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創角色同人二次設定3(小紅帽與大野狼)

小紅帽X大野狼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俊美的男孩,跟爸爸媽媽住在一個小村落裏。
男孩有著一頭紫色的頭髮,俊美的臉蛋令村中許多女性芳心暗許,加上他從小就十分出眾的人格魅力,大家都十分喜歡他。尤其是他的外婆,更是處處像寶似的疼愛著他。
這一年春天,男孩十八歲的生日,他的外婆特地從森林裏的家趕來爲他慶生,並且送了一件連帽的紅色上衣。盡管他討厭這種鮮豔的大紅色,但仍然接受了這個禮物。
第二天,順著媽媽的要求,男孩穿著這件紅上衣,獨自走在路上。
紅帽子讓他更顯得邪魅,這給村裡的所有女性(包括媽媽)意外的驚喜,都暗自在心裡對外婆的眼光豎起了大拇指,佩服她。
從此以後,村子裏的人都叫他『小紅帽』,更有人暗自稱他為『紅衣帥哥』。
有一天,媽媽對他…也就是小紅帽說道“外婆生病了,你幫媽媽帶一些點心去探望她吧。”
說完,又特別吩咐:“外婆住在森林裏,路途很遠,你在路上要小心,不要貪玩!”
“知道了,媽。”小紅帽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跟媽媽揮手道別後,便帶著探望的東西上路了。
這是他第一次獨自一人去外婆家。想到這,眼角微挑的褐眸中閃過一陣興味。
這意味著,他終於可以甩開那群女人飢渴(?)的目光,給自己一些自由了。
邁步走進森林,他向著四周望了望,很快地,便被不遠處的一處景象所吸引。
伸手摸著樹幹上那一條條痕跡,感覺著由指尖傳來的粗糙,微瞇起眼。
細長的線條,明顯是野獸所留下的。但是,是什麼野獸呢?
正當他低頭思考的時候,一旁的樹叢後,傳來些許輕微的異動。
「誰?」轉頭看著傳出聲響的地方,眼眸中透著一絲危險,良久,他伸手慢慢撥開了樹叢。
瞬間,他猛的睜大雙眼,驚豔的直直望著前方。
清晨的陽光散發著淡白色的光輝,透過層層枝葉間的縫隙灑落在花叢中的人兒身上,像是給他鍍了層薄薄的金暈,一頭垂及腰間的紅髮被光照的通透,隨著微風輕揚,他雙眸微垂,長長的睫毛沾著點點星光,挺翹的鼻子下麵是輕抿的紅唇,僅僅只是側臉,便是如此的美麗。
更重要的是,這人有著與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毛絨絨的狼耳朵和尾巴。
哦?勾起一抹笑,輕悄悄的走到他的身後,伸手在他不注意的情況下將他抱在懷裡。
「剛還在想說是哪個野獸在這座森林呢,原來是大野狼啊!」緊緊環著他纖細的腰,小紅帽靠在他白皙的脖頸間,出聲笑道。
「………」感覺到一個陌生的人從後面抱住了自己,大野狼僵了一下,語氣充滿了冷意「放開。」
噴吐在脖子上的溫熱氣息,讓他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才不放呢!」他蹭著底下滑嫩的肌膚,感受到人兒輕微的顫抖,笑著說道「大家都叫我小紅帽,你叫什麼名子?」
大野狼使盡力氣想要拉開緊錮住自己的雙手,但是不管怎樣卻是不見鬆開,無可奈何之下,只好淡淡的說道「神上闇月,這次你總得放開了吧!」
如果能把這個人永遠留在身邊就好了。笑著放開手,看著他警惕著遠離自己的樣子,不由得暗自想道。
就在小紅帽這麼想的同時,月警戒的看著那令自己毛骨悚然的眼神,灰色的狼耳豎了起來。
這個人的眼神,好詭異!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不動聲色的微往後移,待小紅帽閃神的一瞬間便往某處跑去。
「真是…我有這麼可怕嗎?」小紅帽無奈的搖了搖頭,低下頭看著腳下一片的野花,彎下腰摘了幾朵。「算了,摘一些花去送給那『可敬』的外婆,那接下來的話……」
他抬頭看著大野狼跑掉的方向,思索了一陣,便邁開腳步跟了上去。  
自那個地方離開之後,月順著林間的小道慢慢走著,淡淡的看著前方,一棟樸素的木屋座落在森林的另一端。
「剛剛那個人叫小紅帽……有了。」他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般,快步走近木屋。
“叮咚--”月按了下黃色的門鈴,揚聲淡淡的說道「不好意思,我是隔壁村的小王,我有些事情想跟您談談。」
「來了來了~~!」一道女聲從屋內傳出,幾秒後門打開了,一名似乎才剛剛睡飽的女人暴露在月的視線之內。「你找我有什麼…你是!?」
「打擾了。」月慢慢走進屋內,向著女人走去:「希望妳能乖乖配合。」
說著,他順手關上了身後的門。
呼…到了。看著眼前的木屋,小紅帽呼出一口氣。
沒想到居然會到目的地呢……那個自稱是自己的外婆,幾年來卻都不見衰老的千年老妖婆的家。
逆著陽光,他溫潤的褐眸閃過一道光芒。
大野狼離開的方向通往這裡,就代表…他在屋裡嘍?想到這,他走上前。
「喂,女人!」小紅帽推開門走了進來,劈頭就道「聽我媽說妳生病了,特地來看妳。」
「噢,你來了,我的乖孫啊,外婆正想著你呢!」一聲像是被刻意提高的聲音從被窩內傳出。
聞言,他無聲的笑了一下,走到床邊,說道「外婆,您的聲音好怪哦!」
「我感冒了呀,所以聲音才變了。」
「是嗎…我真為你感到難過。」低頭看著埋在被窩內的人兒,眼中充滿了濃厚的笑意:「欸?奇怪,外婆您的耳朵變得好大哦!」
伸手摸了摸那露出來的耳朵,他假裝驚訝的說道。
一下子被摸了要害,月抖了一下,趕快用棉被把臉蓋緊,只露出如寶石般美麗的眼睛和毛茸茸的大耳朵。「唔……耳朵大,才聽得清楚你說什麽啊!」
「可是,您的眼睛也變得好大哦!」說著,又伸手去摸著他的臉頰,細膩的感覺令人愛不釋手。
「這樣…這樣才能看清楚你的臉啊。」感受著那舒服(?)的觸摸,月微瞇起眼。
「可是……您的嘴巴也變得好大好大呀!」小紅帽將被子拉下了點,看著他身上的半透明紡紗睡衣,不由得暗自想道:這應該是那女人的吧?
拇指向下移到了紅艷的唇瓣處,微微游移了下便探了進去,逗弄著他小巧的舌。
「唔嗯……我受不了了,我要把你吃掉!」從沒被別人這樣對待的憤怒使月忍不住從床上跳了起來,修長白皙的大腿在睡衣內若隱若現,足以使人狼心大發。
心裡的某處被觸動到了。看著他因為穿著睡衣而變得更加性感的身軀,身體不由得發熱了起來。
「哦,是嗎?」小紅帽微微一笑,不受他的威脅所影響「那我就來看看,月你要怎麼吃我。」
「什...」麼?話還沒講完,就被突如其來的懷抱,和溫暖的唇瓣給嚇住了:「唔...嗯...」
趁著月說話的時候,小紅帽將他拉進自己的懷中,低頭擒住月柔軟的唇,舌頭頂開貝齒肆虐著他的口腔,一寸寸的吸允著。偶爾卷住他不知所措的小舌緊緊的交纏,這吻帶著些微霸道的柔情,很快的,月漸漸地放棄了掙扎。
待小紅帽放開他的時候,已經無力地倒在他的懷中,攀著他寬闊的肩膀輕喘著氣,眸中一片朦朧,充滿了致命的誘惑。
看到月這般毫無防備的誘人樣子,小紅帽暗自吞了口口水,褐眸變得更加幽深,不時閃過慾望的色彩。
還在他腰間的手臂收緊了些許,將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人兒放到床上,自己則隨後壓上,笑道:「月,你怎麼能那麼可愛呢?」
說著,手伸進了那睡衣的衣襬,沿著滑嫩的大腿向上摸去,輕而緩慢的摩娑著。
「唔…嗯……」耳朵抖了抖,月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嘗試掙扎著,卻是怎麼做都無法逃脫。
「不行喔,月。」看著他的動作,小紅帽低聲笑著,脫下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一身精壯的身材。「這次我可不會讓你逃掉了呢。」
微笑著,一手托起他的腿架到自己的肩上,微微挺腰,早已堅挺的慾望摩擦著。
月驚恐地睜大雙眼,望著那近在咫尺的俊臉,對於自己想要吃他的念頭後悔:「不、不要...唔啊…!」
揚頭呻吟著,面容泛著蒼白,似是對身下傳來的疼痛無法忍受。
感覺著包裹自己的溫暖,舒爽的嘆了口氣,半响,他便慢慢動了起來。
「月...你的裡面,好溫暖。」
「嗯...啊...!」無力的攀著他的肩膀,月紅著臉低聲呻吟著,疼痛過後,是異樣的快感,儘管他不願意,但是作為野獸的本能還是讓他被慾望所左右。
正當氣氛正火熱的時候,門口突然冒出一陣門鈴聲,伴隨一道男聲:「舒淇,我來看望你了。」
這個聲音是...?小紅帽停下動作,轉頭望著門的方向,危險的瞇起眼。
「啊!我開我開~~!」一道女聲憑空響起,只見從兩人所在的床下鑽出了一個相貌清秀的黑髮少女,在小紅帽帶著殺氣的目光下風風火火的跑向門口:「阿胤,你來的正好!」
「這是怎麼回事,舒淇?」獵人--曾胤禎望著屋內的情況,無言地問道。
「哎呀先不管這個了!」蔡舒淇甩了甩手,緊張地叫道「趕快離開這,影要發飆了!」
雖然她急著要離開,但是似乎來不及了。身後,小紅帽...也就是影帶著殺氣的聲音緩緩吐出。
「兩位,能解釋一下你們為何會出現在這嗎?」不是好理由的話,就去死吧!
不得不說,一個男人做事的時候被打斷,是很鬱悶的。
聞言,曾胤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說道「我今天約好和舒淇去喝咖啡。」
「......是嗎?」影望著他淡定的表情,有著嚴重的懷疑。
「啊就是這樣,你們就繼續吧~~!」蔡舒淇笑著說道,便拉著獵人離開木屋。
這兩個傢伙......到底是要做什麼的啊?望著兩人離去的方向,他無言地想道。
不過這也代表,自己可以繼續做愛做的事了。
「既然不該出現的人都離開了...」影轉頭望著他,笑著翻身壓上:「那我們繼續吧!」
「唔…不、」
這下子,到底是誰吃誰呢?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