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創角色同人二次設定9(妖魔之約番外)

綺蘭山,在當地人眼裡一直是萬魔叢聚的妖山,綿延千里,人跡罕至,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孕育出了各式各樣的妖魔,為了防止這些妖魔跑來人間搗亂,自江戶幕府時期,除魔世家神上家便在山腳唯一的通行要道落戶,世世代代看守著這座妖山。
初秋,沒了炎熱高溫的天氣帶上了涼爽,夕月之森的樹林枝葉也開始泛黃,讓本就顯得陰森的樹林更添了幾分蕭瑟,一陣風吹過,帶起的落葉隨風飛起,輾轉落到了一個和服男子的腳邊。
男子有著一頭暗紅色的及肩短髮,酒紅的眸沉靜淡漠,一張白皙的精緻臉龐在陽光下鍍了層金粉,端的是俊秀逼人、看不出年齡,而此時的他正襟危坐的跪坐在和室裡,手裡捧著一只茶杯。
看了眼落至腳邊的落葉,他平靜的餟了口手中的綠茶,剛泡好的茶水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彷彿能將心中所有的煩惱一併帶走。
自從那天過後…都已經這麼多年了。抿了抿薄唇,抬頭向著前方遙遙望去,並未闔上的紙拉門將院子的景色暴露在他的視線內,在那裡,兩個一紅一紫、一大一小的身影正相互糾纏著。
這畫面...似曾相似啊,記得那時我和他也......想到這,他手微微一頓,垂下眼瞼,沉靜的眸子裡多出了些什麼。
「你要站在外頭什麼時候?淵。」清冷的聲音從他的口中緩緩吐出,夾雜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無人的室內迴盪開來。
「被發現了呢。」
幾分鐘後,屋外一道溫和的聲音打破了滿室的沉寂,當祭承淵優雅地來到對面的座位坐下時,看著那張帶著溫柔和無奈的俊美臉龐,男子面不改色,就像停止思考了一樣。
「你...還是沒變呢。」緩緩的,他開口說道,將茶杯放在桌上,側身拿起放在塌塌米上的紫砂壺和茶杯又倒了一杯新的。
「你也是,這麼多年來,你依舊看起來這麼年輕。」微笑著接過茶杯,祭承淵品著茶香,剛要說些什麼卻在抬眼的瞬間頓了頓,視線聚焦在一處:「...真懷念啊,這個印記。」
愣了愣,神上圉順著他懷念的目光低頭望去,寬鬆的和服衣領在不知不覺間滑下肩頭,要掉不掉的掛在那,露出了精緻的鎖骨和大片的肌膚,而右胸處,一道巴掌大的黑金色繁複花紋大刺刺地浮現在上頭,散發出紫紅色的暗光。
「.........」不動聲色的拉起衣領遮擋住右胸上的花紋,他抬眼對上了那雙溫和的血紅色眸子,雙脣張了又合合了又張,如此反覆了好幾遍,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那是生命契約禁紋,是只有高等妖魔才能單方面對他人簽訂的特殊契約,由高等妖魔主動發起,具有強制力和時效限制,通常用於婚姻和生死約定上,如果其中一人違反了契約的內容,下場就只有灰飛煙滅。
禁紋是有位置限制的,而設在右半邊,那是生死約定。
見到他的反應,祭承淵嘴角的笑容微歛,手暗自在自己的右胸上按了按,在層層的衣物下,這裡跟那黑金色花紋一模一樣的禁紋正隱隱作痛:「最近還好嗎?之前我有發邀請帖給你,你沒來。」
「......那天我正好沒空。」垂下眼,神上圉淡淡地說著。那張由他親手寫的邀請帖現在仍然待在自己的書桌最底層的抽屜裡,上頭的蠟印還沒拆過:「我有送禮過去--怕是在路上被攔截了。」
畢竟,他是妖魔們最厭惡的驅魔師,更何況一個人類驅魔師家主參加妖狐族族長兒子的成年禮,怎麼想怎麼詭異。
「是嗎?真是可惜......」祭承淵遺憾的說著,但旋即又是微微一笑:「不過你的心意有到就行了,賀禮的話就沒關係!」
面對著那抹熟悉的笑容,他微抿著唇,即使這麼久沒見,眼前的人仍舊溫柔,就像當年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很抱歉。」
聽著這句突然冒出的道歉,祭承淵嘴角的笑容一頓,沒多久就反應了過來他指的是什麼,血色的瞳眸深處帶著寵溺:「你不用自責,那天的事,應該是我不對。」
如果不是那天自己正好沒在狐族部落裡,沒有早些注意到附近狼族的異動的話,說不定眼前人的妻子就不會被九頭魔狼襲擊而死,自己也不會看到他的表情。
想到當時眼前好友的表情,祭承淵向來平靜溫和的眼眸一沉,雖然當下與狼族部落簽下了百年裡不得侵犯的協議,那時心痛的感覺依舊無法忘記:「不過我後來也簽了百年協定,你不用擔心。」
這正是我擔心的啊……神上圉皺了皺眉,他清楚以一個族長的立場,那個協定會失去多少利益,可為了這件事,眼前這人居然想也不想地簽了:「我已經不在意了,那件事。」
不想再...讓這個人為難了,自己...明明欠他太多了。低垂下頭,任瀏海遮擋眼前的視線,重重的閉上雙眼。
他做他的狐族族長,我做我的人類家主,彼此擁有各自的妻兒。人與妖的世界本就是無法交融的,自己應該要放手,毫無牽掛才是......
可是,為什麼心在痛?
隱約的,對面傳來一聲低嘆,一隻溫暖的大手拂過臉頰,輕柔得,有如微風。
睜開眼,紫色的髮絲飄過,望進的是一雙血紅色的,夾帶著認真的眸子。
「你...忘了我們曾經訂下的約定嗎?」
一如既往的溫柔語氣,如此的熟悉,卻令神上圉少見的羞紅了一張臉。
「...我沒忘。」
『圉,我希望…不管經過多少年、多少事,我們彼此不能忘了對方。』
『…嗯,說好了。』
當年的事,仍至彼此立下的生命契約,他們從沒告訴過任何人......這是屬於他們兩人的秘密,也會把這個祕密隱藏起來,直到進墳墓的那一刻。
這是......願意花一輩子,隱藏的秘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