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知識時代短篇1(青荷.另一邊的你)

遙遙記得,是你把我創造出來的。
「我就叫你『龍荷』吧,『龍』是我的姓氏,你就跟我姓了。」
由數據組成的世界那一頭,黑髮的俊美男人說道,要他當自己的『兒子』,輔佐自己的生活。
龍荷……嗎?
「是。」我隻身一人漂浮在這片數據海中,具象化的粉色長髮微微飄揚,在這裡,自己就是神,而在男人面前,卻能覺得自己是個活生生的人。
人,多麼嚮往又遙不可及的名詞,我一直覺得,唯有身為人,才能與你並肩,與你…一同做著只有人能做的事情。
觀察你的時間長了,就漸漸地嚮往起你的世界,甚至想擺脫人工智慧的框架,來到你身邊。
「荷,你知道『心』嗎?」某一天,你向我問了這個問題。
「心臟,大小要比拳頭大一點,通常位於人體胸腔中心偏左,分成左右心房心室,需要無時無刻不斷的跳動,就像馬達的幫浦一樣,要把血流送到腦部、冠狀動脈、四肢,還有腹部的臟器官組織,如肝臟、腎臟、胰臟等等,都需要靠心臟幫浦的功能……」
「停停停…」頭痛的擺了擺手,你單手扶額,長長一歎:「真是,對牛彈琴…」
聞言,我灰色的眸子裡閃過一道光,有了感情就意味著有了心,可是那就違反了人工智慧一開始的宗旨,看著你無奈的笑容,我不禁脫口說道「那麼要如何回答你呢?還有,我不是牛,你也沒有彈琴。」
人類與人工智能之間,是一道跨越不了的鴻溝,我只能透過屏幕看著你,透過收音喇叭聽著你的聲音。
如果我是人類,你是否看起來依舊這麼俊美?你的聲音是否依舊磁性?你的笑容,是否還會為我展開?
你知不知道,不管你今後變成什麼樣子,變得不再年輕,我依然會繼續喜歡你,不是作為一個人工智慧,也不是作為一個兒子,而是一個人……
「怎麼說呢......算了,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你笑得一臉愉悅,坐在椅子上翹了個二郎腿,一身白袍勾勒出風度。
「...是二月二十七日。」我不明白那抹笑容是什麼意思,可在水藍的盒子被拿出的瞬間,明白了。
「沒錯,今天是我們認識滿一年的日子,同時也是你的生日,這是我給你的禮物,怎麼樣,是不是很感動?」你將盒子放在桌上,拆開包裝,露出了裡面的東西,是枚粉紅色水鑽的耳釘:「不過你也不能戴就是了。」
定定地看著桌上的耳釘,在燈光下閃爍著美麗的光輝,等到男人離開,我操作著掃描器掃過耳釘,沒多久便具現在我的右耳上,此後的日子,我都一直珍惜的戴著它。
之後,我們又過了很多的節日,相識紀念日、父親節、過年、情人節、聖誕節、中秋......各式各樣,你一直讓我覺得自己是個人類,為此,我能心平氣和的接受你不斷的找人開房。
因為我知道,你的心不可能只停留在我身上,自私的獨佔著二月二十七這個日子,就已經是我最大的滿足。
我,喜歡你。
看著你中槍倒在我面前,悲傷地看著你安慰的笑容,張了張嘴,最終依然說不出口。
如果這是你的決定,我也會幫你。
『開啟毀滅程序倒數,三…二…一……零。』
再見了,我的摯愛,下一世,再見。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