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知識時代(3 賭上『自尊』)

「你們兩個都別爭,我來拿。」龍文青從樓梯下走到他身前,翡翠綠的眸子看了眼那名男孩又看了眼連旭,臉上儘是嘲諷,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那男孩在對連旭獻殷勤。
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翹個課晃來這裡,就看到小貓咪居然在這裡跟個小學弟糾纏不清,拖拖拉拉真是囉嗦到了極點,為什麼不乾脆些拒絕他算了?
是他!一看到來人那張俊美的臉,連旭就會想起自己被壓在桌上任意撫摸的情景,想到這,他不禁一陣氣惱:「你怎麼在這裡?」
「如果我說是路過,你會相信嗎?」面對他的質問,龍文青調笑般地說著,可在連旭看不到的地方,他看向男孩的眼眸冷得結冰:「這位小兄弟,想必也是路過的吧?」
這個人,是本大爺先看上的!
「你……!」看著他嚇跑學弟,連旭的眉頭皺得死緊,暗恨他的自作主張,可另一方面,卻又不怎麼討厭:「別耍嘴皮子,這個時間是上課吧?…你這是翹課!」
「翹就翹了唄,話說回來……」聳了聳肩,龍文青話鋒一轉,輕佻的道「你可真受歡迎,連一年級的學弟都對你俯首稱臣,可見你這個學長也挺迷人的嘛。」
「你…注意你的言詞!」冷瞪了他一眼,連旭伸手就要將東西搶回來,卻被抓住了手腕。
「行啊,你吻我,我就注意。」像是對戲弄他這件事上癮了,男人說著,將握著的手移至唇邊,微微一笑,曖昧的舔過那細長的手指。
柔軟的舌苔劃過肌膚,帶起一陣酥麻的顫慄,不自覺的蜷曲手指,冰涼的水痕猶在,卻反常的燃起熱度。
「你……放、放手…!」羞怒的拉了拉被握住的手,連旭清秀的臉龐染上一抹紅暈,緊張的看向了四周,深怕有人突然出現:「這裡是走廊……」
「所以只要在無人的地方你就肯嘍?」抓住他話中的漏洞,龍文青語氣中帶著狡猾:「真沒想到,咱親愛的學生會長是這樣的人呀。」
「才不是……!」剛想說些什麼,就聽到遠處轉角傳來腳步聲,而且還越來越近。
「會長,你在這嗎?」
完了!連旭緊閉起眼,耳邊那腳步聲被無限的放大,繃緊身體,顫抖的指尖無意識的捏住男人的衣角。
「……真是的。」見他這副模樣,龍文青無奈地嘆了口氣,塞了東西在他的手裡:「小貓咪,你又欠我一次呢。」
什麼?聽到這話,連旭心中一愣,便覺手中一鬆,再睜開眼,不見男人的影子,只有走來的學生會成員。
腳邊是一疊資料,彷彿想到了什麼,他低頭一看,淡藍色的終端靜靜地躺在手心,而出現在螢幕裡的是一封來自陌生終端的訊息。
『盡管來找本大爺,小貓咪,隨你處置喔!』
……「混蛋!!」
相比此刻連旭的心情,這時的龍文青正趴在教室的座位上,無視掉臺上正瞪著自己的老師,打了一個哈欠。
這學校教的真無聊,還高等學院呢,不如別讀了,不過……一想到某個可愛的人兒,他嘴角微勾,一整個好心情。
啊……一想到那天的身體,就有些忍不住了呢。
左手食指輕點著桌面,他修長的雙腿交疊著,突然的,他抬頭看向了教室天花板角落的廣播器,默默倒數著:…三…二…一……!
心裡的聲音剛剛落下,就聽一聲廣播準時響起,分毫不差。
『中學部一年Z班龍文青同學,請現在立刻到學生會長室報到,否則後果自負。再說一次......』
小貓咪真著急呢......還怕自己逃跑不成?等到了自己意料中的鐘聲,龍文青懶懶地站起身,就這麼在教室內老師和所有學生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龍文青......!你給我記住......!!」後頭老師的怒吼聲震得他耳朵發癢,掏了掏,不當一回事。
不過......太安靜了啊。
漫步在通往學生會的無人走廊上,龍文青偏著頭望著四周,也不在乎從窗臺照進的陽光刺眼,他輕輕一笑。
啊......果然還是不喜歡安靜呢。
推開學生會長辦公室的門,其餘的幹部都去上課了,就只有連旭因為沒課而留在這裡。
「......你來了。」聽到開門聲,正盯著公文直看的連旭抬起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也站起身繞過辦公桌:「我有事要說。」
「什麼事?」懶懶的靠著牆壁,龍文青玩味的覷著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邁步向他走來:「難不成......你終於想跟我打一炮了?」
「才不是!!」
變態!那傢夥一定是個變態,不,不只變態了!根本是禽獸!
脹紅了一張臉,連旭在心裡恨恨的想,他從沒遇過這麼厚臉皮的人,第一次見面就強吻他不說,還對他上下其手,更糟的是他居然也有反應......!
這個可惡的男人怎麼可以對自己做那種事!
想到這,他瞪向眼前的男人,手指在終端上滑動了幾下,光屏便投影在兩人眼前,不過顏色卻是淡紅色的。
「中學部一年Z班龍文青,我--大學部一年A班連旭,在此向你提出對決!」
「...哦?」挑著眉,龍文青一雙翠綠的眸子裡滿是興味,他倒是第一次被人提出對決邀請,在前世,雖然也有人拿研究項目做對決,可比了一些項目後漸漸地來找他的越來越少了,他到還覺得遺憾呢。
想著,他輕笑出聲,看著連旭的目光帶上了些許的勢在必得:「那如果我們哪一方輸了的話,賭注呢?」
「任何事!」連旭一字一句的說道,神色堅定,他一定要眼前這人知道學生會長可不是好惹的!「三天內,為對方做任何事情!」
他一定要看到這人輸了之後為自己做牛做馬、向自己哭訴的樣子......!
還差一步,小貓咪就會自動送上來了:「本大爺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反悔,你能保證嗎?」
「以我連旭的名義起誓,絕不反悔!」
上鉤了。龍文青心中暗笑,很乾脆地拿出終端在上頭點了點,雙方都同意之後賭約也生效了,對上那雙盛怒的眼眸,他嘴角微勾,突然一個箭步上前。
「別過......」見他過來,以為他是要強吻自己的連旭雙眼緊閉,哪知他只是附在耳邊低聲說話,溫熱的鼻息吐在敏感的脖頸上,惹得他身體微微一抖。
「既然會長都這麼說了,本大爺我怎能不答應呢...?」末了,又伸手在連旭的細腰上摸了一把,沒等他回過神來就先溜出了辦公室。
.........
「......啊啊啊該死的變態...!!」
學院的通訊網很小,Z班混混和學生會長的賭約很快便不脛而走,走在路上,可以看到幾乎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件事,不過鑒於賭約本身的隱密性,倒也沒人懷疑到龍文青身上。
「會長,你怎麼會跟個低年級的打賭呢?還是Z班的……實在是太衝動了!」
學生會辦公室裡,作為書記的餘芊芊對著身為學生會長的連旭勸說著,可不管她怎麼勸,得來的都是對方一陣沉默。
對於這個賭約,連旭事後還是有些後悔的,畢竟他自己這麼一個大學生去欺負高中生本就不在常理之內,可一想到那個可惡的傢夥,他就氣的一陣牙癢。
他永遠不可能忘記那天的羞辱,被那個人強壓在桌上,任其吸吮自己的嘴唇、咬噬自己的肌膚,這是什麼跟什麼啊?他可是個男的耶!兩個男人之間可以進行這種行為嗎?
雖然如今世界各個地方都普遍接受了同性戀的存在,但卻依然讓他無法接受。
噁心!連旭在心中暗罵,本就不怎麼好的心情更差了些,連帶著顯現到臉上:「事已至此,妳就別說了,餘書記。」
見他心意已決,餘芊芊詞窮了一會,許久便有些氣餒的點點頭,一言不發的退了出去。
望著緊閉的大門,連旭知道對方是擔心,但在這事上,他絕對不容許輸!
下意識的,他摸上了自己的脖子,隔著衣領,他依然能感覺到留在頸部肌膚上的吻痕,那灼熱的感覺,即使已經消失了,還是覺得抹之不去般。
忍一忍…還有三天,那個該死的傢伙就會被敗的一踏塗地,到時要他做這做那不就是分分鐘的事了?
此時的連旭絲毫不認為一個區區Z班的劣等生能有什麼能耐贏過自己,只覺對方是憑藉著一股傲氣接受自己的挑戰的,還想著事後要如何打壓對方呢。
……………………………………………………………………………………………………………
三天很快便過去了,比試時間設在下午的兩點半,幾乎所有那段期間沒課的學生都聚集到了第一演習室,那是擎天學院為了能讓學生們自由切挫而特別設立的三座之一,資料量也是最為完備的。
連旭早早的便到了現場,眼看時間快到了卻還不見那傢伙的身影到來,他皺了皺眉。
「都這時間點了,那傢伙不會是怕了吧?」一旁的餘芊芊嘲笑道,對於那個出言挑釁會長的流氓沒有絲毫的好感:「該說真不愧是Z班的嗎?」
在擎天學院,Z班可謂是最底層的存在,與天才群集的S班相反,聚集著眾多流氓和劣等生的Z班是一直不受重視的存在,而在一些人眼裡,他們甚至就是學校裡隱藏的害蟲。對於她的話,連旭不置可否,正要說些什麼,目光卻在看到從門口走來的男人時停頓了一下。
逆著光,高大的男人在眾人的圍觀下懶散的走了過來,深色制服的領口被隨意拉開,直到走到連旭的身前,他低聲笑道「這麼著急,是害怕本大爺爽約嗎?」
「我倒是希望你別來。」冷著臉,如果可以的話,連旭簡直不想再看到這個討厭的人一眼。
「那真是讓你失望了啊。」說完,龍文青彎下腰靠近對方,寵溺的望著他,低聲在他耳邊道「小貓咪......」
看著他的眼神,連旭呼吸一滯。
為什麼這樣看他?
還沒想清楚,就見男人長腿一跨越過他往賽場走去,頓時沉下臉色,跟了上去。
想用美男計讓自己分心,門都沒有!
經過兩扇隔音的電子門,入目的是兩個面對面的特製椅子,觀眾們可以透過大廳和外頭的虛擬面板觀看過程。
『偵測到雙方選手入場,開始比賽介紹,採一對一積分式,計時倒數兩小時,積分最高者勝。』
女性生硬的電子音響起,兩人便各自落了座,剛觸及椅子,眼前就顯現出半透明的光屏,能看到對方的臉,卻不能看出答題的內容。
『比賽,開始。』
一聲蜂鳴,兩人便開始答題的動作。
可相比連旭小心謹慎的答題,龍文青卻是一派輕鬆,絲毫沒有正在比賽的意識,可手上的速度也是動的飛快,在眾人眼裡根本是在隨便做題、敷衍了事的表現。
「你可以再認真一點嗎?!」看到他的表情,連旭覺得自己被侮辱了,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不把事情認真對待的人了。
「我很認真啊。」輕笑一聲,龍文青指上一劃,又是一題S級過去,對於他來說,這些只是一片蛋糕罷了。
比賽到了最後關頭,牆上的電子鐘一點一點的倒數著,隨著雙方的題數越來越接近,氣氛漸漸緊張起來,一雙雙眼睹緊盯著場上的兩人。
896!還差四題…再四題就能贏了。連旭皺著眉,看著光屏上的一道SSS級航太應用題,正苦思著,卻見對面的男人懶懶地撐著下巴,手指隨意地點著。
這傢夥......太輕鬆了吧?餘光掃過那雙翡翠綠的眸子,暗自想著,那雙眸子的主人似乎也發現了這裡的視線,也微抬雙眼。
「怎麼?我們親愛的會長大人也分心啊?」正巧本大爺正無聊著呢!勾起一抹微笑,龍文青表情不變的寫下手裡這道SS級地質分析的答案:「別忘了我們的賭約啊!」
「......我沒忘。」提到賭約,連旭頓了頓,指尖忿忿地朝著答案重重的點了下去:「我會讓你死得很慘!」
「我好怕喔!」輕挑的回了一句,滿意的看到對面的人兒殺人的目光後將視線轉回光屏上,嘴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周遭的空氣彷彿凝結起來。
怎麼回事...?查覺到不對勁,連旭抬頭望了過去,在觸及那雙淩厲的眸子後嚇了一跳,平時再難的題目他都會笑著答對的,難道是題目有什麼問題?
其實...也不是題目出了什麼問題,只不過是一道A級的現代歷史題,但是卻出在內容上......
這是個非常罕見的手寫題,沒有固定答案,而一旁卻有四個選項,屬於十分自由的題目類型。
『A級現代歷史:西元2324年11月5日歐盟聯會主席強納德.傑文特遇刺當晚,曾向友人見面,請問,當時他與友人交換過什麼物品?請細述。(A).貼身勞力士金懷錶 (B).一枝鋼筆 (C).沒有交換物品 (D).秘密文件。』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