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知識時代(5 迷惑)

幾十分鐘過去,等到肌膚都被磨得有些紅腫了,男人才低吼著射在了他的腿間,濃稠的白濁沾染上了白皙的肌膚,一點點地滑下大腿內側,十分淫穢。
龍文青低喘著回味余韻,抬起頭來,就見對方兩腿間微微挺立的慾望,不由輕笑:「小貓咪…你……」
「唔…看什麼看!色狼!」羞恥地摀住下體,連旭咬著唇,迎上男人露骨的視線,他臉更紅了,暗恨自己怎麼就有了反應。
男人把他翻了過來,握住那根翹的老高的東西手法嫻熟的擼動了兩把。
「嗯…不……」連旭大口喘息著,呻吟出聲。
龍文青玩味地笑了,一邊加大擼動力度,一邊將射在對方腿間的白濁塗滿他的後穴和會陰處,然後有節奏的按壓揉弄。
「啊——」
如潮的快感幾乎要把連旭淹沒,他高仰著脖子,胸口和臉頰以及肩膀都是一片潮紅。
龍文青貪婪的享受著身下人意亂情迷,隨著擼動的節奏,後面粉嫩的小嘴幾乎要把他的指尖吞進去,他專注的揉捏,趁他挺腰的空檔中指隨即往前一送,被突然緊縮的後穴吞進入半個指尖。
「啊……啊哈——」連旭渾身緊繃,呻吟著射了出來。
那粉色內壁柔軟溫熱,在他高潮退去之前,男人已經抽出手指,俯下身子一臉笑意的埋在他頸間吻弄,看著他疲憊的臉和狼藉一片的下身,低啞著聲音笑道「舒服嗎?」
修長的指尖劃過肌膚一路往上,最終停在了紅潤的唇邊,曖昧地輕壓,軟軟的,還很甜:「還是說…想要跟本大爺再來一炮?」
「唔……才、才沒有!」扭頭躲過男人地觸碰,連旭掙扎著就要翻身下床,身上黏糊糊地讓他想快點去浴室清洗,可他忘了自己才剛因為高潮而渾身無力,雙腿碰到地面便是一軟,往前跌去,就被身後探出的大手環住腰身,撲進了一個寬闊的胸膛中。
「瞧你那樣兒,本大爺帶你去吧!」嘴上雖是戲謔地取笑著,可龍文青手上動作也不慢,彎腰將人打橫抱起,輕鬆地抱進了浴室。
「放我下來!」連旭一方面惱怒地打著男人的胸膛,另一方面驚恐地看著離自己彷彿好遠的地板,怎麼辦,他恐高啊!「我、我自己會走!」
似是查覺到他的情緒,龍文青在心裡輕笑了聲,不顧懷中人的抗議踏入了浴室。
休息室裡附帶的浴室不大,但容納他們兩人也是綽綽有餘,打開蓮蓬頭,溫熱的水瞬間打溼了兩人,霧氣升騰,對方的樣子變得有些模糊不清。
「你……夠了…」連旭推了推他,自己的力氣也恢復了,他可不想跟這個男人一起洗:「你出去,我自己洗……」
看著他通紅的臉,男人知道是時候要給他一點空間,把小貓咪逼急了可就不好了……
「本大爺在外面等你。」龍文青慢慢地靠近他,勾起一抹微笑,低頭在那光潔的額頭上烙下一吻便出去了,留下因為他的舉動而呆愣的連旭。
想著剛才總是百般調戲自己,又對自己做了那種事的男人臉上溫柔的表情,連旭頓時覺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由得迷惘了起來……這個男人……這個謎樣的男人……
這個男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撐著洗手台,他出神的看著鏡中赤裸的自己,肌膚上盡是密密麻麻的吻痕,他有些氣惱,更多的是羞澀。
自己怎麼…會覺得那個色狼,溫柔呢……?
「完蛋了……」捂住臉,他無力的低吟。
自己好像…心動了。
到了科技極為發達的24世紀,機器人早已取代了近九成的人力,由於基因的極度改良,所謂的學院不再以讓人們學會生存為主,而是以智力開發到極限作為目標。
而這個智力的高低,決定了異能力的開發與否,藉由高度算式的腦內運算達到隻手掌握大自然的能力。
一般來說,正常人的級別被分為九級到一級,這九個級別被稱之為基礎級別。絕大多數人終其一生,也隻能留在這個級別上。而十八歲前,所有的人都隻能擁有基礎能力,絕難再進一步,如果能夠開發出異能力,那麼就能濟身世界頂端的權力階級,稱為『進化者』。
幾乎十億人,也難得出現一個進化者。
而在學院裡,S班到Z班的安排也是按照了智力的多寡,Z班所擁有的師資是最差的,同時也是令全校唾棄的存在。
智力低?龍文青輕笑,據他對這個身體的了解,即便他沒有重生回來,所謂的智力應該也不低才是。
不過...如果真的是平行時空,那當初在這個年紀,自己倒是挺花心的啦。
果斷的蹺掉了今天的課,龍文青準備去圖書館看看。
教學樓和圖書館之間有一個回廊,綠蔭遮蔽,曲徑通幽,環境非常美好。
圖書館裡並沒有什麼人,這的資料有電子檔案也有難得的紙質版本,但是學生們寧可透過課桌上配備的面板資料庫查資料,也不願來這裡,倒是得了清閒。
而他選定圖書館並不是為了裡頭的資料,而是為了裡頭設有的光腦,透過光腦,他就能夠藉由學園網延伸到外頭的網際網路,進而搜尋到這個世界本源的東西。
包括這世界權力掌權人和組織。
站定在中央的光腦前,龍文青登入了學園網,用了兩分鐘的時間透過當前位址反向操作,最終悄無聲息地入侵了中央網絡,得知這個時候還沒有聯盟的存在,所有前世早就出現的勢力如今也處於萌芽狀態,還未成熟。
無傷大雅。他輕輕嗤笑一聲,一一掠過這些勢力,最後在『智協會』這個字眼上停頓了一秒,退出了網絡。
智協會這三個字所代表的勢力,他太熟悉了。
想他當初,還頗受這組織的『照顧』呢。微瞇起眼,所有的思緒都隱藏在那雙翡翠色的眸子裡。
上一世,作為一方科技的領導人,他曾和這管理異能力的組織交流過,任誰也不知道的是,他還曾在裡頭『待』了一段時間。
只因為他所擁有的知識和水準都達到了異能力的門檻。
出了圖書館,他來到學校的自動販賣機跟前,對著屏幕刷了下終端,點了一瓶綠茶,讓咖啡因提神一下腦袋。
隨著時代進步,卡片一類繁瑣的物品早已被人們捨棄,現在一律用終端來解決問題,一個巴掌大、僅五釐米厚的機子裡包含了個人的基因編號、帳戶、各種通行證,真正實現了一機在手的理念。
所幸的是,這身體原主人的帳戶裡還有個小萬元,不然他真連瓶茶都買不起。
打開咕咚咕咚灌下去,龍文青邁開腳步往學院外走去,現在是上學時間,照道理是不能外出的,但是他已經事先入侵學院系統修改了通行證,只要對著大門口的機器刷一下就行。
現在,他的目的地是這個身體原主人所住的宿舍。
擎天學院採住宿式,而專給學生們的宿舍並不在學院內,而是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學園島上,他的宿舍離學院不遠,僅僅過了兩條街就到了目的地――一棟鋼鐵製成的超高公寓,共有十六樓,而他的宿舍正是在這公寓的十樓。
龍文青嘖了一聲,在上一世,這樣的房子一直是最底層的配置,不用說這一定是所謂Z班的『福利』了。
公寓沒有電梯,他只得踏上樓梯上了十樓,站定在房門前,拿出終端對準門鎖一掃,滴的一聲,門打開了,映入眼簾的是凌亂不堪的單人套房。
面無表情的看了眼角落裡堆積的垃圾山、床上可疑的白色污漬和地上的女性內衣褲,呵呵兩聲,他果斷地打了通掃除公司的電話,這裡簡直簡陋髒亂到不行,而且居然沒有掃除機器人!
在花了一千通用點請了個掃除機器人來整理後,龍文青又撥了通電話,這次是打給連旭的:「小貓咪,有沒有想本大爺啊?」
『……滾!!』像是被這通電話弄楞神了,那頭沉默了數秒,像是回過神來般大吼,剛想掛斷,就被他阻止了。
「先別掛,本大爺現在呢,要去你那住一會。」龍文青笑瞇瞇的說著,末了還怕他不同意,特意說了句:「別忘了,我們還有賭約的。」
這句話果然奏效了,只聽那頭咬牙切齒的丟了句住址,就掛斷了通訊,那憤怒顯而易見。
不過龍文青並不在意這些,收拾了一袋子的行李後,他果斷的摔上房門,向著住址所在的位置而去,期間他還發現終端上有著一輛重機的行駛證,就停在對街的巷口,他順便騎了過去。
不得不說,這學院的階級制度真是分明,給Z班的是破舊的公寓,給A班的卻是一棟單人透天,都是一個人住,怎麼就差這麼多呢?
他或許要考慮去參加升級考?看著眼前明亮整潔的兩層透天,摸著下巴,他難得認真的思索著。
連旭才剛趕到現場,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軀百無聊賴的倚著自家透天的門板,腳邊還落著一個小包,看起來十分可憐。
可憐?明明是個色狼加變態!他一愣,有些羞惱的埋怨了一聲,但還是下意識的上前,開門讓男人進去。
「你怎麼一直等著……就不擔心我不來嗎?」看著男人悠悠哉哉地拎著小包進去,一點看不出剛剛沒了家的樣子。連旭悶聲說著,其實剛剛有一瞬他是想故意不來的,打算把這人晾著,可也不知為何,後來他又急忙趕到了這裡。
聽到這話,正觀察著屋內裝潢的龍文青回頭望向他,揚唇一笑,眼裡說不清的光彩。
「你最後不也來了嗎?」
望進那雙眼,連旭呆住了。
他清楚,那光輝就是信任。
不由自主地握緊拳頭,他咬住了下唇,突然有些羞愧。
就這樣,龍文青住進了他的家裡,一個人霸佔了連旭的臥房,擺明著要跟他一起睡了。
「這是我的房間,你去客房睡!」連旭瞪著躺在自己床上成大字形的男人,手指指著外頭。
「怎麼?主人也是客人嗎?」撐起身子,龍文青調笑道,作勢要拉人上床,卻又在對方要閃避的當下移開手,站起身:「算了,書房在哪裡?」
「書房?」連旭面色詭異,一個混混,沒事去書房做什麼?
「難道混混就不能逛書房了嗎?」龍文青笑道。
在連旭的默許下,龍文青踏上了二樓的書房,入眼的是大片漆上木紋的鋼製書架。
由於植物越來越稀少,紙張早已完全被廢除,任何的資訊都是靠電子資訊的方式傳播的,所以純紙質的書是十分珍稀的。
指尖輕拂過書架上一本本的書籍,大部分是有關物理學的書,時間簡史、宇宙的抽水馬桶、他們看到了『上帝的臉』……甚至是宇宙學、超弦理論都有涉略,有一些雖然是幾百年前的著作,但也意義非凡,紙頁都稍有褶皺,可見書的主人常常翻閱他們。
倒是保存良好。輕笑了聲,他偏頭看向門口,連旭不知何時站在了那裡:「你喜歡書?」
「……那是先父留下的書籍。」這麼說著,連旭眼底滿是複雜,平時他不會踏入這間書房,怕觸景生情,卻又在搬來這間房子時又把一切原封不動地挪了過來。
「先父?」
「是的,先父是一名物理學教授。」
物理學教授?姓連……龍文青偏頭一想,挑起眉:「……連城?」
這次輪到連旭驚訝了:「你怎麼……」
龍文青笑而不語,上輩子他雖然沒有跟這一類的科學家接觸幾次,但也知道老一輩的物理學家裡就只有一個姓連的,只不過上輩子連城可是終身未娶,唯一有的一個私生子也早早夭折了,那想必就是上輩子的連旭了吧?
不過那位物理學家倒是也做了不少的創舉,隨著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世界早已進入了宇宙時代,越來越多的太空飛行器被製造了出來,星球探索和星際殖民是遲早的事情。
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物理學中的相對論和宇宙學也越來越重要,而相對來說,傳統物理學,尤其是以牛頓定律為基準的經典物理,就顯得有些失勢了。
便是連城提倡了物理的改革,因為他和一眾科學家的大力推行,狹義相對論和廣義相對論在現今已經成為了必修,而且是重中之中,在考試中佔的比例極大。
這也使得對時間、空間、宇宙的研究變得更加的大眾化,這也直接導致了物理學教育方式的改變,晦澀難懂的專業術語,被口語化所代替,就連未成年人也能夠接受。
可以說,連城是現代物理學的先驅。
只可惜,這一世的他只來的及實現壯舉便去世了。
找了一本稱得上是現代著作的物理學書籍,男人逕自拉開椅子坐下,隨意的翻了翻,翻開其中一頁看了起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