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父子(麟齊)

一...二...三......七,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的第七個女人了。
冷眼看著眼前這個人,看他摟著一個身姿妖嬈的女人站在門口說說笑笑,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嚴麟,不發一語。
「怎麼?擺著一張臭臉。」剛與不知第幾任的女友道完別回來的嚴齊,看到他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不明所以地笑道。
嚴麟淡淡的看了那笑容一眼,不知怎地,心中有股莫名的怒火。
「嚴先生,我們並沒有熟到可以這樣說笑,請自重。」說著,他站起身,語氣間透著疏離與生硬。
感覺到他的態度,嚴齊收斂了嘴邊的笑容,神色間盡是無奈,自己並不是一個好父親,但也不希望自己的兒子這麼對待自己:「兒子,我知道你一直對當初我丟下你很是介懷,但是我......」
「但是什麼?是以至此,已經不能挽回了。」打斷他的話,嚴麟注視著眼前的男人,嚴齊雖然是他的父親,但也只是大了自己十六歲,今年才三十六,自己完全是這個男人風流後的產物,自己被生下了以後,也只是被丟在路邊罷了。
直到前幾個月,這個風流成性堪稱『女性殺手』的男人居然找上了自己,給予了金錢方面的支助,原以為他能像前世自己所嚮往的父親一般,但卻是仍然風流不減!
想到這,嚴麟皺了皺眉,索性轉身向著往二樓的樓梯走去,不想要再執著於這個話題。
「兒子,你要去哪?!」看到兒子一言不發的就想轉身離開,嚴齊連忙上前擋住他的去路。
腳步頓了頓,嚴麟望著眼前跟自己幾乎一樣有著俊美外貌的男人,抿了抿唇。
「我想,我並沒有理由隨時報備我的行蹤,先生。」
這句話帶著刺,那句『先生』無形的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刺得嚴齊不知所措--這是他有史以來第一次瞭解到無力的感覺,咬了咬牙,他伸出手想也不想的就吻了上去。
感受到唇上溫熱的柔軟,嚴麟微微地睜大雙眼,再看到他緊閉的眼眸後垂了垂眼瞼,垂在身側的手摟住了那手感柔韌的腰。
這一吻就有些勾動了他的火,手臂緊了緊,讓嚴齊更貼向他的,唇舌互相交纏著,吻的深度重的像是不用呼吸一般,同時腳下一勾一絆,失去平衡的兩人雙雙倒在舖有羊毛絨毯的地面上。
「唔呼......兒子,我要......」趁著換氣的功夫,嚴齊說著,同時伸出舌尖挑逗似的輕輕舔過身上人脖子上突出的性感喉結,長腿摩擦著他的。
嚴麟的眸子閃了閃,隔著褲子,他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那頂著自己小腹的,早已高高撐起帳篷的慾望。
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還挺『有料』啊。這麼想著,伸手握住了那勃起的慾望,伴隨著耳邊短促的呼吸聲,手中的慾望似乎又脹大了些。
拉下他褲頭上的拉鍊和內褲,失去了束縛的慾望一下子彈了出來,十分的雄偉,在嚴麟的抓握下幾滴晶亮的液體從頂端溢出。
「這麼快就硬了...你不會以為這樣我就會做吧?」挑了挑眉,嚴麟附在嚴齊的耳邊輕聲說著,指甲在頂端有意無意地搔刮著,險些讓嚴齊刺激的射了出來。
「唔......麟...」嚴齊低聲叫著,下腹的慾火旺盛的燒著,敏感的下身被兒子修長完美的指尖逗弄著,頓時有些難耐的動了動腰,慾望更加貼近他的小腹。
手上也開始了動作,他急切似的扯開身上紫色襯衫的扣子,有幾顆因為用力過猛而彈飛出去,衣衫敞開,露出了一身線條完美的肌肉,小麥色的皮膚此時因情慾引起的淡紅,看起來頗是誘人。
嚴麟低頭看著這一切,健美的上身帶著股無可挑剔的陽剛之美,沒有握住慾望的右手撫摸過那些線條,動作輕柔和緩,眸色也在加深著。
「唔……麟,我的乖兒子,我要...嗯......」此刻嚴齊俊美的臉上浮了層醉人的紅暈,平時風流放蕩的桃花眼彷彿透著魅惑,大腿大幅度的打了開來,纏上了嚴麟的腰,一動一動的頂著他。
那就像一個妖媚放蕩的狐狸精,禍害著世人。嚴麟的腦海中閃過這句話,只覺下腹一緊,平時壓抑著的慾望也被身下男人的動作給撩了起來。
既然都有感覺了,就得馬上解決。右手抓住了他的手臂,體重96㎏的嚴齊在他的力量下根本是輕而易舉,一把將身下的人從地上拉起,嚴麟拉著他緩步走到二樓的臥室,一進門就將他丟在柔軟的地毯上,自己則是坐在床頭。
「想要的話,自己看著辦吧。」嚴麟冷冷地說著,聽到這句話,嚴齊愣了一下,但沒多久又回過神來爬到他的身前,沒有絲毫猶豫的拉開那明顯緊繃的拉鍊,小心的將那即使只是半勃卻依舊粗大的慾望含在嘴裡,舌尖時而舔弄著青筋鼓張的柱身,時而劃過前端。
沒多久,含在嘴中的慾望就已完全勃起了起來,那尺寸十分的粗大,令嚴齊有些艱難的吞嚥著。
嚴麟閉上眼,享受著男人雙腿半蹲地伏在自己身前服侍這自己的慾望,同時腰一挺,讓慾望更加地深入喉嚨,嗆得嚴齊激出了淚花。
「唔咳咳咳.........!」喉嚨被頂的不適感越加的強烈,他連忙吐出口中的慾望,撇過頭乾咳著。
突然感覺不到包裹著慾望的溫暖,嚴麟不悅的睜開眼,低頭望去,嚴齊正不停地咳嗽著,紅潤的唇微張,眼眸中帶著水氣,讓人有種想壓倒他的衝動,倏的,將他丟到身後的床上。
壓了上去,雙手強硬地拉開那早已毫無衣物遮蓋的雙腿,腰猛地一挺,自己粗大的慾望進入了那狹窄緊緻的小穴內。
沒有經過潤滑就闖了進來,內壁被突如其來的異物摩擦的劇痛,在引起嚴齊哀號出聲的同時,也帶來了莫名的快感:「唔啊啊──!麟……就是要這樣……狠狠的幹我……啊啊……在快點啊……」
既痛苦又愉悅的呻吟著,修長的雙腿纏繞在嚴麟的腰上,手臂攀上了他的脖頸,腰緩緩地左右擺動著,以圖讓他進入得更深些。
「爸爸,你的小穴好緊……」嚴麟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粗長的慾望在溫暖的小穴內快速的抽插,攪動著內部嬌嫩的腸壁,肉壁流淌出透明的液體,伴隨著猛烈的抽插發出了淫靡的水聲。
心中莫名的渴望著,或許是因為兩人體內有著相同的血脈,都流著相同的血液......
聽著耳邊傳來那聲自己一直希望的『爸爸』,嚴齊的臉更加的紅艷,這讓他意識到兩人正在做的事,些許的羞恥感在心中充斥著,卻也夾雜著刺激感。
動作更加迫切了起來,主動迎合著交合的動作:「啊……啊啊………麟……嗯啊……麟……再快點……來幹死我……愛死你了……」
僅剩的一絲理智被慾望主導著,嚴麟聽著從身下男人口中溢出的淫聲浪語,扣住那柔韌的腰支,力道絲毫不減的貫穿著,握住慾望的左手揉捏著,也不忘照顧著下面的小球。
「啊啊……嗚啊啊……好爽……好舒服……對……就是這樣……麟……幹死爸爸……我受不了了……」嚴齊主動扭擺著臀部,小穴緊緊咬著那帶給自己無限快感的慾望。
「放鬆。」嚴麟淡淡地說著,手掌在他的臀部上揉捏著,等到他放鬆了之後,將自己的慾望從那溫暖的小穴內抽了出來,來不及合上的穴口開合著,不斷有透明的液體沿著大腿滴落下來。
頂端摩擦著穴口,卻是沒有再進入裡頭,惹得嚴齊伸手抓著他的衣角拉扯著,渴望著他的蹂躪。
「爸爸,說說看,你想要什麼?」神情平淡的低頭看著那佈滿紅暈的臉龐,動了下腰讓慾望劃過下面那張合著的穴口,縱使自己有種想要插進那穴中馳騁的衝動,但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想要聽到,從這人嘴中說出來的話。
「唔嗯……我想要你用肉棒狠狠的插我……」嚴齊輕喘著氣,揚頭吻上他的薄唇,在慾望的驅使下,他已經無法顧及兩人身為父子的身分,只想要兒子給予自己快感。
黑眸變得幽深,唇舌交纏著,嚴麟猛的將慾望用力的插進嚴齊的體內,快速的抽插著,每次都是直擊前列腺。
「啊啊啊啊……再快點……對!就是那……麟……好兒子……我愛死你了……快點用你粗壯的棒子來幹死我……噢……」彷彿從脊椎湧上的酥麻感令嚴齊呻吟不已,他的雙腿被張開到近乎M字型的模樣,從兩人的交合處可以明顯的看到粗大的慾望在那已變得艷紅的小穴內進出著。
這無疑增加了男人想要更加侵犯的慾望,即使是生性淡漠的嚴麟也多少受到了影響,不可否認的,這樣的嚴齊非常的性感,平時很會玩弄女人的人如今在他身下雌伏著,實在是大大的滿足了他莫須有的征服慾。
大腿撞擊著臀肉的發出的「啪啪」聲不絕於耳,嚴麟將上半身緊貼了上去,感覺到他的接近,嚴齊立即抬頭親吻著他冷漠的臉龐。
「嗯啊啊……麟………我還要………好老公……好兒子……啊啊……再快一點………」此刻的嚴齊已經不管什麼父子間的倫理問題了,他失神的大聲呻吟著,小穴緊緊的咬住在體內馳騁的慾望,無意識的扭動著腰,讓兒子的慾望更加進入。
回應著他的吻,嚴麟的眸中閃過一絲溫柔,那聲『老公』叫得他很是舒心。
不知道被抽插了多少下,嚴齊呻吟了一聲,將堆積在體內的精液射了出來,有幾絲灑落在小腹和胸膛上。
隨著他的動作,小穴的肉壁也跟著緊縮起來,壓迫著嚴麟越脹越大的慾望,在嚴齊他射過精之後,他也將精液射進了小穴的深處,體內滾滾的暖流惹得嚴齊再度呻吟一聲,有些無力的被他抱在懷中。
躺在床上,嚴麟看著懷中還未從激情中回過神的男人,嘴角微不可察的輕輕勾起,吻上了那微張的紅唇,交纏著。
對待像嚴齊這樣的人,必須先征服他,讓他永遠的在慾望上臣服於自己……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