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開微動短篇23(淵圉.花火)

一間著名的日式餐廳裡,有一對男女對視著。
明明是個美好的跨年夜,卻讓圉無端的感到寒冷,並非因為外頭的雪景。
「那、那個……那利亞女士…」可以的話,他幾乎不想面對眼前這個耀眼的美豔女人,即使知道對方早已知道他和淵的關係也不在意,卻依然會感到深深的愧疚,畢竟是自己搶了她的丈夫的……「妳今天找我…是……?」
「……嗯?也沒什麼……」
聞言,正品著抹茶的蒂亞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微勾起一抹笑,正要說些什麼,就見他無名指上的一抹亮光。
「那是……拉芙妮?」緊盯著那抹光,等看清那是什麼後微睜大眼,下意識地吐出這句話。
「拉芙妮……?」聽到這個陌生的單詞,圉順著她的目光,望向了自己左手上的戒指,有些愣神。
「…是他給你的吧?看來他是沒告訴你了,這可是他唯一一個親手設計製作的戒指。」她嗤笑一聲:「就連我都沒有這個福利。」
「真沒想到……是我輸了呢。」說著,一向表現出強勢態度的女人扭頭望著窗外,盯著飄飛的細雪,有些出神。
「……對不起……我…」見她這樣,圉有些慌了,心中的愧疚刺得心臟生疼,甚至壓過了聽到這消息的喜悅。
「用不著跟我道歉。」打斷他的話,蒂亞已然收起剛才的惆悵,恢復了以往的高傲不屈:「你們只是找到了對方最需要的罷了。」
說完話,她便起身離開了,來到門口,她微笑著看向不知何時已守候在那的男人,那俊美如昔的溫柔臉龐讓她恍惚了一瞬,但她很快便反應了過來,她知道,這個男人早已有了他的愛人了。
已經不屬於自己的,也不能強留不是嗎?
「妳對他說了什麼?」男人撐著傘問道,半張臉隱沒在傘緣帶來的陰影下,只留下嘴邊一抹禮貌的弧度依舊清晰。
這話說的可真是好。蒂亞冷哼一聲,並不打算回答他的話,只是兀自說道「離婚協議書,我會簽的。」
聞言,男人微微一愣,傘緣微抬間他看向了眼前的女人,漸漸的他笑了,這次的笑帶著幾分真心,眼底一片溫柔流轉:「謝謝妳,蒂亞。」
「用不著謝我。」甩下這句話,蒂亞扭頭大步朝著自己的車走去,有著幾分的不甘,但更多的是一種解脫:「我只是做回我自己。」
……真是。目送著對方離開,淵便轉頭面向著餐廳門口,正巧看到自己要等的人兒慢步走了出來。
自己怎麼走出餐廳的,其實圉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當看到男人溫柔地朝自己走過來時,自己的心是顫抖的。
好怕有人跟自己搶這個男人怎麼辦…?可當這麼一想時,被男人握住的手又讓他安下了心。
如果能永遠這樣該有多好。被帶到煙火晚會的現場,他低頭望著兩人十指交握的手,在他眼裡,那兩枚交映生輝的鑽戒比滿天的煙火要耀眼的多。
「喜歡嗎?」隱約中,他聽到男人這麼說著。
「……嗯,喜歡……」微微點著頭,長長的眼睫顫抖著,看得一旁的男人眼底盡是寵溺。
在一陣煙火中,他俯身在人兒耳邊低聲說道。
「Frohes neues Jahr,圉。」
我愛你。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