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開微動系列5(艾柊‧非你不可)

「焰,交給財務部的報表,進度呢?」
一個知名集團的辦公室內,一個俊美的男人面無表情地坐在辦公桌後,對著面前同樣面無表情的短髮美女道。
「剛才負責人來電通知,最快兩天後就能完成。」短髮美女…也就是柊焰冷靜的回答,接著又遞上了一份資料:「這是昨天分公司傳真過來的客戶合作資料。」
「叫他明天中午交出來,加班給雙倍。」冷冷地拋下這句,艾奧尼洛掃了眼遞來的資料,皺起眉頭:「這幾人的資料,我明天要。」
「是。」微微頷首,柊焰突然身體一頓,下意識地捂住嘴,像是在壓抑著什麼般,好一會兒才說道「…如果沒有事的話,屬下就先離開了。」
查覺到她的異樣,艾奧尼洛抬起頭凝視著她,像往常一樣的面無表情,可仔細一看,臉色卻比以前蒼白了很多:「放妳一年的假,去休息。」
聞言,柊焰微睜大眼,好似才第一次認識這個男人般:「…不必,我並沒有什麼事。」
「……哦?」挑起眉,男人從最下層的抽屜裡拿出了一個東西放在了桌上,迎著對方變得驚詫的目光,他淡聲道「那這是什麼?」
桌上的,赫然是一支驗孕棒,上頭的兩條槓明晃晃的。
雖然不知道這支早被自己處理掉的驗孕棒為何會在男人的手裡,但是柊焰沒有問,沉默了許久,她才慢慢說道「我會去墮胎的。」
「……焰,生下來。」男人沉聲道。
「憑什麼?」聞言,她猛地瞪向了眼前的男人,咬著牙,這人有什麼資格要求自己?「別忘了,你已經結婚了。」
「況且,就算我生下來,這個孩子也不會是你的。」
「……是我的孩子。」起身,艾奧尼洛走到她的面前,大片的陰影將她壟罩在其中,只能看到男人一雙深紫色的冷眸落到自己臉上,低沉的嗓音緊接著響起:「我們的孩子。」
縱然冷淡,卻說不出的堅定。
定定地看著男人,柊焰有一瞬間的失神,艱難的移開視線,不是沒有想過要這個孩子,兩個禮拜了,她一直在煎熬,甚至想過找個沒人知道的地方獨自扶養孩子,可這個男人卻一再的打破她的計畫:「那你的夫人怎麼辦?才新婚沒多久就遇到這種事,她會怎麼想?」
想到這男人瞞著自己跟其他的女人結婚,一向鎮定的她也不由得憤怒,以前相處的種種都像在告訴著她,那不過是假象,他們之間,根本就不可能,甚至把以前計畫好的有了孩子就結婚這事推翻的一乾二淨。
要不是工作因素,自己是他的秘書,她連影子都不想看見。
「……那不過是商業聯姻,其他的,他們管不著。」說完,就見柊焰輕笑一聲,滿是諷刺。
「看來,你對愛情也並不忠誠。」微瞇著眼,那雙漂亮的藍色眸子裡滿是嘲諷。
見此,艾奧尼洛微抿著薄唇,伸手將人抱進懷裡,任由她掙扎,下巴抵著對方瘦削的肩膀,低聲道「我沒碰她。」
不是這個問題,她不在乎男人有沒有碰。突然的,她有種衝動。
「……你知道嗎?我原本該高興終於有我們的孩子了。」僵硬的抬起頭,柊焰望著他,眼裡有些黯淡,藏的極深,但依然被男人抓住了:「但那時候我滿腦子只想著為什麼我忘了吃藥,為什麼該死的剛好有了你的孩子……這些…你根本什麼也不知道。」
此刻的她,不似平時冷靜果斷的女強人,反而脆弱的像是任何事都會把她壓垮,明明是艾奧尼洛最不喜歡的柔弱類型,但此刻的他卻沒有絲毫的厭惡感。
心裡無端的疼,一絲絲的蔓延著。
他知道眼前的人在他們在一起後一直期待著有個孩子,甚至等孩子生下來兩人就結婚,可是這一切都被自己給毀了。
「對不起,焰。」如同一只垂首示弱的雄獅,艾奧尼洛低聲說道,將人抱得更緊。
恐怕也只有這個女人能讓他低頭了。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艾奧尼洛。」僵了許久,埋首在男人寬闊的懷抱裡,柊焰妥協似的環上了男人的腰,悶聲:「不需要。」
我只要你的心裡,只有我一個。
她沒說出口,但是男人卻也知道她在想什麼,沉默了許久,他開口道「等安娜出生,我跟那個人就會離婚。」
早在結婚之前,他就跟那個人做過試管嬰兒,再過幾個月就出生了,到時候,他就有足夠的理由離婚。
安娜的存在柊焰是知道的,正因如此,她更加覺得自己是個小三,是破壞婚姻的第三者。微皺著眉,她下意識地撫上還未顯懷的小腹:「那我們的孩子呢……?」
「…安娜會喜歡他的。」就算沒有了生母,她也有一個愛著她的阿姨和弟弟妹妹。
她是明白的,這個有著男人血脈的孩子她也會視如己出,雖然無法釋懷,但又能怎麼辦呢?
在決定這段感情的時刻起,他們已經沒了退路。
「嫁給我,焰。」男人低聲說道,如同大提琴的低磁嗓音在耳邊響起。
答案,不就只有一個嗎?
踮起腳尖,柊焰抬頭吻上了男人的薄唇,隨之而來的是男人的回應。
這輩子,就只要你/妳一個。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