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動漫之夜巡者(1-7 賭石盛會亞尼度思)

在付了四十點的入場費後,冬麟兩人便走進一號賭石賽場,往座位走去。
為了不讓其他人注意到他們,他用了幻術,在其他人看來他們只不過是一對普通的情侶罷了。
坐在位子上,冬麟看著場內顯影儀裡的情況,他們是在開始比賽後幾分鐘才進場的,這時的白子石已經在挑毛料了。
其實有白子石對翡翠能量的感應,他並不擔心對方會輸,對於他來說,賭石戰略顯乏味了,更何況他一眼就能看出白子石究竟挑了那些毛料,被自己劇透的感覺,著實有些無趣。
最後想當然的是白子石贏了這場比賽,五塊毛料賭漲四塊的成績,在年輕一輩都是少有的。
比賽結束,出了觀眾席,兩人撤了幻術來到了後台,一眼就看到白子石和文森特站在一塊,旁邊還站著一位年老的亞獸人,是剛才在主席台上的雅家西格瑪。
「麟叔,琦亞!你們也來啦!」注意到他們倆人,白子石高興地打了招呼。
「哦,這就是小傢伙的阿達嗎?」西格瑪看著迎面走來的白髮男人,挑眉。
站定,冬麟淡淡的看著西格瑪,說道「冬麟,你好。」
「你好。」西格瑪笑瞇瞇的看著他:「沒想到你會出現在這,冬麟…哦不,神之威啊……」
此話一出,文森特臉色一變,而白子石和琦亞卻是滿臉疑惑。
「麟,神之威是什麼意思啊?」琦亞抬頭看著眉毛微皺的男人,滿懷疑問。
「哎呀,看來你的伴侶還不知道呢!」西格瑪看著冬麟,微微笑著:「那讓我來說吧,前些天,摩布朗森林的野獸因為某種恐怖的力量壓成了肉泥,而會這麼稱呼他是因為,他變成獸形釋放的威壓,單單只是小部份就瞬間將整個森林陷入了無獸之地……」
說到這,他頓了一下,又說道「這正是…」
「九級巔峰獵殺者的象徵。」一旁的文森特接著他的話說道,表情有些微妙。
實際上,在他接到消息都有些不敢相信,那可是九級巔峰!天知道獸人裡已經有多久沒有再出現這種等級的獵殺者了,更何況還是白的阿達……
「九、九級?」睜大眼,琦亞驚訝的看向冬麟,心中莫名地湧現出自豪,這是他的男人!「原來你那麼厲害啊!」
「………」冬麟低頭看著懷裡的他,沉默了一下,低低的說道「你不害怕?」
在得到這樣強大的能力後,他開始感覺到這已經不是他能生存的世界了,琦亞作為自己在這個世界算是最親密的人,實在不想看到他畏懼自己。
琦亞愣了愣,認真的看著他,緩緩的說道「怎麼會呢?」他高興都來不及了。
「只是,我想知道一件事,從剛認識你就在想了。」
冬麟淡淡的看著他,示意他可以問了。
「麟,你今年……幾歲啊?」琦亞認真的問道,這問題他已經想很久了,可越想越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真是個好問題。
面對大家等待自己回答的眼神,冬麟面無表情的想了想,才說道「四十八。」
四、四十八!眾人睜大眼。
在這個世界,無論是獸人還是亞獸人都是三十才算成年,雖然有少數還未成年便已有所成就的例外,但是以四十八歲之齡晉升九級獵殺者的,這樣的天賦堪稱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在冬麟之前,史上最年輕的九級獵殺者是一百九十八歲,而那位也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白日飛昇,不在這個大陸上了。
難道,白的家人都這麼恐怖嗎?想起自家戀人在賭石上的表現,再看冬麟的成就,文森特突然備感壓力。
驚訝完,琦亞看著平淡的說出事實的冬麟,突然升起戲弄之心,道「你不怕,我會做什麼嗎?」
「不。」冬麟淡淡的說著,注視著那雙充滿笑意的紫眸:「我相信你。」
琦亞愣了一下,似是沒料到他會如此回答,不過沒多久便又勾起一抹燦爛的微笑,頭輕輕地倚靠著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男人:「嗯,我也相信你。」
相信你一輩子。拉住黑色的衣襬,他往男人的懷裡蹭了蹭,嘴角不由地帶上了甜蜜。
「……我說你們啊,有必要在我這個老人面前秀恩愛嗎?」一旁的西格瑪無奈的說道,這是何苦啊我!
聞言,琦亞頓時脹紅了臉,冬麟則是沒有理會西格瑪,抱著琦亞就瞬移回到了家。
幾天後,兩人來到了翡翠盛會。
出於某種原因,身為翡翠之鄉的亞城,每年三月會進行為期差不多一個月的賭石盛會--亞尼度思。而亞城西北方的是副城昆賽爾城,中心有一座巨大的會場,每年賭石盛會都是在這裡舉行的,由賭石師總工會和亞城城主府承辦。
因為這樣,賭石師總工會下屬的賭石師們就空閒不了了,身為一名三級賭石師,琦亞本該要同其他人一樣負責會場的所有零活雜活,可藉於冬麟的壓迫,工會沒膽這麼做。
「賭石盛會啊……好久沒來了!」走在街上,看著兩旁擺滿物品的攤位和滿街的人潮,琦亞感慨了一聲,語氣裡盡是歡喜,突然他像是想到什麼轉過身,紅色的髮絲晃起一抹弧度:「麟,我們去普拉烤肉店好不好?」
「嗯。」對上他充滿期盼的眼眸,冬麟微微點頭,牽著他往目的地走去。
普拉烤肉店在第十一號攤位,每年的翡翠盛會亞城都會給全國各地有名的飲食店發邀請,這家烤肉店在整個比利亞部落都很有名,出現在這也是意料之中。
「歡迎光臨!」走進店內,一名長相英俊的獸人微笑著說道,見到兩人進來眼中閃過一抹訝異,不過很快又歛起情緒,可能認出他們了:「您好,想要點些什麼?」
抬眼看了他胸前的身分辨識牌,上頭的姓名寫著「穆斯塔法.馮斯蘭特」的字樣。撇開視線,冬麟默默地跟著琦亞坐到吧檯前。
博雅大陸的寒冬很短,夏天相對較長,現在近三月份的天氣已經開始熱了,這段時間水汽很足,悶熱的要命,在這種時候,室內可就涼快多了。
「先來個龍獸肉吧,再來一壺多貝爾草茶。」琦亞對著穆斯塔法說道,轉頭看著冬麟微笑,有些想在愛人面前顯擺之意:「麟,你想吃什麼?這裡的肉都很好吃的!」
「……一樣吧。」低頭看了菜單一會兒,基塔肉、硬豹肉…甚至是紅斑蟒獸肉,他都沒有特別愛吃:「加一份烤羅加葉。」
這個世界雖然和原本的世界有些不同,但是食物卻有些相似之處,比如龍獸肉吃起來像是牛肉、硬豹肉吃起來有種似豬似鴨的口感……連所謂的羅加葉和貝爾塔蔬菜都像是青江和高麗菜。
「好的,請稍等一下。」穆斯塔法溫和的笑了笑,轉身走回廚房。
在等肉上來的時候,琦亞轉頭望著冬麟,輕聲問道「麟,你晉級需要多少翡翠?」
雖然知道他的實力,九級巔峰早已是無人能敵,但還是想要問問看。
聞言,冬麟思索了一下,淡淡的道「福祿壽喜十萬公斤,或墨翡五百萬公斤。」
「……那麼多啊。」有點被他開出的數量震驚到了,在短暫的沉默後,琦亞喃喃自語:「麟,福祿壽喜是要跟上次一樣的嗎?」
「嗯。」點了點頭,冬麟冰藍的眸子直直凝視著眼前的人,知道他的打算,九級之上其實有天級,可其中所需的能量不是八級升九級這麼簡單,雖然因為無限資源模組的關係極品翡翠是一把抓的,可不知為何,他不想要告訴琦亞。
希望,能看到他為自己努力的樣子。
「久等了,這是你們要的東西。」正當氣氛有些沉默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來,穆斯塔法把餐盤放在兩人面前:「用餐愉快。」
「謝謝……哇,看起來真不錯!」琦亞看著盤內滿滿的烤肉驚呼著,上頭撒了些不知名的香料,滿溢的肉汁連同油而不膩的脂肪一起,香氣四溢。
見他這樣,冬麟跟著吃了起來,不得不說,那味道確實很美味,蔬菜也是清脆爽口,怪不得這麼受大家歡迎。
沒多久,他們倆人便把整整一桌將近幾斤的食物全都吃光了,他起身拿出磁卡,付了兩千多點的費用。
「麟,我們去明標區逛逛好不好?」抱著一袋門將薩花,琦亞往嘴裡塞了一口,紫色的美目望向一旁的人,含糊地問著。
早在他們進賭石盛會的時候,琦亞就拿到了參加賭石盛會的標號牌,賭石盛會的競標方式跟原本的世界相似,每一個攤位的毛料上都有賭石師公會特有的標記號,分為明標區和暗標區。
明標區有分全賭毛料和半賭毛料,所有毛料都有一個底價,亞獸人看上的毛料不需要跟老闆講價錢,只用記下毛料的標記號,等到明標區開盤的那一天到競價區競價。而競價區有一個大螢幕,每一個人座位上有一個輸入器,競價開始的時候,輸入自己想要的毛料編號,按下『%』鍵再輸入價位,可以重複輸入,每塊毛料只有一分半鐘的時間。
而暗標區的毛料比較少,一般全部都是表現較好的全賭毛料,也有底價,競價方式也簡單一些,每一塊毛料旁邊都有一個小箱子,箱子上對應毛料的標號,只要用箱子下面放置的投價專用票寫上你的價格和你參會的標號然後把票投進去就行了。
由於賭石盛會的毛料較多,時間也長,所以分成三批,每一批十天的時間。頭五天可以安心的看毛料,後五天就是競價時間,暗標區的中標情況則是後三天公佈,留的時間長一些。
為了能夠在毛料上花少一點時間,琦亞沒有選擇暗標,而是選了相對沒有時間的明標區,不過毛料品質就沒暗標區好就是了……
冬麟微偏著頭,見他嘴角沾上的醬汁,抿了抿唇,在琦亞還沒回過神之際抬手拭去,唇瓣柔軟的觸感清晰無比。
「……唉?」臉頰上浮起一抹紅暈,琦亞愣愣地看著淡然彷彿甚麼都沒做的他,剛想說些什麼就被拉著手往明標區走去。
明標區位於亞尼度思大會會場內部,由於不在室外和有亞城特意建造的冷氣系統的緣故,人潮比外頭還要多一些,兩人好一會兒才從人潮中出來,不知不覺就來到了無人問津的攤位區來。
與外圍壅擠的道路相比,這裡冷清得有些過頭了,零零散散的攤位上有些甚至沒有攤主,沒有被標號的毛料閒置在那,估計是因為不受歡迎,並沒有打理。
見到終於有客人了,一些閒得發慌的攤主眼睛一亮,連忙收起手裡價值不斐的顯影儀笑呵呵的湊過來:「客人想看些什麼毛料?」
琦亞在旁挑選毛料,而冬麟作為唯一一個能接近毛料的獸人,他無視四周傳來的目光隨意的看了看周圍的攤子,突然感覺到了什麼似的往一處角落的攤位走去。
幾分鐘後,他站定在攤位前,看著上頭擺放著的毛料,默默不語,而感到異樣的琦亞跑到他的身旁,說道「麟,怎麼了?」
只見冬麟沒有回答,只是慢慢的伸手想要摸上毛料,突然他瞳孔一縮,猛地吐出一口血,有幾滴滴到了毛料上。
「麟!」有些沒料到他會這樣,琦亞驚慌的扶住他:「你怎麼了,沒事吧!」
「......沒事。」強行壓下體內各種力量的躁動,冬麟抬起頭,一雙眸子緊緊盯著某個方向。
琦亞自他目光望去,一塊有些黯淡的毛料靜靜地躺在那,整體呈現墨黑色,個頭不大,上頭沒有半點的松花,與其他毛料隔的極遠,要不是冬麟的反應,他恐怕也不會多看一眼。
難道這看起來像石頭的毛料有什麼古怪不成?心裡琢磨了一下,他眼眸微微瞇起,能把冬麟弄成這樣,怕也不只是一塊普通的毛料。正想著,便聽冬麟對著那睜大眼睛的攤主說道「這塊毛料多少?」
聽見這話,攤主回過神來,比了一個數:「一口價,170萬!」
170萬?倒不如買個更好的!琦亞在一旁皺著眉頭,這個價位的毛料不是沒有,但這麼一塊貌不驚人的毛料這個價錢,無疑是獅子開大口!
不過想歸想,當冬麟拿出磁卡的時候他並沒有阻止,因為他知道,自己並不能改變他的決定,即使覺得這毛料不好,但麟會這麼做一定是有理由的。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