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動漫之夜巡者(1-4 追求)

聽到這句話,琦亞臉頰變的通紅,像是明白了他送自己翡翠的含意,張了張嘴,好一會兒才說道「為什麼?你明明可以選別的亞獸人的。」
他會這麼說,並不是認為自己不好,相反的,自己是被眾多獸人圍繞的那個,但是他不敢相信,會有這麼一個實力強大、認識不到一天的獸人突然平白無故的向他求婚。
這個人…恐怕也很受亞獸人們的歡迎吧?想到這,心裡不知怎地湧上一股失落,脹的生疼,垂下眼瞼,明亮的紫色眸子黯淡了下來。
「其他人,我看不上。」看著那雙黯淡的眸子,冬麟吐出這句話,隨後牽起他的手,在上頭落下了一個吻:「或許,你更適合我。」
他不在乎什麼一見鍾情還是日久生情,他在乎的是是否合眼緣,上輩子他會一直單身也是因為找不到合適的人,而顯然的,雖然來到這個世界也沒幾天,但是比起其他的亞獸人和獸人,眼前的紅髮美人更讓他有感覺。
既然有感覺就要好好抓住,至於會不會長久,他有的是時間去證實。
聞言,琦亞的臉更紅了,明明是句簡單的稱讚,卻讓他開心的彷彿吃了蜜糖般,使他勾起一抹羞澀的微笑,美艷的不可方物︰「竟然這樣的話,我能看看你的臉嗎?」
在看過白子石的樣子後,他真的十分好奇擁有那對美麗的冰藍眼瞳的面具下,會是怎樣的一張臉。
「……如你所願。」冬麟在琦亞期待的目光中伸出修長的右手輕輕的取下了面具,剎那,時間彷彿靜止了!
刀削一般的臉上劍眉細挑斜入鬢,丹鳳眼輕輕上揚,冰藍的雙眸淡漠如水,挺立的鼻樑下薄唇冷硬的微微抿起。一頭銀白的長髮隨風輕揚,美如落入凡塵的謫仙又冷如九幽極寒的冰山,凌厲的氣勢展露無遺。
一個人,怎麼能長的這麼俊美?簡直像是虛幻的神祇一般,俊的無法形容。
琦亞陶醉的看著那俊美的容顏,手輕輕的摸過臉頰,喃喃自語「我終於知道,你為何要戴面具了……」
如果不戴的話,就憑這個樣貌一定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況且,這個人也不像是會喜歡麻煩的人。
這個獸人,有種特殊的魔力,能讓人短時間喜歡上他。
冬麟輕握著放在臉頰的那隻玉手,冰藍的眼瞳無聲地凝視著他。
「回答?」
琦亞張了張口,最終還是沒有馬上答應,只是說道「只要你在獸潮日活著回來,我就答應你。」
獸潮日,每逢這個時候,城市外的野獸們都會聚在一起攻擊城市,其中不泛有高級的兇獸,每次參與的獸人都死傷慘重,能平安回來的,更是少之又少。
能獲得大機遇的事情,總會夾雜著大風險。
他要的伴侶,可不是只要有運氣就可以了,更要有強大的實力,只不過,以冬麟的能力,這是不是太輕而易舉了?
冬麟默默的看著他,就在琦亞以為他要放棄的時候,他說道。
「好。」
真是的,當初怎麼就讓麟拿下面具呢?!琦亞看著周圍被冬麟的容貌迷住的亞獸人們,心中無比的懊惱。
他們現在在離亞城距離最近的副城之一亞劉賽城,這里所有的東西精致而復雜,道路分為車行道、獸人行道、亞獸人行道,甚至在天空中也有一些空行道。
獸人行道上經常能看到各種各樣的獸型奔跑而過,快的像一陣風,那些獸人背上偶爾會在坐著亞獸人。抬頭看看天空,會發現頭頂上時不時有獸人的獸型飛過。
亞城的服飾也更加花哨,亞獸人比較喜歡穿著松散飄逸的衣服,當然上面的顏色和花紋是不同的,也有穿著襯衫褲子,還有一些類似與地球宮廷裝扮的,而獸人比較統一,都是便於行動的行軍裝,偶爾也有休閑一些的風格T恤衫和長褲,不過,至今為止還沒有看到什麼類似與地球西裝那樣的風格的。
今天是八月十六號,距離求婚那天也有近四個多月了。一想到『求婚』兩個字,琦亞的臉微微一紅,環著冬麟手臂的手一緊。
「怎麼了。」感覺到他的動靜,偏過頭來,看著琦亞通紅的臉淡淡的說道「你的臉好紅。」
「……沒事,只是覺得天氣有些熱。」聽到問話,琦亞抬起頭,看著那張面無表情的俊美臉龐,突然覺得心中無比的驕傲和後悔。
當初自己會叫他不要在自己面前戴上面具,是希望他不要隱瞞自己的相貌,不要有任何秘密,不過就現在看來,這卻是變成了一個大麻煩。
面對著一進城門後就一直射過來的周遭的視線,冬麟沒有任何的反應,目不斜視的直直看著前方的道路,無視掉一些亞獸人愛慕的視線。
其實他會引人注目也情有可原,早在入城前,他就因應這個世界的風俗,用自己的能力之一為自己織了一身墨色的長版軍裝(上頭鑲有增加速度的符文銀絲),但也因此把他的外貌身材更加突顯,而人們也不是只注意他,一些獸人將視線放在身穿紅色黑邊長袍的琦亞身上,如火般的美人與冰山的冬麟成為一道亮眼的風景線。
不過現在想想,自己當初真是好運氣呢!琦亞微微一笑,靠著他的肩膀,感受著由冬麟身上傳來的冰涼氣息。
其實他有時候也會想,為什麼當初自己會答應跟這個人走,試著跟這人相處看看,他們的感情其實還無關情愛,或許……只是因為喜歡在這人身邊的感覺?
冬麟低頭看著倚在他身上的琦亞,沒有說話,只是伸手摸著他柔軟的髮絲,看著前面。
如果他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靠在他身上的琦亞在他摸他的頭髮時臉頰閃過一抹紅暈。
一路上的走走逛逛,浪費了不少時間,等到兩人走到一間售屋處前,已經接近黃昏了。
走進售屋處,裡頭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一個看起來像是負責介紹的亞獸人聞聲抬起頭,見到冬麟和琦亞兩人眼睛頓時亮了一下,走上前。
「請問兩位需要什麼服務嗎?」
「我們來看房子。」琦亞說道,就著先前討論過的內容,將要求講了出來:「要附近的…嗯,最好是副亞街。」
副亞街是一小片特殊的住宅區,不僅離亞城近,而且每棟房子都擁有很大的占地,在寸土爍金的亞劉賽,這裡的房子沒有很有錢是買不來的。
「好的,請稍等。」聽到是要看房子,那個亞獸人點了點頭,在櫃台後的資料櫃裡,翻找出一疊資料:「這是副亞街的空房資料,兩位可以先看看,有什麼問題可以來詢問我。」
接過資料,琦亞抬頭看向身旁沉默著的男人,雖然說是要自己挑選,但也得徵詢購買者的意見:「麟,你覺得這間如何?」
「看你。」冬麟隨意的掃了眼通訊器上展示的住屋圖片,淡聲說道,對他來說,房子只是個能遮風避雨的地方。
通訊器跟地球上的手機功能很相似,只能儲存文字圖片和通話,因為這個世界的網路並沒有那麼發達,資訊台的建立和維護成本都很高,一般也只有政府行政需要才用大範圍的聯網,在一個城市小範圍的網路,手機上網什麼的還是個奢想。
而且這個世界上的娛樂節目在網上掛著的也比較少,用顯影儀和記錄播放儀比較多,顯影儀就相當於電視機,而記錄播放儀則是DVD,因為記錄水晶的成本要低得多了。網上的一般都是類似與論壇的存在,交流關於打獵的知識,交流翡翠的資訊之類的。
見他沒什麼意見,琦亞低頭按動著通訊器,在換到一張圖片時目光頓了頓,停下了挑選的動作。
那是一棟兩層的別墅,三百多坪的佔地,裡頭的裝潢十分的高雅整潔,幾乎是看到的一瞬間就喜歡看上它,唯一的缺點就是太貴了......要三億點。看著上頭的價格,琦亞懊惱的抿了抿唇。
雖然自己賭石也賺了不少信用點,但三億這個價錢還是太過巨大,也不知道麟他有多少,之前買下那些毛料應該花了他不少信用點吧......?
正當他想要放棄的時候,一旁的冬麟查覺到他盯著通訊器輕微的變化,順著目光看去,看到那個價格便是挑了挑眉,隨手叫來那個亞獸人。
「兩位有什麼事嗎?」那亞獸人走了過來,輕聲問著,在看到通訊器上的圖片時,眼睛微微一亮。
指著圖片上的房子,冬麟默默地拿出卡片,遞給他:「這間,我買了。」
「麟?!」聽到他的話,正為了沒錢而遺憾的琦亞猛的抬起頭,睜大眼看著他面不改色的拿出卡片,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感覺:「你怎麼......?」
「好的,一共是三億信用點!」眉開眼笑的接過卡片,亞獸人從櫃檯上取出一張透明的卡片,往下一劃,確定點數已經到位後,又從櫃檯摸出一把金色的鑰匙和文件。
「這是那棟房子的地契和鑰匙,請隨我來辦理相關的文件證明。」
琦亞沉默的跟著冬麟去辦理文件,幾十分鐘後,兩人在一眾熱烈的圍觀下步出售屋處。
「麟...你為什麼要買下來?」
一路上,兩人沉默地走在街道上,誰都沒有開口說話,直到快要看到遠處新家的大門時,琦亞才開口打破了沉默。
「.........」到了地點,他隨意的掃了眼外觀,便慢慢的走進去,他先把琦亞放在二樓臥室的床上之後便轉身走出臥室,準備下樓買東西:「因為你喜歡。」
愣了愣,許久後琦亞才回過神來,美麗的臉龐染上了紅暈。
原來,他早就發現了,自己喜歡那棟房子......細長的手指不自覺的絞著衣襬,滿腔濃厚到化不開的甜蜜,彷彿要滿溢出來。
怎麼辦...自己不會在獸潮日之前就愛上這個人吧?
「你這樣,會讓我喜歡上你的......」
低喃著,低垂的臉上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
由於剛買的緣故,房子裡只有擺放著基本的家具,走進屋內,琦亞將自己埋在客廳唯一的沙發裡,看著冬麟將今天逛街買的東西放到桌子上,漸漸的,這幾天趕路帶來的疲憊令他陷入了睡眠。
看了客廳裡的人兒一眼,冬麟將桌上的東西分開擺放,之後又環視了一下空蕩蕩的房子,頓了頓,一個瞬移消失在原地。
十幾分鐘後,他回來了,從戒指內拿出許多大型的家具,儲存櫃、床、大型顯影機……仍至生活用品,全被他買了回來,在不影響琦亞睡眠的情況下布置了整個屋子。
布置完後,他似是滿意的望了下周圍已經不顯得空曠的室內,轉身走進了廚房。
再次醒來,是被一陣濃濃的香味弄醒的,琦亞從柔軟的沙發上坐起身,入眼的是原本沒有的昂貴家具,愣了愣神。
我記得沒有這些家具的……對了,麟他人呢?!想到這,他站了起來,四處尋找著那人的身影。
最終,他在廚房裡找到了冬麟,只見他將炒鍋裡的東西裝進盤內,放在了早已放滿許多料理的餐桌上。
聽到動靜,冬麟頭抬也沒抬的端著盤子走到餐桌旁,將餐具擺好:「過來吃飯。」
「…麟,你…會做飯?」看著桌上那些香氣四溢看起來就很好吃的不知名菜餚,琦亞好半响才吐出這句話,心裡滿是不敢置信和訝異。
對於他的話,冬麟沒有回應,只是拉開一把椅子坐了下來,拿起擺在桌上的餐具。見狀,他連忙跟著坐了下來。
拿起刀叉,琦亞掃視了桌上的菜餚一圈,遲疑的不知該先吃哪一道好,見對面的男人夾起其中一道菜,也跟著有樣學樣的夾了一些放進嘴裡。
「好…好好吃!」剛入嘴裡,他不禁驚呼出聲,又咬了幾口充當主食的面子果,紫水晶的眸子閃了閃,覺得有些挫敗。
在這個大陸上,亞獸人一直被認為是獸人們的溫柔鄉,會不會賭石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會各種的生活技能,包括烹飪――雖然自己是個亞獸人,但卻對烹飪甚麼的一竅不通,以前還不覺得有什麼關係,如今看到冬麟煮的菜餚,不由得有些懊惱當初為何不放下賭石去學學烹飪……
越想越悲憤,到最後,琦亞乾脆化悲憤為食量,等到回過神來,眼前的餐盤空空如也,肚子發脹,幾乎有一半都到了他的肚子裡了。
輕捂著微凸的肚皮,琦亞滿足的輕嘆一聲,呆坐了幾秒,才將目光放在廚房裡的背影上。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