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動漫之夜巡者(1-5 坦白)

「麟…我們明天去逛街好不好?」
聽到琦亞的話,冬麟停下手上的動作,冰藍色的眸子一瞬也不瞬的望著琦亞,點了點頭。
「太好了!」得到答覆,琦亞的嘴角愉快的勾起,心情頗好的看著他整理東西,這樣的情形持續到隔天早上。
琦亞睜開眼,有些不熟悉的環境讓他第一時間不自在的瑟縮了一下,不經意間,手指碰到了右手腕上的手環。
頓了頓,他將手移至眼前,金色的細線勾勒出手環的形狀,幾顆紅色的鑽石一一點綴在上頭,仔細一看,這些小指甲大的鑽石上雕著一種有著長尾巴的鳥,生動無比,閃耀著光輝。
這是落凰,據冬麟說是他們家族的傳家之物。轉頭看著身旁沉睡的白髮男人,那俊美的容貌讓他片刻的失神。
經過這幾個月的相處,他其實已經摸清了這人的個性,知道對方不善言詞,但是只要他需要,對方便會第一時間滿足他的需求,不讓他難受,這人,已經很努力的在追求自己了呀……
沉住呼吸,他輕輕的伸手摸向男人的臉,但伸到一半,手腕卻已被一隻手抓住。
「……怎麼?」一雙原本緊閉的眼緒睜開來,冰藍的眸子透著與生俱來的冷漠,直直地望向方才要動手騷擾自己的紅髮人兒,薄唇輕啟,因剛睡醒而略帶沙啞的聲音低沉的響起。
「沒事,只是突然想跟你講明天晚上我畢業的歐利文學院有一個舞會。」在身邊迴盪的聲音和腕上略顯低溫的溫度,令琦亞艷麗的臉微微一紅,沒多久才又微笑道「聽說你侄子也會參加呢!」
「………」
沉默了幾秒,冬麟撐起身子,不在意身上的被子慢慢滑落,看著他說道「你,想去?」
「嗯!」他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說實話,自己也很久沒回學院看看了,想知道過了這些年學院會變得怎樣,見冬麟沒有反對的意思,自是高興。
更何況,他第一時間是問了自己的意願呢!發現在男人心裡自己的地位比白子石的地位還要高的琦亞,心裡說不出的甜蜜。
看著琦亞興奮的樣子,冬麟點頭,便光裸著上身走進浴室。
只剩下琦亞滿臉通紅的看著他離去的方向,腦中回想著他那完美的肌肉線條,心想:要振作啊!才上半身就臉紅了那以後怎麼辦……哎呀不想了!好害羞喔……
顏控琦亞表示,光是對方那張臉和身材,就夠他癡漢幾百年了。
待兩人整頓完畢,冬麟便拉著琦亞的手離開家裡,到了大街,琦亞馬上就看中了一家新開的,外觀精美的服飾店。
對於他的選擇,冬麟一向保持著默許態度。才剛踏進店裡,頓時許多視線投了過來,但在目前看來都沒有什麼惡意。
不動聲色的挪了一下身子,幫忙遮擋住迎向兩人的好奇和猜忌的視線,冬麟靜靜的看了眼穿梭在色彩鮮麗的衣叢中挑挑揀揀著的琦亞,微微抬眼,冷漠的掃了周圍的人一眼,瞬間視線紛紛收回。
怎麼回事…這個人。幾個跟他對上眼的獸人紛紛別開視線,只覺靈魂都在顫慄…沒想到只是陪著自家伴侶,都會遇到這般強大的獸人。
「麟,你覺得哪一件比較好?」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毫不知情的琦亞拿著幾件衣服走了過來,問道,手中的衣服紫色紅色的,無非就是幾件長袍。
看著那些衣服,他並沒多做言論,只是說道「都可以。」
「那可不可以全部都買?」琦亞看著冬麟點頭,便開心的拿著衣服去結帳了。
在出門之前,冬麟便往他的磁卡裡轉了一長串的天文數字,讓他能自由的買自己想要的東西,琦亞也沒跟他客氣,知道這是對方對自己好的方式,一路上他也買了不少的東西。
雖然沒有仔細去看對方究竟是給了多少,但是他知道,這樣幾萬的開銷下來也僅僅是零頭,簡直像是錢都是地上的砂石,多得連花都不想花。
不得不說,琦亞某一方面發現了真相。
逛完亞劉賽城的街道,兩人回到家也晚上八點了,兩人吃了堆滿滿桌的豐富菜餚後,便到了二樓的臥室,碗筷則是被冬麟用魔法清洗之後歸為原位了。
坐在床邊,他看著眼前滿臉通紅的琦亞,默默的凝視著。
「麟…晚安喔!」窩在柔軟的床上,琦亞望著身邊的男人,笑得甜蜜,相處久了,他學會主動出擊,畢竟自家愛人是那種能不說話就不說話的行動派,總要他互補一下。
「嗯。」
新生歡迎會,主要目的是為了讓加強新生之間,新生和老生之間的交流。這是官方的說法,而大家私底下都叫新生舞會為戀愛舞會,每次新生交流會之後就有很多獸人和亞獸人彼此交往,之後如果相處好的話,就會確定下契約者和守望者關系的。
通常以往的新生交流會高年級的亞獸人都很少來,一般都是瞄準新生的高年級獸人來的比較多,因為比較沒什麼名氣的新生獸人,他們之中已經闖出來一些名聲的獸人在結交亞獸人這方面更具有優勢。
「哇!這次好難得。」晚上七點左右,兩人剛踏入舞會禮堂,看著眼前成群的亞獸人,琦亞驚訝的說道「一向喜歡八點多才來的他們居然這麼早來!」
因為這次的舞會只是歡迎新生,兩人並沒有費心的去準備禮服,所以琦亞也只是穿了一件新買的吐絲獸紫色長袍,而冬麟一樣沒有特別打扮,不過是換了一件夜色的長版軍裝,上頭簡單的繡了一條飛騰的金龍……當然了,普普通通的衣服穿在同樣是天生衣架子的兩人身上,意外的合適。
不顯得單調,反而增添了幾分的魅力。
看了眼那些將自己精心打扮的亞獸人們,冬麟默默的點了點頭,目光一轉,往身後不遠處的門口看去。
看來,他們要白費心機了,這群人表現得這麼熱情,無非就是要抓緊認識白子石身邊的文森特,在一眾追求者中脫穎而出。
來到了七點半,身為亞獸人目標的兩人低調的走進禮堂,沒做什麼引人注目的舉動,只是互相交談微笑著,卻是吸引了許多目光。
突然,正與身旁獸人交談的白子石注意到了這邊的兩人,火紅的亞獸人即使在角落也一樣引人注目。
「琦亞,你怎麼在這裡?」走了過來,他看著琦亞疑惑的問道。
「跟你麟叔過來的呢!」琦亞微微一笑,偷看了一旁正允自啜飲著酒的男人一眼,看來白還沒認出他呢!不過也是,前後的形象完全判若兩人。
「咦?那麟叔呢?」果然,白子石聽到之後,便下意識的找著四周,以為冬麟在這樣的場合還是戴著面具的他,選擇性地忽略掉站在琦亞身後的白髮男人。
但是,白子石認不出來不代表文森特也認不出來,只見他看著眼前的白髮男人,說道「好久不見,白的阿達。」
阿達…是這裡『叔叔』的稱呼吧。低頭喝了口酒,冬麟冷眸微抬掃了他一眼就當作回應了。
「唉,麟、麟叔?」白子石順著身旁獸人的視線望向那個俊美的不像人的白髮男人,仔細一看,還真的有那麼點熟悉。
聽到叫喚,冬麟低頭看著矮了自己兩顆頭正獨自驚訝的白子石,淡淡的說道「好久不見,白。」
見他承認,周圍正在關注這裡的人們頓時一陣騷動,不只博家加西亞與那嬌小精緻的小亞獸人到來,連小亞獸人的阿達也到了現場,而且還是個俊美的獸人!雖然氣質如冰山般讓人無法靠近,但是不妨礙一些大膽的亞獸人接近啊。
這個認知讓一部分的亞獸人眼睛一亮,紛紛轉移視線看向了角落旁的白髮獸人,至於在他旁邊的琦亞則被多雙嫉妒的視線釘住,恨不得他離得遠遠的。
「哇,麟叔你好帥喔!」白子石崇拜的看著冬麟,下意識的比較了自己和身旁獸人們的差距,心想,要是自己也長得像麟叔與文森特一樣有魅力就好了。
「是啊,當初他在我面前摘下面具的時候我還驚艷了一把呢!」琦亞玩味的說道,掃了身邊的冬麟一眼。
「………」冬麟沉默,臉長這樣,怪他嘍?
迫於眾人的視線,兩人並沒有久留,只是逛了下歐利文學院四周就準備離開了,來到大廳外的草坪,冬麟停下腳步,轉頭看著琦亞說道「抱好。」
「什麼……啊!」在琦亞的驚呼聲中,他將他攔腰抱起直直走向一處空曠的地方,站定後,只見他身體周圍一片片雪一般的霧慢慢被剝離了出來,抱著琦亞的手緊了緊,說話間身體逐漸被白霧所包裹。
空間轉移。
下一瞬,他們已被白霧包裹消失不見。
至於後頭追上來的那兩名亞獸人和陽台上的亞獸人有什麼想法,就不是他們所要擔心的事了。
……………………………………………………………………………………………………………
回到家裡,冬麟放下懷中的人轉身走向浴室,見他離開,琦亞只是坐在沙發上,許久才站起身看著從浴室出來正在擦頭髮的冬麟說道「我有事問你。」語畢,便向著二樓的房間走去。
冬麟跟在琦亞身後,看著眼前飄蕩的火紅頭髮,一路無話,寂靜瀰漫了整個走廊。
琦亞深深覺得平時才一點的路如今卻是永遠走不完似的,腦中還在回憶著方才冬麟帶他回來的經過,好不容易到達臥室的門口,他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坐在椅子上,琦亞看著眼前也坐了下來的冬麟,沉默許久才說道「麟,你到底隱瞞了什麼,能說給我聽嗎?」他發現麟身上有太多秘密,這讓他起了恐慌感,生怕有一天男人會永遠的離開了他。
冬麟看著琦亞不安的眼神,半响,像是在思考如何說明一般,說道「我還沒跟你說過我的事……身世、能力,想先聽哪個?」
這恐怕是他這輩子講過最長的話了。
「身世!」琦亞想也不想地回道,堅定的望著他,想知道眼前這人的過往。
微微頷首,冬麟慢慢開口:「從前,有一個冷漠的黑髮小孩,他的家族遭到了仇家追殺,在逃亡途中,他偶遇了一個和他一樣大的純真孩子,是那孩子救了他,兩人結拜為異性兄弟,但是二十幾年後,他的兄弟失蹤了,自我墮落的同時也發現到了兄弟失蹤的原因是因為有了孩子,他便決定要好好保護兄弟的孩子,直到其找到一個歸屬……」
琦亞聽完後,看著眼前正在沉思的冬麟,說道「那個黑髮小孩,是你吧?」
雖然不清楚為何他的頭髮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但是他在他的故事裡,找到了一絲絲的情感。
「嗯。」冬麟應了聲便繼續說道「我的兄弟是白子石的父親,不過很可惜,初次找到他的孩子時,那人早已離開人世了。」
琦亞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的冬麟,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他所說的兄弟…是亞獸人還是獸人啊!?想到這,他有些激動的說道「麟,我也要成為能被你信賴的兄弟!」
冬麟抬頭看著眼前的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頓了頓說道「……你是我的伴侶。」
「啊…對喔!」乾笑了幾聲,琦亞很自覺地轉移了話題「先別說這個了,繼續說說你的能力吧!」
冬麟思索了半响,只簡單的說了幾個能力,不過他也知道,光是永生和穿梭時空就已經讓琦亞震撼了,果不其然,在一陣的緩衝之後,琦亞果斷的不再談論這事,對於自家愛人這麼厲害,他也認命了。
自從解釋過後,兩人之間少了一些疑問似乎顯得更加親密了!
某一日晚上,兩人正要吃晚餐時,琦亞突然拿起桌上的一瓶紅酒對著冬麟說道「麟,你看!這是我去賭石時有人塞給我的,要不要一起喝?」
冬麟看了看琦亞開心的臉,實在很難拒絕,只好走到廚房裡拿兩個高腳酒杯,遞給他。
琦亞接過後便各倒滿一半的紅酒,拿起其中一杯給坐在他對面的冬麟。
接過酒杯,冬麟看著那在杯中晃盪著的深紅色液體在燈光下流轉著寶石般的光芒,很美麗,但是氣味似乎有點不對?
他皺了皺眉,抬頭正要提醒,卻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