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重生之顛覆人生(墨雲外傳1 雙生子)

我是希文特.墨雲,今年五歲,我有一個雙胞胎哥哥特雷斯.墨雲,在兩歲那年,母親幫我們取了一個據說是她祖國的名字,我叫墨雲炛,而哥哥則是叫墨雲沗。
許是像母親的關係,哥哥的臉很精緻白皙,除了父母以外,我一直覺得哥哥是自己看過最好看的,雖然我們長得一模一樣,但是他卻看起來瘦弱很多,我們站在一起,他就好像女孩一樣。
哥哥常常黏在我身邊,母親常常說過,打從出生開始,我們就一直形影不離。摸著靠在自己身上的頭顱柔軟的藍黑色髮絲,握緊兩人十指緊扣的手,不會離開他的,我們要一起長大,永遠也不分開。
哥哥不喜歡去到外頭,更不喜歡陽光照在身上,所以只要遇到必須要出去的時候,我都會把哥哥包得緊緊的,幫他準備他愛喝的牛奶,並讓他靠在我的身上走路……每當這個時候母親都會捂著眼睛,直叫著什麼好閃、求墨鏡的話,那時的我不懂為什麼會閃,也不懂母親口中的年下攻的意思。
一定不是什麼好話。我面無表情地想著,索性丟下後頭的母親,帶著哥哥飛快地離開。
「炛~~你怎麼又繃著一張臉了?」一雙白皙的小手伸了過來,緊接著是一張帶著慵懶的俏臉,他拉了拉我的臉頰,胡亂的拉扯著,試圖讓我的臉看起來緩和一些。
我停下腳步,任由他滑嫩的小手在我的臉上胡作非為,順便欣賞著他的眼睛,那是很漂亮通透的淡金色,像是夕陽的餘暉,明亮得,都能看到自己的灰色眸子。
這麼漂亮的眸子,以後也會看著別人吧,就像母親常看的八點檔偶像劇一樣。我握著哥哥手的手緊了緊,他像是也察覺到我的不對勁,歪頭看著我好半响,突然笑出聲來,淡淡的微笑襯著小小的酒窩。
「炛,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對吧?」他說完,側頭親了我一下,他的嘴唇很軟,像他愛吃的高級雪花布丁,所以我也回親了一下,從此每當父母不在時,親嘴就成了我們之間的慣例。
負責教導我們識字的阿姨說過,只有感情最好的人們在一起才能親嘴,我和哥哥的感情很好,哥哥也很喜歡我親他,他會笑的很好看,只要他能笑一笑,我什麼都可以給他。
一天,母親心血來潮的給哥哥穿上一身淡藍色的連身洋裝,漂亮的像個洋娃娃,但每當這個時候,鄰居一個男孩總會用我厭惡的眼神看著哥哥,甚至上前與他說話,這種感覺很討厭,哥哥也不太喜歡他,所以我威脅母親把家中所有的洋裝全部燒燬,並對那個男孩動了些手腳,從此以後,隔壁鄰居男孩一家就搬到別處,沒再出現在我們面前。
…………………………………………………………………………………………………………………………………………………………
馬上就要到上幼稚園的時候了,哥哥卻在這時生病了,坐在我們的床沿,我摟過哥哥,他的身體很燙,臉色帶著病態的慘白,我讓他抱著我的腰,額頭靠在我的肩頭上,像是查覺到我的舉動,他艱難的扯出一個微笑。
「炛......等我好了,要一起去上學喔!」他在我身上蹭了蹭,撒嬌似的說著,額上寬大的退熱貼要掉不掉的。
點了點頭,我默默的摸著他有些汗濕的髮,將懷中的身子摟得更緊,我會保護你,就算是你比我早出生幾分鐘,我也會把你照顧得很好,不讓任何人欺負你。
所以,你一定要在我的身邊......
哥哥摟著我的脖子,在我的耳朵邊上說:我們要一直在一起,不要分離。
這是哥哥的要求,我一定會辦到。
我吻著哥哥的小嘴,他的嘴唇很蒼白,但在我吻完之後就會變紅潤的了,就像是一個草莓一樣可口。我喜歡看見哥哥這幅模樣,嘴唇紅彤彤的,臉色也不再蒼白染上淡淡的紅暈,而之後哥哥總會回吻我,這樣的話,我們就能親久一點了。
很快的哥哥的身體好了一些了,母親帶我們來到幼稚園讀書,這是一所直升的名門學院,來這讀書的都是很有身份的人的孩子,在這裡我和哥哥遇到了嚴麟,他帶我們認識了幾個今後的兄弟,而這的老師還算是可以,他把我們分到一區,就這樣,我們開始了幼稚園的生活。
這的課程不像其他的學院一般輕鬆,除了一些普通的課程外,我們還要學習很多的國際禮儀、語言,還有很多關於管理方面的東西,這時,我們一群人就分成了兩大派。
『玩樂派』有時常不在課堂上的白痴那人勛出、到處把妹的種馬豔紫敥,剩下的則是『認真學習派』--對理科有興趣的林祐晟、看著股票的嚴麟、熱愛語言的東方芵、我和哥哥了。
「唔...好睏......」揉了揉眼睛,哥哥倚靠著我的肩膀,打了個哈欠。
『我去買牛奶。』我輕輕的將他放到我靠牆的位子上,讓他的頭穩穩地靠著牆,這時哥哥已經睡著了,我站起身,在確定教室裡的聲音不會吵到他後,就轉身往幼稚園附設的小賣部走去。
幾分鐘後,我掂了掂手中溫熱的牛奶瓶,溫度剛剛好,哥哥應該喝的習慣。
突然,前方傳來一陣騷動,學生們各自交頭接耳的,望著某一處,談論著什麼『墨雲家』…『打架』……
聞言,我心裡一緊,連忙穿過擋在教室前面的人牆,進了教室,入眼的是嚴麟和倒在地上的幾個男孩。
「你來晚了。」見到我來,嚴麟淡聲說著,指了指地上的男孩,純黑的眼眸望了過來:「我已經先處理掉了。」
『沗呢?』我回望著他,用眼神傳遞著訊息,在這間教室裡,除了嚴麟他們和我就沒看到別人了。像是了解了我眼中的涵義,嚴麟聳了聳肩。
「他受傷了,所以我要林祐晟送他去保健室……」
聽到這,我邁步朝著教室外跑去,來到保健室前,門邊的林祐晟發覺到我的到來,對著我點了下頭,讓出一條路來。
保健室的病床上,哥哥正側頭看著窗外的風景,額頭被白色的繃帶包了一圈又一圈,幾縷暗藍的髮絲從縫隙中露了出來。
我默默地走到床前,將手中的牛奶放在一旁的櫃子,被玻璃碰撞金屬的聲音吸引,哥哥轉頭望了過來,看到我的瞬間,金色的眼眸閃過了喜悅,露出了笑容。
「炛~~你剛剛去了哪裡?他說著,身子埋進我的懷中,手緊抓著我的衣襬:「以後不要再不告而別了,我好孤單喔……。」
『……嗯。』抱緊懷中的人兒,我垂下眼瞼,靠著那泛著奶香的脖頸,低垂的灰眸裡,一抹殺意閃過。
傷害哥哥的人,該死。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