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重生之顛覆人生(3 死黨)

聽到這句話,嚴麟連想都不用想就可以知道是誰,對此,他只能無奈的說著「勛,下來,你很重。」
「少來,本大爺可比你這小子差不多重。」趴在他背上的男孩說著,不過也是乖乖地從他身上下來了:「今天真是累煞本大爺我了,腰都快斷了!」
「......我記得你是曠課跑出去玩了吧。」嚴麟拍了拍身上莫須有的灰塵,皺著眉頭說道,對這個自己最要好的死黨不知該從何說好。
那人勛出,是他這一世認識的死黨,早在幼兒園時就認識到現在,能力外貌與自己相當,常把泡妹、曠課作為日常活動,他臉上與他氣質不合的金絲眼鏡就是為了泡妹而戴的。
可是即使這樣,他依然能在特別班裡穩居前十,對此老師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勸了幾次無果也不管了。
「你錯了!麟,我只是借用一點『課餘』時間,去忙我自己的事喔!」勛笑著勾上他的脖子說著,一臉『我是在完成終身大事』的樣子:「反正課也很無聊,就出去玩唄!」
嘆了口氣,嚴麟索性不理某個正得瑟著的家伙轉過頭,對著顧清姚道「清姚,我就先抓這個傢伙回宿舍了。」
「嗯,等會見!」顧清姚微微一笑,說完便拿著自己的書包,往女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看著那嬌小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嚴麟頓了幾秒才轉頭看向勾著自己脖子的勛,淡淡的道「說吧,你今天又做了什麼?」
「別一副嚴肅的表情嘛~~,我只不過是去了一趟『黑巷』而已。」勛聳了聳肩,話語中全是無所謂:「幫裡出了點事。」
嚴麟微皺眉頭,卻也沒再追問,黑巷就是俗稱的黑色地帶,其實他認識這傢伙有幾年了,但是雙方對對方的家世背景都沒怎麼過問,他只知道勛家裡是黑道出身的,偶爾也會去幫幫家裡的黑幫組織,而打架時的那股兇狠勁,可不是一般黑道家庭能有的。
也不知道真的有這些人還是蝴蝶效應,在上一世他並沒有聽說過有這號人物,如果自己沒有就讀清姚所在的幼兒園,恐怕就不會遇上『他們』。
回到宿舍,他們面對面坐在柔軟的沙發椅上。
「到底怎麼回事?」望著眼前正好整以暇翹著二郎腿的勛,抿了抿唇,他太瞭解眼前這個人了,他並不會在沒有事的情況下隨便行動的。
面對著嚴麟的逼問,勛鏡片下的黑眸閃了閃,張口說著,沉穩的不似方才的模樣:「文燕街出了一個小團體,昨天跑來我們『七妖』的地上挑釁,所以……」
「所以之後你們就約在『黑巷』見面,打了一架?」用雙手支著下巴,一對好看的劍眉微挑,敢在『七妖』的地上挑釁就絕對不是個小團體,不過看勛的樣子似乎打的很過癮呢!
「可不是嗎?這可是那一幫傢伙不在時的優秀陪練啊!」勛滿意的笑了笑,這還是自從那些傢伙不在之後第一次感覺到稍微動到筋骨了:「只可惜他們的實力太弱了,不然一定更爽!」
「………」嚴麟輕嘆了口氣,總感覺今天嘆氣的次數特別多:「別對他們太狠了,他們充其量只不過是個普通人。」
「得了吧,你這個創建『七妖』的傢伙最沒資格說這種話。」勛撇了撇嘴,伸出五指中最長的那根對著嚴麟比出國際通用語言:「如果被那些傢伙聽到了,肯定也會賞你一根中指的。」
可不是嗎?當初嚴麟與一幫兄弟一同創建了『七妖』,取自七大妖孽之意,而為首的就是被他們譽為『壓根不是人』的嚴麟,就是有了他的影響,每個成員沒有最妖,只有更妖!
雖然如今上了國中,他們沒有再聚在一起了,但還是會時常聯絡。
說起那些人,嚴麟的眼中充滿了無奈,現在想想,似乎也有些時間了呢:「…總之就是別鬧太大,好了,我要出去一下。」
「偷偷摸摸的,又要去找你那可愛的青梅竹馬了?」勛抬頭看著已站起身的他,曖昧地說道「得了吧!咱們一幫兄弟誰不知道你暗戀顧清姚,要是他們看到你這樣準要笑你了!」
「……我才不像你們。」說完這句話,嚴麟便開門走出門外,只留下正抱腹狂笑的勛。
「真是太稀奇了,麟害羞了耶!」
漫步在校園內特別設計的步道上,顧清姚嘟著唇,無聊的望著兩旁無人的人造樹林,她其實沒有回去宿舍,而是來到這靜一靜心情。
「…我知道,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帶我飛,飛過絕望~~」突然一陣音樂從手上拿著的包包中傳出,她連忙在包裡摸索著,最後拿出一支頗可愛的粉紅色手機。
為了避免讓打電話的人等的太久,顧清姚連看都不看來電顯示一眼,就直接按下了接聽鍵:「喂?我是顧清姚。」
『清姚,妳現在有空嗎?』微睜大雙眼,這段時間他應該是跟勛出一起的,怎麼……聽著從手機另一端傳來的聲音,顧清姚合上因驚訝而微張的嘴,勾起一抹開心的笑容。
「有啊!怎麼這麼問?」好奇的問著,同時邁開腳步順著石板路往前走去,還記得前面不遠處有個小湖的。
『來清心湖,我在這等妳。』他說著,帶著低沉的笑聲掛了電話。
滿頭問號的看著手中的手機,顧清姚無奈的嘟了嘟唇,只好繼續看著前方,清心湖的外圍是被低矮的灌木叢圍著的,她伸手輕輕撥開那些被修剪整齊的枝葉,頓時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
在陽光的洗禮下,整個清心湖面顯得波光粼粼,而在此時一個少年靜靜的站立在湖畔邊,襯衫單薄的衣角隨風飄飛著,冷漠的雙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只是凝視著清澈的湖水。
少年長的俊美異常,面龐如雕琢一般,一對斜飛入鬢的劍眉之下是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眸,薄唇微抿,配上毫無表情的面容,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飄渺感,卻又有著懾人的魅力。
冷得不像人類,這個模樣,就如同當初初次見面時一般……看著不遠處的少年,顧清姚垂下眼眸想道,手指不自覺的輕捏衣角。不想要……他再變回那樣子。
似是查覺到了些微的動靜,嚴麟抽回放在湖面的目光轉頭望了過去,當觸及到少女悲傷的面容時,一向清冷的眼眸劃過了驚愕:「…清姚……?」
「嗯?什麼…?」聞言,顧清姚抬頭看著他,卻發現他正皺著眉望著自己:「麟,你怎麼了?」
嚴麟淡淡的望著她茫然的神情,無奈的搖了搖頭,走上前伸手撫過她的眼角,溫柔的帶去晶瑩的淚珠:「怎麼哭了?」
咦…...?顧清姚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發現自己早已在不知何時流下淚來:「我......對不起,只是看到你剛剛那個樣子,所以......」
看著少女一個勁的低著頭看著地面,嚴麟笑了笑,伸手輕輕摸著她柔順的髮,動作十分的自然:「沒事的,不用擔心,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真的?」顧清姚睜大了眼,呆呆的說著,聲音聽起來十分的軟糯:「真的沒事了?」
「嗯,沒事了。」把玩著指間的烏黑,他寵溺的笑著,完全沒發現這個動作有多麼曖昧:「我找妳來,是有些事情。」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