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開微動短篇25(佧禕.因為愛)

愛只不過是一種瘋狂――莎士比亞。
等到會過神來,他為那個人犧牲的,遠比自己想像要多更多。
第一次接觸油畫,是在大學的那段時間。
對於油畫,他並沒有多少極大的興趣,相比柔軟的繪畫,他更熱衷富有力量感的大型雕塑,即使大學時選的科並不是藝術而是經濟,也沒有割捨掉這個嗜好。
學油畫是個轉機,那是大一就認識的日本留學生推薦的,對方雖然不說,但看著油畫人像的時候眼神很專注,就像……美麗的紫色鑽石。
――可笑的是,為了那個眼神,他開始關注起了油畫。
「佧,你在學油畫嗎?真好吶……」這是對方在知道他學油畫時的第一個反應:「什麼時候讓我看看你的作品呢?」
對方這麼說著,但事實上,直到大四,他都沒有畫過任何一張作品。
因為……他覺得自己瘋魔了。
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關注這個同為男性的日本男人,喜歡俯視著對方的樣子,即使對方一百八的身高在故鄉已經高人一等,喜歡看那雙淺紫的眸子只倒映出自己,喜歡……
――何時開始有的,對於對方恐怖的獨佔慾。
這甚至對他名義上的妻子都未曾有過,無關面子,是更深層次的。
許久之後他才知道,那就是所謂的廝守。
愛一個人到最後,無非就是瘋狂。――可他想,那或許不是愛。
只是想要這個人全心全意地依賴著自己,任何神情都只能給自己一個人看,眼裡、身體裡仍至心裡……都有他的影子。
所以,這不是愛。
這樣的情況持續到了畢業,這期間,他了解到了這個日本男人在家鄉的地位,正如自己在家族裡的地位,他們,是同樣的。
他們是一樣的存在,不曾離開過。但最終他們還是得分道揚鑣。
要說如果能夠回到過去,他會對那個人說些什麼?
……不要走。
如果他能早點想清楚,他會盡全力要那個人戒菸。
那個人走的時候,他的兒子遞來了一本日記,至今還在自己手裡。
而在幾年後,日記最後一頁裡,那個沒有結果的日文。
他看懂了,卻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厭恨自己的語言能力。
他開始畫起了油畫,連同當初沒送出去的禮物一起送進了地下室,畫裡人物或坐或臥,神情千變,直到這刻他才發覺,腦海裡竟滿是那個人的身影。
『我想…我是愛上你了。』
如果能重來一次,他會是他今生最美的珍寶,他會把他捧在手心呵護……
但沒有如果。
睜開眼,夢境消散,回歸現實。
男人撐起身體,坐在床頭,入眼的盡是黑暗,漸漸的,他將臉埋入掌心。
床邊,是一本攤開的日記,那句日文下方,橫列著一句德文。
『我也是。』
我不愛你。
可是在這個世界裡,似乎有你會更好。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