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純白(禰賈)

不管何時看到那個男人,他都覺得這是最完美的。
乳白色的炫目光環籠罩,一名身著鑲金邊白色神袍的優雅男人唇角含笑,在數人衆星捧月的簇擁下,他依舊那樣耀眼,就像是一顆散發著光和熱的太陽。
男人的容顔極爲俊美,好似誤落凡塵的神祗,五官溫潤卻不失英氣,高貴卻不失親切,遺世獨立的氣質硬生生將他與周圍的人隔開,卻又將眾人包容在裏頭。
如果要給這個男人評分,那一定是十二分的完美。
卻讓他不由自主地想要毀掉這一切。
因為在他看來,那些受男人恩惠的人類並不如表面上的憨厚,眼底的貪婪無度極為濃厚。
「人類到底有什麼好的?」在男人再次幫助底下的造物時,他開口了,語氣強烈:「值得你這麼做?!」
男人莞爾一笑:「人類,恐怕是世界上最棒的種族了。」
他說出這話時,低垂著精緻狹長的眉眼,顯得格外溫柔寵溺:「人類實在太過脆弱了,正因如此,我更該保護那些人們。」
聞言,麑賈皺起眉頭,看著眼前的男人,心中突地升起了一絲不悅的情緒。
他就搞不明白了,人類這種一無是處、生性貪婪的種族,到底哪一點讓這男人看上眼了?
難道非得等到被那些人背叛了,才會醒悟嗎?!
「希望你不要後悔!」咬著牙,麑賈冷冷地丟下這句話,黑暗包裹轉身離去的背影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而不出他所料,這一天真的到來了。
可索禰亞只是笑,儘管已經悲傷的沒了笑意,卻依舊笑著。
看著男人流淌著血淚的側臉,他問「索禰亞……人類背叛了你,辜負了你的信任,你.…..怨恨嗎?」
這一瞬間,麑賈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絲淡得幾乎捉不到的期待,但他卻搞不懂自己的這絲期待,到底是想從對方口中聽到否定還是肯定的回答。
男人的血淚依舊流著,一滴滴順著完美的臉頰輪廓滴落,看著底下墮落進渾沌之地的人對於血淚百般哄搶,他沉默了許久,嘴邊的微笑淡而深刻。
「不。」心痛過後,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輕柔嗓音:「我從不期待忠誠,何來的失望怨恨?」
「那麼……你為人類所做的一切又是為了什麼?」盯著男人溫柔澄澈的金色瞳孔,麑賈緩緩問道。
聞言,索禰亞笑彎了一雙眉眼:「麑賈,你不會懂的……」
不會懂……是啊,他不會懂的。
因為從一開始,就只有他一個人錯了。
於他來說,眼前這個魔實在是單純的純粹,在某些時候,比任何事物都要來的令人憐愛……
麑賈看著眼前的男人,有一瞬間,他竟是看不透,又或許自始自終,他從沒看透過。
神界的光照在他倆的身上,映著索禰亞是如此的聖潔,可越是這樣,背後拉出來的陰影就越是清晰,陰暗、陰霾,那正是麑賈喜歡的。
他有種想把眼前的男人拉入黑暗,陪著自己沉淪的衝動,可他克制住了,這個男人,還是在有光的地方才好。
顯得真實。
上前幾步,他突然的扯住了比自己高了半顆頭的男人的衣領,迎著男人驚訝的金色眼眸,他一字一句道「我,和那些人類,哪個重要?」
似乎是沒想到他會這麼說,索禰亞愣了下神,反應過來後便是笑彎了眼,輕聲道「當然都重要了。」
「你說謊。」肯定地說道,麑賈艷麗的臉上彷彿帶著魔力,讓男人恍了神:「沒想到,身為完美的神皇,竟會為了這種事說謊?」
「………」沉默了許久,索禰亞先是閉上眼歎了口氣,直直的看著對方如水墨點綴的雙眼,無奈的勾起一抹笑,只聽他道「也許,我根本不適合當個稱職的神皇,我無法平等看待所有的人,我無法漠視親近的人,也無法真正的做到大愛世人。」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為你贖罪。」溫潤的手掌撫摸上對方的臉頰:「如果你有罪,我來替你贖。」
恍惚間,遺世而獨立。
麑賈出神的看著那雙金色眸子裡寵溺的難得的情緒,情不自禁的湊上去,低聲說著「我不需要。」
未盡的話,隱沒在兩人相貼的唇間。
我怎麼忍得下心讓你為我贖罪?
時光啊,是否能就此停留在此刻。
任歲月流轉,此刻,莫失莫忘。
「麑賈……」
「嗯……嗯?」
「…夠了,別弄了。」看著身下蹲伏著的豔麗男人,索禰亞微微一笑,也知道對方這樣做是徒勞無功。
聞言,麑賈不滿地瞪了他一眼,把男人的慾望含得更深,雖然口中的物事還在沉睡,但依舊把他的口腔塞的鼓鼓囊囊,他就不信在他的努力下,這東西還硬不起來。
見他把自己最脆弱的地方含得更深,索禰亞微不可查的亂了呼吸,視線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一旁,他們現在在神界殿堂神皇的寢宮內,坐著一般人做事前的前置動作。
情愛之事,他不是不知道,可他天生就對慾望一類極為淡薄,但不是沒有感覺。
見狀,麑賈挑了挑眉,惡作劇心一起,伸出舌尖從底部沿著柱身舔到了頂端,帶著唾液狠狠的吸了兩下龜頭,帶著淫靡的水聲,感覺到男人開始硬挺一點的柱身,他就知道自己做對了,更加賣力的用著舌尖舔弄著頂端的小口,唇瓣順著柱身緩緩由下往上吮吸,一手扶著柱身,另一手在囊袋上輕一下重一下地揉捏。
深吸口氣,索禰亞克制住從下腹竄起來的陌生熱度,伸手按住了他的肩,想讓他停下來:「夠了…麑賈……」
聞言,麑賈非常配合的吐出口中的慾望,抬起頭,他勾起一抹挑逗的笑,在男人的目光下伸出紅艷的舌尖,緩緩地劃過慾望的頂端,拉出淫靡的銀絲。
索禰亞眼睜睜的看著那抹銀絲斷開,只聽對方輕笑出聲,握住他完全勃起的慾望,表情變得極其妖媚:「看來你也不是硬不起來嘛!」
「……你真是……」許久,索禰亞輕嘆出聲,手遮住了半張臉,帶著妥協,又有些對眼前人的寵溺。
「我該拿你怎麼辦?」
「就這麼辦!」說著站起身,麑賈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跨坐在男人的小腹上,與男人唇舌交纏。
吻著吻著,他的身體已經和男人緊緊地貼在了一起,他摸索著握住男人頂在他後腰的慾望,喘著氣微抬腰身,竟是沒有潤滑就要坐了下去。
「等一下,你這樣會受傷。」索禰亞托起他的臀部制止了他的動作,看了眼自己足有六釐米粗的慾望,貿然插進去可是會受傷的。
想著,他凝聚起一小團水元素按摩對方緊緻的穴口,溫暖的水流惹得麑賈不滿的呻吟出聲:「可以了…嗯…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
對準了位置,麑賈引導著慾望緩緩進入他的體內,雖然經過潤滑並沒有怎麼痛苦,但體內被填滿到極致的感覺依舊讓他無聲的吸了口氣,咬牙坐了下去,慾望的頂端一下子頂上了深處的敏感點,刺激的他呻吟出聲。
「好大…嗯啊啊……太大了……」全身都像有電流流過,只能無力的軟倒在男人身上,穴口的褶皺都被撐平了,一瞬間,好像要被這肉刃捅穿的錯覺。
見他這麼難受,索禰亞動了動腰想把人托起來退出一些,沒想到又再次磨過敏感點,引的麑賈喘著氣拉住他的手,艱難的說道,進退兩難:「別、別動......嗯......」
感覺著體內的慾望插進了一個可怕的深度,有如烙鐵,他甚至能感覺到上頭鼓動的青筋。
這種深度,這種硬度,從來沒嘗試過。
索禰亞心裡其實也有些複雜,做為神皇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在這人的體內挺動腰身,這人還是與自己敵對的魔王......
雖是與自己無欲無求的信仰背道而馳,但是出奇的,他並沒有覺得有絲毫的厭惡感,就如剛才這人幫自己口交一樣。
小穴裡面很溫暖,緊緊的包裹著他。深吸口氣,見身上的人通紅著臉但也沒有什麼不良反應,他輕聲道「我要動了,可以嗎?」
麑賈咬牙點了點頭:「可、可以……」
火熱的內壁一直吸絞著他的柱身,索禰亞用了一些力氣才從裡面緩緩抽出,扶著對方的腰身,他腰身向上一挺,剛出來大半的慾望立刻又插了進去,發出曖昧的聲響。
「嗯啊啊……太、太深了……嗯啊……」上頂的慾望深深埋入了下壓的小穴,急劇收縮的穴口擠出了許多淫水:「禰亞……嗯啊……禰亞……」
無意識的呢喃猶如魅惑之音,讓索禰亞恍了恍心神,陌生的情潮襲捲全身。
反叫了聲對方的名字,索禰亞下意識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連根出連根進,身下的床單逐漸變得濕濡,卻不忘關心:「麑賈……疼嗎?」
整個肉壁似乎要被那根尺寸驚人的慾望捅壞,每抽插一下,麑賈的意識就模糊了一點,隱約聽到男人的問話,他抬頭望著男人溫柔的眸子,一想到那裏頭隱藏的情慾是被自己挑起的,麑賈心裡就有些激動,修長白皙的雙腿勾住男人的勁腰,收緊環在脖頸上的雙臂,吻上了男人的薄唇:「不疼...好舒服......嗯......」
兩人唇舌交纏著,下身的力道也不停,借著抓臀的力道,索禰亞本能的向上快而猛地頂弄著。
再怎麼清心寡慾,他終究是個男人。
「啪啪啪啪啪……」
肉體撞擊的聲音不絕於耳,配合著慾望插入時感受到的力道,麑賈整個人都瘋狂了!而索禰亞也好不到哪裡去,那濕熱的內壁緊緊的包裹著他,讓他難以進退,強壯的後腰不斷發力,直頂得麑賈淫叫連連。
「好漲……後面好漲……啊哈……禰亞別……嗯啊啊啊……」
「抱歉,現在是真的停不下來了。」男人說著,嗓音沙啞,似乎帶著隱忍。
「啊啊啊……要,要射了……嗯啊啊啊!」
瘋狂的頂弄每一次都頂上了那突起的敏感點,讓麑賈受不了刺激的弓起身,顫抖著身體,又是一聲高吟,白色的濁液在他猛地一顫身體後從慾望頂端噴灑而出,大部分都落到了兩人的小腹上,只有少數幾滴意外地濺到了胸膛,合著他白皙的肌膚,竟是有幾分妖媚。
「我也快了……」索禰亞輕聲對著還沉浸在高潮中的人說著,不知何時兩人已經從椅子上轉移了陣地,將對方壓在身下,他下身沒有變過的速度突然快了幾倍,無力摟緊男人的麑賈只能死死攥著身下的床單,每一次搖晃都能感覺到男人在他體內的肆意操弄。
過了足足近一個小時,一股強烈的射精感才從身體各處順著神經發散開來,男人小腹一緊,大股的白濁射進了小穴深處,讓身下人的小腹有些微的突起。
男人退了出來,看著從穴口流出來的白色液體,有些愣神,他本來打算在射精之前把慾望抽出來的,可是那股感覺實在太過強烈,沒等他回過神,就已經射在了對方的體內。
剛想道歉,就見麑賈緩過神來,勾住他的脖頸吻了上來,臀部挑逗似的在男人還沒軟下來的慾望上磨蹭:「我們再來一發如何?」
「......隨你。」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