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知識時代(2 調戲學生會長)

別開視線,龍文青走出了教學樓,一抬眼,一大片的花花草草盡數收入眼底。這裡是學院裡規模最大的花園--『堯』,是以學院創立人的名字命名,各種奇異的花草在這裡都能看到,在如今花卉這種比鑽石還貴的珍稀『奢侈品』,足以見到擎天的財大氣粗。
這也是他一直不能理解的地方。前世一直待在研究室裡的他,完全不懂一株小小的花就能賣出天價,讓人趨之若鶩。
才剛走近,一股濃厚的花香味頓時撲鼻而來,青綠的草地上開滿了美麗的花卉,足以令人心生讚嘆,可惜他沒有興趣欣賞這些『雜草』,大步踩過柔軟的草葉向著深處走去。
『………』這些花兒草兒們都要哭了啊有木有?!
今天是兩個月一次的考試日,幾乎全校的學生們都會參加考試,更別說現下這個時間考試還沒結束,本就少有人煙的堯園更加少人來了。龍文青直直地看著前方,突然他腳一頓,停下腳步。
堯園橫跨了Z班和A班的教學樓,不知不覺間,他已然跨越等級區來到了另一頭的花園內,四周盡是更加稀有美麗的花草奇樹,白色光滑的大理石切割出的方形石塊被整齊的鑲在土裡,延伸到前方不遠處的古式亭子前。
居然有這麼古老的亭子…這可都是值上千萬的啊。上下掃了亭子一眼,他才緩緩地將視線放在庭中的人身上。
微風吹過,亭中的修長身影背對著坐在石椅上,俐落的黑髮貼服著臉頰,在他的角度中,手中正拿著一本西班牙通用語解析。
終於有人了啊。薄唇微勾,一路上都沒看到什麼人呢,還想說大家都死了(……)。
「誰在那?!」
一個清冽得如同泉水的聲音泠泠響起,那道身影發覺到動靜猛然轉過身,冷漠地看著亭外不遠處的高大男子。
那是一個體型高大的男子,靜靜地站在亭子外望著這裡,全身透著股特別懶散的氣質,他有著一頭及肩的墨色碎發,發梢隨意的貼服在頰邊,混血的俊美臉龐上一雙翡翠綠的眸子透著玩味的笑意,不知怎地,令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更何況,還在這種時候打擾了他看書的時間,不知道堯園今日是歸他管的嗎?
皺了皺眉,連旭不快的闔上手中厚厚的書籍,站起身,銀白富有金屬質感的制服順著身形貼合著,顯得他越發清冷高挑。
「問你話呢!」見男子遲遲不說話,他冷聲喝道,雖然看那深黑色的制服可能是Z班或者E班的學生,透過堯園來到這的,自己做學生會長的應該要好好關照一下,可這人的視線,那種赤裸裸的目光讓他有如被脫光了衣服般:「你看什麼?」
「看美人啊!」輕挑一笑,龍文青手插著口袋,絲毫不受他的氣勢所影響:「欣賞美麗的事物,總會是每個人都會做的事吧?」
「什……」連旭眉頭一皺,自從自己當上學生會長以來,從沒有人敢如此對他說話。沒等喝斥的話出口,就見那頭男子突然快步走上前來,只覺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你想幹嘛?」
走到他的身前幾步的地方,龍文青沒有上階梯,只是站在涼亭下的陰影處,兩百多公分的傲人身高讓他足以平視階梯上的人:「沒想幹嘛啊,只是走近一些,不看清美人的長相就可惜了。」
說著,身體向前微微一探,連旭只覺腰間一緊,接著唇上一軟,自己便被一個不知姓名的登徒子給強.吻.了!
帶著驚怒和厭惡,他睜大眼睛剛要掙紮,沒想到才剛施力便被早有準備的龍文青給困住了雙手,壓在身後的石桌上。
就某種方面,龍文青其實是個隨性的人,在上一世,他的身邊一直沒有固定的伴侶,玩票性質的換了一個又一個,他濫情,也濫性,往往是在路上對誰看順眼了便是就地『辦事』。
不得不說,連旭這樣清冷的傲嬌勁兒,到正合了他的口味。
輾轉了幾分鐘,兩人雙唇即分,拉出一條曖昧的銀絲。龍文青望著身下的人兒,笑著伸出舌頭舔去銀絲,綠眸微瞇,似是回味著方才接吻時的觸感:「味道挺甜……小貓兒,再啵一個吧?」
見他說完又要低頭吻來,才剛想喘口氣的連旭大氣也不敢喘一個,驚恐的就要掙紮:「快、快住手……!!」
「喀啦!」就在龍文青就要再次吻上他的時候,連旭口袋中的終端掉了出來,在地板上發出了一聲輕響,為了不被打擾而設成靜音的來電頓時自動接通了。
『喂?會長...您現在有事嗎?請您快點回來,有些事情需要您處理!』終端另一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急促,彷彿用變聲器弄的嗓子十分的刺耳沙啞,可聽在連旭耳裡,不亞於天籟之音。
「我現在就去。」連旭呼出一口氣,手推著壓在身上男子的胸膛,口中急忙說道,深怕終端突然掛斷,而就在他話剛說完,手上的力道突然一輕,他抬眼一看,男子早已站直了身體。
「真可惜啊,小貓咪,我們的初次約會就這樣沒了。」龍文青笑說著,整了整衣領,方才的一番動作讓他的領帶鬆了開來,但也沒有把它系緊:「後會有期啊!小貓咪,我們還會再見的。」
鬼才想見你!連旭怒瞪了他一會兒,這句話從心裡冒出來,可到了男子轉身離開自己的視線,這句話怎麼樣都說不出口,像魚刺一樣哽在喉嚨裡。
「......這個人,到底是誰?」哼!就不要被我查到是誰,敢強...調戲本會長,我要你好看!
想到這,他咬了咬牙,從石桌上下來,正氣憤間,連地上的終端都沒拿就走掉了。
一下子走了兩個人,頓時間,整個堯園冷清了下來。
沒多久,一名男子從一旁的灌木叢後走了出來,來到石桌旁,彎腰撿起了淡藍色的終端,在日光下看了起來,勾起一抹笑容,正是剛才假裝離開的龍文青。
「連旭是嗎?」他看著終端內的資料,翡翠色的眸子一瞇,透著股玩味:「我說過,會再見面的,小貓咪......」
作為前世早見慣了這玩意的他很清楚,有些人無時無刻都需要這樣的東西,尤其作為一個百事纏身的學生會長,裝載著資料和通行證的終端無疑是重要的。
在這個時代,習慣高科技的人們已經漸漸捨棄了相對古老的卡片、手機,轉而研究出名為『終端』的巴掌大的薄型面板,給了人們數不清的便利。
果不其然,經過了他幾天的等待,終於在某一天就如他所料想的,屬於連旭的終端內傳來了一封訊息,是校內的。
『中午午休,來學生會長辦公室,否則後果自負。 學生會長 連旭。』
簡潔明瞭,看來是本人沒錯。
看著這封訊息,龍文青心情頗好的勾起笑容,眼見離午休也就剩幾十分鐘,索性連課都不上了,無視身後老師的叫喊,轉身離開了教室。
要不是前一世從沒上過學來嘗個鮮,不然以這裡教的知識,怎能入得了昔日科學界領袖的法眼?
不過今後應該要多出一條,還能在校園裡挖掘些小鮮肉呢。
午休時分,學生們都去了學生餐廳,寬大的廊道上少有人煙,龍文青站在辦公室前,悠閒地打量了會,這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找本大爺什麼事呢?小貓咪。」慵懶的靠著門板,他直直望向正低頭辦公的人兒,想到之前剛見面時的樣子,不由得舔了舔唇。
聽到他的話,連旭望了他一眼,見他屌兒啷鐺的態度頓時皺起眉頭,清冷的語調裡滿是不贊同:「收起你的樣子,龍同學,這可不是學生該有的規範。」
身為學生會長,他有義務讓他人遵守紀律。
「小貓咪管的挺多的啊。」龍文青手插著口袋走到他跟前,不懷好意的把連旭打量了一遍。
深褐色的髮絲貼服著前額,兩道好看的柳眉下是雙深藍色的清冷眸子,而在挺直鼻樑下的紅潤薄唇緊抿著,透著股冷豔。
啊啊……上次都沒品嘗完這雙唇呢。目不轉睛的凝視著眼前這位清秀的男孩,突然上前用力一拉,連旭頓時整個人倒向他的懷中,連一點抵抗的時間都沒有。
「你……放開!」臉色一變,他下意識地想推開這個男人,可龍文青捏住他的下巴,低頭覆上了他的雙唇,手臂強而有力的扣住他的腰際。
「我呀,愛好女色,但是更愛男人。」舔吻著人兒柔軟的雙唇,龍文青一雙綠眸流露出一抹溫和,手掌在細腰上滑動:「乖乖讓我上,如果你還想要回終端的話。」
「什……」剛接觸到他的嘴唇,連旭愣了半晌,但是下一秒他立刻清醒過來,想起自己被強吻的經歷,意識到男人濕熱的舌尖在自己的唇上移動,頓時一陣嫌惡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是什麼意思?威脅?一般的男性之間會做出這種事嗎?他沒想到自己一個直男會遇到這種事情,一次就算了,他完全能裝作沒這回事,可該死的居然是兩次!還是被Z班的同一個男人!
「放開我……聽到沒有……我說放開我……你這個變態!」一邊躲避男人的強吻,連旭還得分神擋住在自己身上亂摸的雙手,讓他氣得不行。
「你就那麼討厭我碰你嗎?小貓咪。」龍文青臉上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索性將人壓倒在辦公桌上,一向認真正直的連旭哪裡看過這種情況,只見他全身一僵,眼神裏還透露著恐懼。
「還是說……我們親愛的學生會長到現在還是個雛呢?」說著,他把手探進人兒銀白的制服內,修長的手指撫過全身,帶起一陣顫慄。
抓住制服的領口一個用力,只聽見唰的一聲,連旭赤裸的胸膛亳無防備的暴露在他眼前,毫不客氣的將舌頭直接入侵至他的口中,盡情地在人兒的口中肆虐,雙手更是大膽的在他單薄的胸膛上撫摸,就像是要挑起情慾般揉搓胸前的兩點。
「唔……住手……」連旭低吟一聲,被自己極度敏感的身體反應搞得又羞又氣,摀住嘴,他氣惱的抓住那雙不安分的手,卻是無法移動分毫。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容易就受制于這個男人的操控?甚至……還有些快感……
就在這時,一陣悅耳的鈴聲從辦公室外傳來,那是午休結束的鈴聲。
微微一頓,龍文青放開了他,用食指抹去遺留在人兒唇邊的幾許銀絲,輕輕拂過人兒的面頰,他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勢在必得:「我會再來找你的,到時,不見不散。」
說完,他笑著離開了辦公室,只留下了衣衫淩亂的連旭在辦公桌上。
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連旭覺得,自己一定是上輩子沒燒高香,才會遇到那個可惡的人。
被撫摸私密部位的觸感、那人在耳邊調戲般的私語,更震驚的是自己當時的反應,一切的一切……都讓他記憶猶新……
抱著手中所捧的等會會議要用的一大疊資料,他邁步走上階梯,厚厚一疊沉重的資料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當然了,如果終端在身邊記錄這些資料的話,他還能輕鬆點。
那個……可恨的…學弟。
「還有……一步……」有些懊惱地看著又一階的階梯,連旭開始懊惱自己為何要逞強把所有的東西從資料室搬出來而不拜託他人,這下可好了,從二樓走到五樓,簡直就像在健身。
「那個……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突然,一個好聽的男聲從樓梯上方傳來,他抬頭一看,一名穿著制服的男孩正擔心的望著自己。
「不……我一個人就行了……」驚覺自己在一年級新生面前表露出的失態,連旭連忙挺直身體,扶好差點滑落的紙張。
開玩笑,堂堂一個學生會長,怎能讓學弟為自己服務呢?想著,面上是一片漠然。
「可是你一個人拿這麼多作業簿呢,走路也搖搖晃晃的,還是我幫你把這些東西拿進教室吧?」似乎沒見過學生會長本人,男孩只以為是普通的東西,眨著那雙漂亮的眼睛熱心的說。
「不……這太麻煩你了……」一口回絕,他連忙捧起作業簿就要往上走。
「你幹嘛那麼客氣?學弟偶爾幫學長服務一下有什麼關係?」說著,男孩就要取走他手中的資料。
「真的不用了……」有些受不了如此的熱情,連旭皺了皺眉,話剛說到一半,突然一隻大手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將他手上的資料統統拿走,頓時讓他和那名男孩不知所措的愣在當場。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