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動漫之夜巡者(1-10 獸潮月降臨)

「師傅,城主他說了些什麼?」
穆斯塔法問道,他是自願拜冬麟為師的,對他來說,能在這位博家身旁學習暗殺技巧未嘗不是件好事,而事實證明他的決定是對的,經過幾天冬麟的教導,他敢相信,以如今他的水平決不會差文森特多少,這令他更加崇拜冬麟了。
他已經決定了,他要追隨著師傅的腳步,越變越強!
冬麟搖了搖頭,拿起剛分發下來的任務看了一眼,打了個手勢要其他人跟上,便朝著北方的叢林飛掠過去。
作為強者雲集的第一小隊,庫洛洛分派下來的任務自然是重中之重,要負責北方這野獸密集地的獵殺行動。
放眼望去,眼前盡是鬱鬱的參天古樹,直直延伸到看不見的遠方,濃密的植被足以提供野獸們一處隱蔽的居所。站在叢林的入口,他不動聲色的望了下四周。
太安靜了,整個叢林連蟲鳴鳥叫都沒有,枝葉的摩娑聲也是少得可憐,一切都被壟罩在凝重的氛圍中。
冬麟並沒有釋放出神識,雖然表面上並沒有什麼威脅,但強大的直覺卻給出了警訊。
突然,他目光一凜,轉頭朝著右側遠處的天空看了過去。
遠處的天際中,浮現出了許多黑點,好像朝著他們所在的方位移動而來。
「那是......血喙蝠!」文森特也在第一小隊裡,看著那明顯數量可觀的黑點,眼中頓時顯露出了驚疑不定的光芒:「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血喙蝠過來?」
片刻之後,所有的人看清,那些黑點都是一頭頭的血喙蝠。
血喙蝠顧名思義,嘴巴周圍是一圈血紅色的毛皮,體型十分巨大,有一丈來長,能力隨著體型增大最多可以達到七級巔峰。
這種級別的野獸如果只有一隻,以他們等人的實力來說當然不算什麼,但眼下這血喙蝠的數量卻至少有上千頭之多,視線所及的地方,密密麻麻的黑點正不斷地湧出。
做為有著群聚習性的野獸,血喙蝠生殖力旺盛,這種數量倒也在情理之中,但誰也不想親自體驗其中的恐怖攻擊力。
「這個數量……恐怕是因為獸潮的緣故,否則不可能有這麼多血喙蝠同時出現的。」隊裡一名在外頭闖蕩已久的八級獵殺者看了看,凝重地說道「看他們飛的方向,看來我們有些麻煩了。」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這些血喙蝠的數量太過龐大了,它們在遷徙的途中,也會對我們發動攻擊的。」看清密密麻麻的黑點都是一頭頭飛掠而來的妖獸,小隊裡其中一個年輕獵殺者忍不住駭然的問道。
聽著他們的發言,穆斯塔法同樣神情凝重,但他更關注前方的白髮男人,從剛剛開始冬麟便沒有說話,只見白髮男人微微一動,頭也不回的開口了。
「你們,先走。」
「可是師傅……」
話還沒說完,便見冬麟側著頭掃了他一眼,不甘心的暗自咬了咬牙,穆斯塔法跟著其他人繼續向著後方掠去,可沒走幾步還是不放心的轉過頭,入眼的卻是一陣血光直透雲霄。
定睛一看,鋪天蓋地的血喙蝠將白髮男人團團包圍,卻沒有任何一隻進得了他的身,雙手揮起一道道的勁風,每一下都帶去血喙蝠的生命,受到血腥味的刺激,一頭頭血喙蝠面相猙獰的朝著男人攻去,聲勢極其駭然。
「這就是......九級巔峰的力量?」看著那片屍山,和中央看起來一派輕鬆的人,注意到動靜的人們皆是一臉駭然,文森特更是如此,他從未見過同為九級獵殺者的阿爸擁有與之相同的力量,懷著各種莫測的心情,他們幾個起步便消失在這片叢林中。
而這一頭,見一行人都已經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冬麟不動聲色的將視線移回血喙蝠的身上,右手微動,鋒銳的利爪悄然出現。
他不常用武器,一擊斃命是他最擅長的,而其中,除了徒手外,他用的最順手的武器大概就是爪類了。
來臨的血喙蝠群不是普通的龐大,發覺到冬麟的存在之後,飛在最前方的血喙蝠全部都是呲牙咧嘴的朝著他湧來。
冬麟眉頭微皺,神識所及百丈之內全都是血喙蝠的蹤影,現在這些血喙蝠的數量太大,儘管在他的攻擊之下大片大片的血喙蝠不停的墜落,但是仍有鋪天蓋地的血喙蝠趨之若鶩圍了上來,以冬麟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團。
於此同時,幾乎是所有參與此次獸潮月的獸人和亞獸人們都感覺到了這個動靜,紛紛抬頭驚疑不定的看向叢林區域上空的黑雲,尤其是中央的圓球甚為顯眼。
「天啊.…..是七級血喙蝠獸潮!」看清了那片黑雲和圓球後,驚恐的聲音接連響了起來,消息甚至傳回了亞劉賽城內。
「什麼...!?」聽到這個消息時,琦亞幾近暈眩過去,要不是白子石攙扶著早就倒下去了:「麟所在的第一小隊,遭遇了七級獸潮?!」
遠處天際的黑點稀薄了不少,顯見這一群血喙蝠的數量也差不多到頭了,大概在三萬頭左右。但是除了這些黑點之外,此刻遠處的天際,卻是又現出了一些黃點和一些紫色光點。而且遠處的地面上都似乎傳來了隆隆的聲音,好像有數量驚人的妖獸在趕路過來一樣。
眉頭微皺,望著那個方向,冬麟解決掉最後一波血喙蝠,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這次的獸潮,規模非同小可。
站在制高點上,冬麟低頭俯望著這片連綿不絕的叢林的遠處,極遙遠的那端明顯能看到揚起的飛沙,離得很遠,獸潮一時半會是趕不到這了,大地卻仍舊在隱隱的震蕩。
飛沙過後,那樹林之中剎那間出現一線黑影,黑影密密麻麻如潮水般涌來,密集的浪潮聲仿佛從北方飛快的席卷而來,如果往下看去便能看見,原本密集蒼郁的樹林隨著那線黑影的逼近,不少樹木開始橫七扭八的倒了下去,一時間,大片的綠色頓時夷為平地!
看著這一切,他薄唇微微一抿,看這來的方向,用不了多久便會攻到城下。想著,他黑色的身影一晃,一個閃身便來到了地面,站在獸潮的必經之地上,眼中沒有半點的波瀾。
那獸潮來勢極快,不過幾息那黑壓壓的一片便從叢林深處席卷而來,只見無數獸頭竄動,各色野獸、大大小小不計其數。
而這條道上,便只有他冬麟一人。
感覺就像回到了以前獨自一人戰鬥的時候,不過這次,他不是一個人……回頭望了眼身後遠方的亞城,想到還有人在等著自己,他緩了緩臉色。
轟隆隆的獸群飛快的從北而來,那獸潮大約有數百米寬,萬獸奔走,看到眼前不遠處站著的冬麟頓時就像打了雞血一樣,這些野獸全部擠在一起,有跑的慢的就被卷進了浪潮里,瞬間就踩成肉泥……
就在雙方距離只剩幾里的時候,那獸潮之中傳來了一陣陣尖銳而短促的呼哨聲,數十條黑影飛快的從獸潮的兩側和后面躥了出來,朝他一撲而上!
「爾等,休想前進。」冬麟冰藍的眸子緊盯著黑影,往前邁出一步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了黑影們的中間,只見他抬手一伸,在所有黑影們還沒反應過來之時一拉一錯,腳下閒亭漫步般的遊走著,一路走完,黑影們只來的及往前幾步便轟然倒地,頸部皆是形成詭異的扭曲狀,卻未聞骨裂之聲。
分筋,錯骨!收回手,一股壓倒性的氣息頓時從體內奔湧而出。
彷彿被這氣勢影響,那奔走的獸潮猛的一頓,可冬麟卻沒等牠們反應,在這一頓的空檔便一頭衝進了獸潮內,就這麼空著手手起而落,短短幾息便倒了一大片的獸群,就如狼入羊群般。
一觸即潰!
當真是一觸即潰!
血光四起,遠遠一看,身穿一襲黑袍的冬麟就如染血的死神,抬手間都能帶走一條生命。
自修習了混沌帝天決和融合其他能力起,他的實力便變得無法預測,除了肉身變得強韌之外,一些特殊的能力一直在改造著他的靈魂,在上個世界心法圓滿後,他也沒有去嘗試自己的實力,如今到有機會一試了。
眼見數十個同伴慘死,這些因為獸潮月而發狂的野獸們紛紛躁動了起來,其中幾只隔得較近的虎形野獸剛想衝上前,卻被後方一道嘶吼聲喝止在原地,不敢輕易妄動。
嗯?見此情形,冬麟薄唇一抿,這獸群......有古怪。
這麼想著,就見自獸群後方緩緩走出的兩條白影頓時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定睛一看,那白影是足有半人高的雪白色飛蛾,看上去十分的肥壯,周身覆蓋的絨毛有如冰晶似的炸起,略小的飛翅僅僅能夠撐起身子浮空半點的距離,樣子看上去有些笨拙,但是其身上流露出的氣息卻是騙不了人的。
七級中期怪獸雪晶飛蛾,是以速度快過八級巔峰聞名的怪獸,常有亞獸人將牠身上的絨毛織成避暑絨衣,雖然麻煩卻不難捕,一直是獸人們狩獵的目標之一。
他冰藍色的眼睛微瞇,沒等雪晶飛蛾掠到身前就先並指為刃,朝著兩隻劃去。
為首的是其中一隻稍大點的雪晶飛蛾,這頭雪白色的巨蛾只是渾身一頓,巨大的身體馬上分成兩半落在地上。
「嗤!嗤!」幾乎同時,另一隻手也向著一邊劃去,也將另外一頭雪晶飛蛾直接洞穿。
而不遠處的叢林裡,一個獸人正躲在一棵大樹後頭,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不、不可能!穆斯塔法不敢置信的想道,這兩頭雪晶飛蛾可是七級中級的變異種,雖然比上同等級的怪獸相對弱小,但對上的話即使是身經百戰的優秀獵殺者也是極其狼狽的,可就只是一個照面,這兩頭雪晶飛蛾居然就被冬麟給直接秒殺了。
「......穆斯塔法。」這麼一個思考的功夫,冬麟便發現了躲在樹後的穆斯塔法,隨意的甩掉手上的體液,他淡淡的說道「出來吧。」
「……師傅。」磨蹭了許久,穆斯塔法才緩緩走出樹後,看著眼前人的眼底閃過一絲狂熱。
獸人一向崇拜強者和渴望力量,更何況這力量有多麼的富有壓倒性。
他的神情冬麟盡收眼底,但並沒有留意,感知到除了他外沒有半個人,抿了抿唇,冷聲道「文森特他們呢?」
「他們……」穆斯塔法剛剛開口,地面就傳來一陣震動,震的他險些站不穩腳步,一揚頭,他駭然的看到遠方揚起的龐大煙塵,隱約可見裏頭的龐然大物:「那是……!」
「報告,亞城前方不遠處叢林區出現第二兇獸九階卡辛巨蟒!」
幾乎是同一時間,在亞城戰術指揮室裡的庫洛洛也收到了通知。
「卡辛巨蟒?」聞言,他還拿著毛筆的手一抖,寫得好好的紙上頓時劃過一道歪扭的痕跡,索性也不管底下報廢的紙張抬頭道「有哪個小隊在那附近?」
「我看看……報告城主,是第一小隊的人。」那名亞獸人為難的道「不過只有兩個,其他的正在趕過來的途中。」
「誰?」庫洛洛眉角微挑,想到之前傳來的彙報,心裡大概知道是誰了。
「是……博家冬和博家馮斯蘭特。」
「…冬麟?」庫洛洛沉吟了聲,放鬆了下來:「……足夠了。」
雖說這卡辛巨蟒是第二兇獸,但是論起威力可不比身為第一兇獸的暴城獸差上多少,可如果是冬麟那傢伙上陣的話……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煙塵中龐然大物的模樣也顯現了出來。
那是一隻身形頗為龐大的金色巨蟒,背上一對骨翅,碗口大的碧綠蛇眼顯然注意到了這裡,高高揚起蛇頭,吐著血紅的蛇信。
受到卡辛巨蟒的號召,原先被冬麟殺得破碎不堪的獸群再次集合起來,一聲聲凄厲的狼嚎之聲傳來,一隻隻身高一丈、渾身布滿了灰色毛髮的灰狼從獸潮後方出現,邁開四肢,化作一道道灰色殘影徑直的向著亞城所在的方向而去。
看這樣子,明顯是忽略了他。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