不由罵道「廢物,盡只會發情……!」
「你不是最喜歡我這樣了嗎?」男人調笑著,一低頭,含住了對方胸前的乳頭,空著的一隻手也覆上另一邊,修長的五指輕輕揉捏著。
燊驚喘一聲,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呻吟,雙腿不自覺的纏上了對方的腰間。
「不要……啊…舔那裡……」
「舔哪裡?」放開被弄得紅腫的乳頭,男人轉而開始親吻他的脖子,親吻逐漸向下,沿著帶著薄薄肌肉的瘦削身軀,從鎖骨吻到胸口,再從胸口吻到小腹,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紫紅吻痕。
面對這一切,燊有些無力的喘息著,那些吻就像是吻在了他的靈魂之上,激起片片的漣漪。
不知是不是他當殺手的關係,他的感官比別人更加的敏感,碰觸在腦中無限放大,只覺眼前迷濛一片。
「小燊燊。」男人啞聲喚道。
燊仍在低喘著,聞言抬眼望向對方,只見他摘下了眼鏡,那雙狹長的桃花眸子裡,慾色濃得如同化不開的深潭,他薄唇微勾,唇上微泛著水光,看起來十分性感。
腦中轟然一聲嗡鳴,一陣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
視線往下,男人的身材極為精壯,線條勻稱的肌肉、結實的腹肌清晰可見,至於雙腿間的慾望更是雄偉。
……憑什麼區區一個檢察官,身材比自己還要好?緊握著拳,心裡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頓時變成了惱怒。
「放開我,廢物……!」心裡憋著氣,燊掙扎著想要推開他,卻被緊緊壓了回去。
肌膚緊貼著肌膚,呼吸輕聞著呼吸。
「你就這麼走了?」胤啞聲道,在他胸前細細地吮吻著,又將火熱的慾望頂著他的臀縫:「那我怎麼辦?」
「管你去死…嗯……」燊的聲音軟得幾乎要滴出水來,嘴上咒罵著,臉頰卻泛起了紅暈。
知道他情動了,胤也沒有理會他的話,扣著細腰沉下身,慾望頂開穴口挺進了最深處。
兩人不約而同發出一聲呻吟,短暫的僵硬過後,燊漸漸的放鬆下來。
胤深吸口氣,溫熱濕軟的內壁緊緊的絞著他,舒服的讓他恨不得立刻在穴中馳騁。
「小燊燊,我動嘍?」吻了下身下人的唇角,男人微動起腰,開始一點一點的在甬道內細細研磨,殊不知這樣的感覺才是最磨人的。
酥麻的快感順著腿心傳遍全身,燊精緻的臉上緋紅一片,最終受不了的道「廢物!快一點…啊啊……!」
話還沒說完,男人就是重重一頂,狠狠的輾過敏感點,他這才驚覺自己上當了。
但也來不及了。
男人的動作越來越快,拍肉聲不絕於耳,燊雙腿無力地環在男人的腰間,只看到那根猙獰的慾望整根拔出,又整根進入,口中不住的呻吟。
「出、出去……不要了……啊啊……不要了……好快……!」
「你要的。」舔舐著他的耳垂,男人低啞著嗓音,夾雜著笑意:「不快怎麼滿足你?」
「廢…啊……廢物……!」
燊高聲咒罵著,誰知對方聽見這話反而動作得更狠了。
他大開大合的馳騁著,話語中盡是壓抑不住的興奮:「小燊燊,叫一聲老公。」
這個大變態!
他咬著唇不叫,沒想男人將他抱到了自己的身上,深埋著的慾望對著裡頭最敏感的那一點重重的頂去。
「啊啊……唔……!」驟然襲來的快感幾乎讓他窒息,咬著牙,下身的慾望脹的發疼:「不要頂那裡……啊……!」
「叫不叫,嗯?」男人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氣定神閒,但又勾人到魅惑。
「…廢物……」微張著唇,燊被折磨得有些失神,可作為殺手堅定的意志和尊嚴又讓他不能妥協,進退兩難。
不說是吧?男人勾起一抹笑容,沒關係,距離明天還有大把的時間,他會讓這人說出來的。
窗外,夜色正濃。
寬闊的大床上,伴隨著沙啞的呻吟和低喘,男人精壯的身體和那具白皙的瘦削身軀緊密交纏。
「夠、夠了…呃啊……啊……」燊嘴裡的呻吟早就破碎不堪,眼底蒙上一層生理性的水霧:「讓我去……啊啊……!」
他脆弱的慾望被男人緊緊掐著頂端,發洩不出的痛苦感覺讓他止不住的掙扎,卻被壓的死緊。
「乖乖叫我老公,我就讓你去,怎麼樣?」男人笑著,不厭其煩地說著條件。
不叫,就不叫!緊閉著唇,燊隨著他的抽插而顫抖,兩人交合的腿間早已一片泥濘,他修長筆直的雙腿被男人架在肩膀上,每一次猛烈的撞擊下,都能從那緊閉的薄唇中聽到動人心魂的低吟。
見他這樣,胤在心中無奈的嘆息,都一個小時過去了,不管怎樣就是不說。
「老婆,你怎麼這麼固執呢?」
不是小燊燊,而是叫他老婆。
心裡一震,燊只覺大腦一陣空白,下腹一緊,白濁撒在了兩人的小腹上,原來不知何時,男人便放開了手。
「廢、廢物…你剛剛……」他話裡帶著微不可察的顫抖,聽的男人柔和了神色:「說了什麼……?」
「老婆啊。」胤無奈的笑著,明明已經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逼他說出口,可到底還是狠不下心。
「你呢?明明婚都求過了,難道還要叫我廢物嗎?」
聞言,燊瞪大眼睛,嘴唇微張,竟是通紅了臉。
「不、不是……我……」
「嗯?我聽不見喔?」這個表情太犯規了。忍住心裡的躁動,男人笑道。
對方話裡的調笑燊不是沒有注意到,可他此刻的心神都放在了稱呼上,嘴上無聲的張合了幾回,最終小聲地說道,細的都要聽不見了:「……老…老公……」
等到聽清他說的是什麼後,胤高興的笑出聲來。
「…笑什麼?」
沒理會他的瞪視,男人將他抱入懷中,吻了吻他的嘴唇:「我很高興,高興地要瘋了。」
而作為讓他這麼高興的代價,燊又被他壓在身下幹了幾次,到了最後,他嗓子已經完全沙啞了,渾身一絲力氣也無,雙腿無力大張,小穴裡裝不下過多的精液,過多的白濁流淌而出。
這般淫靡又勾人的景象,胤立刻又有了反應,可他到底還是不忍再繼續折騰對方,只抬手將他摟在懷中:「小燊燊……」
「你會吃醋,代表是在意我的,對不對?」一遍遍的吻在了他的唇上,男人笑道。
因為在意,所以會留意對方周遭的事物。
因為在意,他才真正把對方放在心裡……
燊突然發現,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他的沉默如同默認,在男人的心裡,勝過了一切。
「我好愛你,小燊燊……」
…那不是當然的嗎?
聽著男人的話,燊在心裡傲嬌的想著,可想著想著,他悄悄的臉紅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