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開微動短篇28(艾柊.失憶症)

「你愛不愛我?」
那一天,那個男人這麼說著,他依稀記得,懷在腰間的手有多炙熱,就連指尖透進衣服內的力度都充滿了堅定。
愛,愛到希望現在就死在你懷裡,不用再去想過去,不用去考慮未來,只要現在,只要你。
『很愛…很愛你…』
可是我怕死,說不出口。
我害怕有一天我不再愛你。
我害怕我不知道如何不愛你。
我害怕你變成我生命中的支柱。
我害怕有一天我再也找不到你。
我害怕哪一天我的世界因你而淪陷。
我怕再多說一個字,夢就醒了,碎了。
我甚至怕這一切都是假的,怕我有一天把你給的愛賤踏得支離破碎。
「……放過我,好嗎?」冷靜地說著,心裡卻像在滴血,無數的聲音在靈魂裡嘶喊著,無聲的嘶喊著。
『永遠…永遠都不要離開我。』
他希望男人手上的婚戒能夠消失,但卻明白他無權去干涉,只能在午夜夢迴間催眠自己那抹光中就會消失,與事實相違,卻不得不自欺欺人。
好諷刺。
不奢望什麼愧疚,他只想要懷著尊嚴,靜靜的目送。
『無論如何,我都愛你。』
這份心情,你帶不走的,也無權帶走。
他能做的,就只有懷著這份心情默默守候,或許哪天他會發現,男人牽著女人微笑的模樣,也很好。
只不過是換了個人,他能習慣的。
『能習慣的。』
你就像是最沉重的蠱毒。
太久,太深,太重。
留下誰也填不滿的缺口。
到死都無法痊癒的傷口……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