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神論二次設定(2 洛霜.混情草 上)

※性轉有
※生子有
自從發生那件事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
坐在柔軟的床沿,淡雲霜動了動左手,金屬碰撞的聲音很是悅耳。
主人…為什麼要把我關在寢室內呢?歪了歪頭,細細的眉微不可察的皺起,一向面無表情的美豔臉龐上流露出困惑的神色。
至少,在剛踏進自家寢室的俊美男人眼裡是這樣沒錯。
「霜,在想什麼?」他緩緩走近,帶著笑意的紅眸肆無忌憚地在她只裹著寬大衣袍的身軀上遊走著。
是的,『她』,此刻的淡雲霜因為某些原因突然變成了一個女性,胸前分量驚人的胸部將衣服高高撐起,直讓寬鬆的布料勾勒出完美的胸線,而往下是不堪一握的小蠻腰,再來是從衣襬中隱約能見的白嫩長腿……
只能說,此時她完全能讓雄性們情慾大動,更別說在加上那張本就美艷無比的臉後,會有多大的殺傷力。
「主人。」意識到男人進來的淡雲霜抬起頭,身子一動就要起身行禮,卻是被攔了下來。
「不用了,妳就繼續坐著吧!」冥魔洛彎腰貼近她的臉,雙手環上那觸感柔韌的細腰,感覺到人兒一瞬間的顫抖,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霜……妳說,我們今天要來玩什麼呢?」
輕聲說著,右手卻是向上來到了霜鼓脹的衣領前,微微一扯,脆弱的衣服在他的力量下頓時裂了開來,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
「真棒......沒想到恢復得那麼快。」洛讚嘆了一聲,指腹劃過那片光滑,雖然表面上並無異樣,但仔細一摸,卻能感覺到幾分的陷痕:「記得昨天我還在這處肌膚上劃開一道缺口來著,鮮血灑了一地啊,如今也只剩下一些凹陷了。」
聽著他在自己耳邊的低喃,霜垂在身側的手指微微顫抖著,承受著男人的騷擾:「這...請主人定奪。」說完,她垂下眼瞼,臉上看不出是什麼表情。
「哦?」收到回應,洛挑了挑眉,偏頭望向她低垂的眉眼,愣了一下,而後又彷彿想到什麼似的恍然大悟起來:「對了!我們玩一個最近魔界很流行的遊戲吧?」
他把手伸到人兒的面前,微微一使力,尖銳的指甲便劃開從嘴角到右眼角的長長痕跡,些許的血絲從傷口內溢了出來,但在墮天使強大的恢復力下,沒多久,這長長的痕跡已然消失不見。
經過這個動作,霜像是理解了什麼,轉身趴在床上,輕聲說道「屬下準備好了,主人。」
作為下屬,必須要了解主人的喜好,就連床上的細節也要知道。
「那麼開始了喔!」他笑得一臉邪惡,右手指尖上暗紫色的光閃動著,帶著危險的氣息--可惜,天生眼盲又背對著他的霜是無緣見到了。
「滋~~~!!」暗光落下,霜光裸白皙的背上頓時燒灼出一道長長的痕跡,大量的鮮血緩緩流下,格外刺眼。
「唔.........」霜咬了咬下唇,幾秒後,才淡淡的開口:「…第一下,主人,力道把握的剛剛好。」
「是嗎...那這樣呢?」說著,他指尖順著痕跡的一邊用力一拉,頓時血液四濺,幾條動脈被劃破了,傷口深可見骨。
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每一刀下去都帶起了陣陣的肉沫。
轉眼間,霜的身體已經是傷痕累累,新傷與舊傷縱橫交錯,被劃破的衣物變成了零散的碎片,隨著一些半凝固的血塊黏在傷口上。
撫摸過那一寸寸光滑的肌膚,熟悉的指尖刻畫著,帶起深入骨髓的酥麻感。
因為看不見,這感覺更是越發清晰。
低著頭的霜輕吸了口氣,被割斷手筋的手掌憑藉著意志支撐著身體,感受著身後男子摸過背上的傷口時,一些早已經不會疼痛的裂痕在觸摸下彷彿又隱隱作痛。
「霜,緊張嗎?」一直看著她的反應的洛低聲笑著,許是她如今變成女人的關係,原先不會有的脆弱舉動也跟著出來了:「不用緊張的,妳說過,作為下屬,要絕對服從主人的。」
「……是。」霜輕輕的應了聲,黯淡的灰眸掩蓋在微長的瀏海,在昏暗的燈光下,透著股脆弱的淒美感。
深黑的錦繡床鋪、銀白的長髮、裸露的美麗肉體、黑色的手銬——交織在一起,格外的刺眼,足以勾起人心中的破壞慾………
紅眸一暗,洛勾起一抹邪肆到極點的笑容,同時撫摸著的手往下摸去,伸進人兒寬鬆的破爛衣袍內,劃過緊緻的細腰,一路往下,來到兩腿之間的密穴前,繞了幾圈,用力的把指尖一送,食指和中指硬生生的完全送進人兒窄小的幽徑中,鋒利的指甲劃過內壁,留下零星的血跡。
「嗯唔.........」輕喘了一口氣,感覺到下體的異樣感,抿了抿唇,雪白的大腿微微合攏,摩擦著。
「沒想到妳沒穿內衣呢,真淫蕩……都還沒開始,裡頭就這麼濕了……」手指粗魯的在濕滑的密穴內翻攪著,猛地抽了出來,他看著上頭滑膩的透明液體,笑容挒的更大了:「妳看,這麼多啊。」
「………?」霜抬起頭,轉頭望著聲音的方向,一片漆黑……主人要她看什麼?
「……對了…都忘了妳沒辦法看到東西。」被那對黯淡的灰眸盯著,洛微收斂起笑容,將手上的液體隨意的抹在人兒的大腿上,一抹煩躁從眼角劃過,拉起床上人兒的手臂,就是用力的把她甩到地上。
突如其來的被丟下床,手銬叮鈴作響,背後的傷口被地毯摩擦著,帶出了幾滴鮮紅,而洛則是坐到了床沿。
「舔一舔,就用我之前教妳的方式……」冷漠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吐出,不同於以往的邪肆,是透著一種更深層的魔性的冰冷。
「…是。」霜跪趴著來到洛的身前,雙手慢慢地拉開拉鍊,脫離束縛的堅挺頓時彈了出來,險些打到她的臉頰。
蔥白的手指將那巨物握在掌心,她伸出舌頭舔了遍粗長的柱身,而後才把它含進嘴裡,僅僅含入二分之一就早已頂進了喉嚨,艱難的吞嚥著口中佈滿青筋的巨物。
按壓住埋在自己雙腿間吞吐著的銀白頭顱,閉上眼睛享受著包裹著的溫熱口腔,突然動起腰,在那已經深入到不能再深入的小嘴中抽插著,無法反抗的霜只能被動地承受著巨物在喉嚨中摩擦的不適感。
許久之後,一聲低吼從洛的喉間傳出,下腹一緊,濃稠的精液射了出來,充斥著霜的口腔,甚至有一些還從嘴角滑落,在地板上留下零星的白點。
「嗯唔.........」嚥下嘴中的精液,霜的眼眸染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白濁的痕跡留在臉上,帶著無與倫比的致命誘惑。
「很乖......」陰冷的聲音從頭上響起,帶著些許的欣賞,下一秒一隻大手就扯住她的頭髮往上一拉,力量大到把她整個人都往上帶了一些,聲音的主人則是在她被迫抬起的臉龐邊,淡淡地說著「接下來,妳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遵命,主人。」
得到答覆,洛狀似滿意的鬆開抓著銀白長髮的手,接著便是看著重新倒回地上的人兒,想看看她的動作。
只見霜靠近了一些,直起上身,用手托著自己裸露的高聳將巨物夾在中間,藉著上頭殘留的精液當潤滑,上下滑動了起來。
感覺到自己的堅挺被人兒的高聳包圍住,洛肌肉緊繃了起來,好爽!血紅色的眸子暗了下來,那緊貼在堅挺上的細膩的肌膚摩擦所帶來的舒爽感,讓他一個把持不住的射了出來,精液射到那對雪白的高聳和人兒美艷的俏臉上面。
被射了一身,霜面不改色地改為吞吐著巨物,手也沒停下來,在將胸部上的精液抹去後,她用那隻沾著精液的手伸到自己的下體,摸索著位置就是探了進去,緩緩抽插了起來。
隨著她的動作,一些透明的液體順著筆直雪白的大腿蜿蜒而下,混著精液的濁白滴落地面。
看著這麼做的霜,洛微瞇起眼,從他的角度完全可以清楚的看到晃動的高聳,和人兒用手指抽插著自己密穴的樣子,對此,他冷聲說道,飽含著淡淡的情慾。
「妳......本魔該給妳什麼獎勵呢?霜。」
話音剛落,便把她丟到大床上,雙手用力的把拼攏的雙腿扯開,抓住那不堪一握的細腰往下用力一拉,傲人的巨物插進人兒的幽徑內,狠狠地穿刺著。
「呃唔.........」
下體的刺痛令霜的臉微微一白,被巨物撐到極致的密穴不停的張合著,卻是只能被動地承受著男人的侵犯。
「霜…...你這個小妖精,插了這麽多次還是這麽緊...嗯….對,用力的夾住我......」洛享受著身下人兒甜美的滋味,大力的進出著,發出「噗哧噗哧」的水聲。
「……鳴嗯……」雙手無力的攀著身前男人的肩膀,霜順從的緊緊吸住埋在體內的巨物,迎合著他的撞擊。
從洛的角度,身下的嬌軀被自己黑得發紅的巨大不停的進出著,些許透明的液體混著濁白和血絲隨著動作帶出。
簡直活脫脫一個妖精,誘人的讓人不想停下來……
「呵…妳這浪蕩的女人,又濕又緊的。」嘴角的惡劣逐漸加深,手一個使力,霜還沒反應過來雙腿就被扯得大開,臀部整個騰空,以頭下腳上的姿勢被他狠狠地進出著。
「嗚嗯……主、……人………」
「我在呢!」低下頭,近在咫尺的美豔容顏彷彿瀰漫著春色,比起平時淡定自如的表情,他到挺喜歡這個冷漠的人兒在自己身下情動的樣子:「求我啊!求我幹妳……」
說著,他騰出一隻手抓上人兒隨著抽動上下晃動的碩大雙峰,單單一隻手無法掌握,雪白的乳肉被洛的手指搓揉著、褻玩著,十分晃人眼球。
「………」聽著他的話,霜微抿了抿唇,沉默了幾秒,任由他玩弄著自己胸前的雙乳,張口輕聲說道「求您狠狠的幹我…主人……唔嗯……」
還沒講完,一個大力的抽動便打斷了她的話,抓緊床單,她從沒想過,自己一句簡單的話會引起洛這麼大的反應。
抬起頭,無神的淡灰色眸子望著他的方向,神識裡,黑髮男子俊美的臉龐彷彿清晰可見......下意識的,霜伸手摸上那張臉,無視男子猛然一頓的動作,淡聲:「主人...…霜這一生…永不背叛…...」
沒有什麼起伏的話語裡,飽含著真摯的堅定。對此,洛輕輕一笑,或許當初遇到這樣的人兒,真是自己的運氣......不過就算她背叛了自己,也不會讓她逃掉的。
這麼想著,他加快了抽動的速度,沒過多久,便是釋放在人兒的體內深處。
「霜…真是迷人的小妖精……」氣息有些不穩的男人攬過已經昏過去的人兒,輕輕的低喃著……
…………………………………………………………………………………………………………………………………….
時間…又過了多久了?
再次醒來,霜清楚地感覺到全身散架般的酸痛,腳上的鐐銬已經被卸了下來,而床的另一側空無一人,更是沒有半點的體溫--這一切她都習以為常,主人是不會為她停留那怕一會的。
可心裡......還是有點失落。
「讓開!你們這些低賤的下人,我莎莉亞今天就是要進王的寢室!!」
一陣吵雜的聲音傳來,頓時拉回霜有些走神的思緒。下意識地望向聲源處,房門被大力地打開,隨著高跟鞋的聲音越來越近,一名穿著暴露裙裝的豔麗女子也進了她的神識範圍內。
那是.…..對了,今天是主人全魔界招募皇后的日子。想到這,素來沒有什麼感情波動的霜心裡微微一黯,紅脣輕抿,以至於沒有注意到來人在看到她時腳步一頓。
盯著正中央大床上本不該出現的人,莎莉亞.貝利瑪媚眼如絲的眸中閃過一抹嫉妒,雖然她在魔界裡也是極有盛名的第一美人,但自己最自豪的美貌與身材卻是生生地被眼前這人比了下去。
區區一個部下,竟敢與貴為一國之公主的本小姐爭男人!
「呦~!這不是我們王最寵愛的十二翼墮天使嗎?怎麼,現在意外變成了女人就開始勾引王了,嘖嘖......看妳這副低賤的樣子!死心吧~~妳永遠都只會是下屬、性奴!當上皇后的只有我!!」
「………」什麼意思?霜微微愣神,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在她的觀念裡,被洛玩弄、操幹只是身為下屬應該做的,可……什麼時候變成勾引了?「貝利瑪小姐,屬下並沒……」
「還想狡辯?!」殊不知她毫無表情的臉在莎莉亞的眼裡儼然是在諷刺,令她本就嫉妒的心更加妒火中燒,一揚玉手,就要往霜的臉頰搧去:「看我不打死妳……」
眼見手掌就要與臉頰親密接觸,莎莉亞露出一抹快意的笑容,彷彿能看到她捂著臉哀求的樣子,卻在半空中,被一隻長著利爪的大手握住手腕。
「說說看,…想打死誰…...?」就在她憤怒地回頭準備看是哪個人不知好歹時,卻聽耳邊傳來一道低沉邪魅的嗓音,望進一雙充滿殺氣的血色眸子。
僅僅一眼,便讓她嚇得跪倒在地。
「不…王,請、請您聽我說!」面無血色的低著頭,面對頭上冰寒的視線,莎莉亞有如身至冰窯,只得將身子伏得更低:「都是這個女人!對…都是她的錯!是她勾引您……」
「哦?什麼勾引法?」打斷她的話,洛勾起一抹笑容,卻沒有一絲的笑意。任誰看到自己的人被欺負都會不爽的吧?「在本魔的寢宮,不過區區一小國公主就敢如此囂張。」
「她…我、我……這個……」
「既然沒有什麼好說的…來人!把這女人拖下去,切片!」這次,他真的在笑了,不過卻讓莎莉亞不寒而慄:「聽聞東方鬼族極愛吃女性的屍骨,不如把妳煮了,當作禮品?」
「王!您不能這樣!」眼看護衛漸漸逼近,一想到自己的命運,這個生性驕傲的魔族公國公主不知打哪來的勇氣打掉伸來的手臂,神情瘋狂:「我是您的皇后人選,您不能為了一個性奴……」
「夠了!」森冷毫無感情的聲音從唇間吐出,洛的眸子內含著銳利,如刀般刺向跪著的女人:「吾的行動難道需要妳區區一個公主指使?霜是吾的人,並非低賤的性奴!」
這次他真的發怒了,自他推翻前任魔王政權以來,從未有人如此的質疑過他的決定,而如今卻是被一個稱不上強國的公國公主質疑了!?
似是被洛突如其來的怒火所嚇,莎莉亞頓了下動作,只只一瞬的停頓便被護衛們抓個正著,粗魯的往外拖去,途中,絕望的她流下淚來,一張艷麗的小臉上淚痕交錯,卻沒人理會。
「不、不要啊!王!莎莉亞錯了!真的錯了啊!!」
慘嚎聲淒厲的響起,沒多久,便是隱沒在緊閉的門後。
對於這起突發事件,霜倒沒有什麼反應,她還獨自沉浸在「主人說我是他的」這一句話所引起的情緒中,根本無暇顧及那個女人的死活。
就算注意到了,她也不會說什麼,洛的話,對她來說就是聖旨。
「霜,妳失職了。」
頭頂上,一道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響起,霜回過神來,原來在她走神的這一小段時間,洛已經來到了她的身旁。
張了張嘴,沒發出半點反駁的話。她明白,自己沒有第一時間趕那位公主出去已經是最大的錯誤。低下頭,沉默:「......是屬下的錯,屬下自願接受處罰。」
「是該處罰了。」掃視著眼前人兒妖嬈身軀上佈滿的大大小小的紫紅色吻痕,雖然有些淡了下去,但仍然殘虐地令他興奮。
修長的手指在她有些紅腫的下體游移著,猛的狠狠地插了進去,翻攪了一陣,昨晚遺留在體內的精液和著血液流淌而出。
身體一顫,霜低著頭,原以為洛會直接硬上的她卻是發現他停下了動作。
「不過…不是現在!」微微一笑,洛抽出沾著體液的手指,從懷中拿出一個長條塞進小穴內,便是起身打了個響指,沒過多久,幾個魔族侍女便拿著幾件服飾和用具進了房內。
默默的站直身子,霜清楚地感覺到被放到體內的長型圓柱的存在,內壁僅僅的絞住冰冷的柱身,尖端的凸起在洛粗暴的動作下不但沒有劃傷內壁,反而巧妙的將體內的精液全都擠向深處。
明顯的異樣感,使她沒有餘力關注侍女們不停的在她身上試穿衣服,拿化妝品塗塗抹抹的動作,不知過了多久,好不容易克服了那種異樣感,侍女們的動作也停了下來,退到一邊。
「魔王殿下,小姐已經好了。」待最後一個步驟完成,一名疑似是侍女長的女人上前一步,低垂著眉眼,語氣平板的對著同樣換完衣服的洛道「您看滿不滿意?」
感覺到圍著自己的侍女們都退了開來,霜默默的拉了拉衣襬,垂到地上的裙襬,令平時穿著長袍長褲的她有些不適應。
聽到侍女長的話,也剛換好衣服的洛轉過頭來,只見她那一頭銀白色的秀發被高高挽起,幾縷垂至胸前,艷麗清冷的臉龐上了層淡妝,透著勾人的誘惑,線條優美的脖頸上一串銀色的紅寶石項鍊襯得她更加風華絕代,灰黑相間的婚紗下隱約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身姿曼妙,美麗不可方物。
有這麼一瞬間,就連閱美無數的他都有失神的錯覺。
「......不錯嘛。」上下掃視了一會,洛越看越滿意,勾起一抹愉悅的笑容,對著侍女們擺了擺手:「都給吾退下吧,領賞!」
垂下眸,霜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後,她不是沒有感應過主人現在的樣子,可是作為一個下屬怎能窺探主子呢?本能的,她想要像以前一樣隱沒在暗處,可沒想卻被主人握住了手掌,拉著步出室外。
這是…主人第一次拉我的手……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