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開微動賀文(2015新年)

新年,意味著舊年的結束,新一年的開始,迎著春天的暖風,家家戶戶都忙著除舊佈新,街道上偶而想起連串的鞭炮聲,都意味著日子的不平靜與熱鬧氣氛。
貼完最後一個春聯,影終於解脫似的倒在沙發上,吐出一口濁氣。
「累死人了......以前怎都沒覺得過年這麼累呢?」鬱悶的說著,他覺得手痠的就像是要斷掉了一樣......話說回來,以前都是誰貼春聯的?怎麼都沒印象?
「嘖嘖~~這就喊累啦?」正當他努力的回憶時,一張俊美、卻又極為欠扁的臉從正上方探了出來,隨後這張臉的主人走到他面前,帶著戲謔的微笑,往身後不遠處的廚房指去:「連月都沒喊累了。」
影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半開放的廚房裡,一黑一紅的兩抹身影正忙碌著,兩人時不時地互相幫忙,一派和諧的景象,看得他不禁有些嫉妒。
真好啊......凌天那個臭傢伙都可以幫月的忙,怎麼我就不行呢?
「「好好喔~~!」」想到這,他不由得嘆息一聲,可話剛吐出就發現了不對勁,似乎還有別的聲音。
影轉過頭,坐在身旁的金髮美人,不就是里亞嗎?
「凌天都不理我~~生氣~~!」鼓著嘴,里亞窩在沙發裡,手中拿著一包家庭號零食袋,手一緊就要拆開:「唔,我要吃零食洩恨!這包看起來好好吃~~......!!」
……這任性蜜袋鼯的既視感是怎麼回事?看著正埋頭將零食往嘴裡塞的某人,影沉默了一下。
「哼!廢物就是廢物。」陰冷低沉的嗓音從背後傳來,激得他僵硬的回過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抱著紙箱,與自己相貌髮色一模一樣的冷面男子,那雙無情的血色眸子正不屑地看著他。
「哥、哥哥......!」影畏懼地叫道,從小時候開始,自己就非常敬畏這個雙胞胎兄長,到現在也是這樣。
「哎呀~~是誰又惹我們的燊生氣啦?」胤走到男子的身旁,嘻笑著,絲毫不畏懼他周身的低氣壓:「不行吶,生氣會長皺紋的喔,小.燊.燊~~!」
「......誰是小燊燊?找死!!」燊冷著臉,帶著濃烈的殺氣,右手無端抽出一把匕首,就著抱著紙箱的姿勢身子一低,迅雷不及掩耳地朝他的跨下刺去。
「真危險啊~~」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用不了多久時間便打了起來,打鬥的聲音不絕於耳,眼看客廳的家具就要被波及。
「都別吵了。」一道清冷的聲音讓他們停下了動作,月將最後一道菜端上餐桌,望著他們,解開身上的圍裙:「都來開飯了,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話音未落,影就跑來了餐桌旁,六菜一湯,看起來色香味俱全,十分可口。
當然了,月比這整桌的佳餚還要來的美味!
「對了,你們這次紅包領了多少?」胤突然說道,放下碗筷從口袋中拿出一疊紅包,一個個拆了開來,露出裏頭的小朋友:「這次有上級領導送,所以總共也有八十幾萬。」
聽他這麼一提起,里亞眼睛一亮,也摸出了紅包:「我先我先~~七十二萬五!大部分是同事領導送的,凌天也拿到四百多萬,他有說要給我三百萬~~!」
說到這,他整個人趴在凌天的懷裡,一邊撒嬌,一邊說著「凌天最好了~~」、「把我當紅包送你吧~~」之類的話。
聞之足以讓FFF團吐血三升。
「...影,伯父伯母的紅包寄給你了嗎?」無視掉對面閃死人的畫面,月扭頭看向影,平淡的問著,揮了揮手中鑲有金邊的三個紅包和一大疊普通紅包:「我收到了,不出意外的話你應該也有。」
「收到了,就在清晨。」說到這個,影就有些頭痛:「我也有收到你爸的......真是,就算是工作忙,老爸老媽也不該連大年初一都不回來啊!」
「伯母在加拿大,伯父和我爸爸在法國。」月拆開那三只金邊紅包,低頭看了一眼,果然,數字跟以往一樣無二:「...伯父給了五百萬的支票,伯母給了四百五十萬,加上我爸爸,是一千四百五十萬。」
「...我也是。」望著紅包袋裡那幾張不記名支票,影神情複雜。
另一頭,燊冷哼了一聲,把手中的紅包袋甩到桌上,一想到自己比廢物少拿了五百萬,就覺得心裡不舒服。
「怎麼了?拿的錢太少了嗎?」胤湊了過來,嘴角一勾,惡劣的往他的耳朵吹了口氣:「我可以給你錢喔,當然了,你可以用身體換......」
「滾!」
..................................................................................................................
「怎麼樣?各位。」見大家都吃得差不多,茶也喝了差不多後,胤高興地拍了拍手,鏡片後的鳳眼裡藏著些許的戲謔:「我調的飲料好喝吧?那可是費了好大力氣得的高濃度春藥啊!」
「什...該死!!」正好燊正喝著飲料,一聽這話立馬摔掉杯子,可也來不及了:「廢物!你給吾去......唔!」
「啊啦啊啦~~過年可不能說不吉利的字喔!」環住掙扎著起身的人,胤嘴角帶著曖昧的笑容,微微使力把他抱起,朝著準備好的客房走去:「這可不行啊,就讓我好好的『調教』你吧~~小燊燊!」
這麼說著,他腳下速度不變,沒過多久兩人的背影便是消失在眾人的視線內。
而餐廳內,中了春藥滿臉通紅的月也被一旁的影抱了起來,在如小貓般地拒絕聲下,這個紫髮的男人連個招呼都沒打,頭也不回的跑向臥室,隱約還能看到他屁股後劇烈搖晃的狗尾巴。
「怎麼人都跑了?不是說要熬夜通宵打牌嘛?」里亞一頭霧水的看著猴急地兩人離開,嘴裡嘟噥著,又拿起一片桌上的餅乾往嘴裡塞去:「這餅乾好好吃~~你說對吧,凌天......凌天?」
難得的,身旁的男人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他回過頭疑惑地望去,檀木座椅上,凌天低垂著頭,黑髮蓋住了他的眼睹,看不清表情。
「凌天,你怎麼了?!」他有些慌了,從沒看過這樣的凌天,他不經意的看到了凌天手邊的茶杯,那裏面是無糖的綠茶,是自己不喜歡推給他喝的:「是春藥......等等,我記得有緩和劑的......」
突然,一隻大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里亞順著手臂望去,凌天早在不知不覺間抬起頭來,隱沒在黑髮下的咖啡色眸子緊緊地盯著他,面上一派平靜,可眼裡卻是充滿赤裸裸的佔有欲。
望著這雙眸子,里亞突然覺得解藥或許也不怎麼需要了,一直凝視著他,等回過神時,人早已被抱到客房的床上,全身光溜溜的,不禁讓他有些情動。
「啊…啊.…..好痛…凌…再快點……好舒服...!最愛你了......唔!」
健壯的身軀將他壓在身下,與平時不同的粗魯動作席捲而來,幾乎要將他的理智吞沒。
今晚,可能都沒人能夠好好休息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