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動漫之夜巡者(1-2 新的開始)

因為有無限資源模組的關係,戒指裡的這些東西都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完全沒有用完的一天,無數的位面資源也被並在了一起,除非必要,不然他是不會一一去細看的。
為了這個,他又讓紫月把所有的東西記錄下來,等到用時直接詢問就行。
看完儲物空間,冬麟把目光望向了其他的插件,能量類的『混沌之力』,其實就是所有已知未知能量的起源,有了這個,讓他體內原有的能量趨於穩定,能更好的在體內紮根,不至於爆走,而輔助類的『永生』極為特殊,它泛指了一切的永生,包含肉體和靈魂,也能使伴侶獲得同等的生命。
弄完了這一切,他出了空間,『神』已經候在那了。
「好了,現在請選擇要去的初始位面。」處理妥當後,『神』的身後出現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泡泡,各個都擁有不同的花紋顏色。
看著那些五顏六色的泡泡,冬麟選了一個帶著質樸褐色的泡泡,走了進去。
「傳送,賭石師-獸人位面。」
看著冬麟離開,『神』說道「呼~冰山終於走了……」接著低頭整理剛剛的資料。
「咦?冬麟,不是譚華嗎?」
……
「啊――!我、我搞錯了!!」
此時在時空隧道,冬麟閉上眼睛感受著來自新的身體的能力,許久,他睜開眼,喃喃說道「好強的力量…」
源源不絕的透明能量往他的身體貼來,每次的貼近,都能帶來一種深層的能量共鳴。
正思索間,突然空間一陣波動,把他吸了過去。
白光過後,待眼前的事物重組完,冬麟卻是對眼前的情況愣了一下。
他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一片高大茂密的叢林,放眼望去,各種大量的野獸包圍著他形成一個圓圈,警戒著,似乎都是被穿越所帶來的力量吸引過來的。
記得…自身擁有的能力裡,有獸化的能力吧?
面對這種情況,他默默地想著,伸出右手就要開始獸化,不過那些野獸似乎很懼怕他的獸化,才變化到一半就如洪水一般紛紛散去,只留下一些被獸化時產生的威壓壓死的弱小生物的屍體和正舉著他剛變完的龍爪的冬麟待在那裡。
「………」
看著已變為黑金相間鱗片的龍爪的右手,又看著地上那些疑似是那些倒霉巨蜥的肉泥,沉默了半响,他取消了獸化,轉而盯著周圍的灌木叢,翠綠的枝葉間長滿了五顏六色的飽滿果實,生意盎然。
於此同時,萬能身分插件也為他模擬了新的身分,好融入這個世界,隨後,他接收到了萬能身分給他的,有關於這世界的記憶。
博雅,是一個面積相當於地球三分之二大的大陸,四周沒有海洋,水資源完全仰賴河流湖泊、地下水和雨水。大陸上坐落著十個部落,他們以亞城為中心向周圍擴散佔據著森林外的土地,總人口有二十一億左右,相當於人類女性的亞獸人和男性的獸人比例大約是一:四,武器主要是以冷兵器為主,出現過的熱武器威力並不是很強。
整個獸人社會的生活全都依靠森林,家庭大部分是食材自給,沒有必要花點數,簡單來說,除了賭石業十分興盛外,這裡的服務業很落後,餐飲業也並不發達,但是有著網路和磁卡,是個發展十分畸形的世界。
但說到獸人和亞獸人,如果沒有獸化的能力,以這個世界的規矩,冬麟理應是個亞獸人,但是有獸化就不一樣了,更何況,他在融合血脈之後身高一路飆漲到了兩米零四,達到了獸人普通身高的標準。
三天後,冬麟走在一條寬大的土石路上,來到了一個名為亞力克的部落,看著前方不遠處的石製大門,他手腕一翻,拿出了一張卡片。
萬能身分插件是可以依照所處位面的習慣而改變模式的,在來到這裡的時候,萬能身分插件便暫時依附在資金卡上,相當於地球上身份證和銀行卡的結合體,同時還能變換樣式。
意念一動,手中透明的卡片已然變成了金色光澤的銀卡。
慢慢的走進去,因為銀卡的關係,門邊兩旁的守衛並沒有多加阻攔,走到部落裡後,冬麟頓時受到了幾雙眼睛的注視。
皺了皺眉頭,手輕輕摸上臉部,為了不想引人注目,他用戒指內的金屬製作了一張銀白的面具,雖然容貌被遮擋,但是黑衣襯托出的修長身材、周身環繞的如深潭般的內斂氣息,加上面具所帶來的神祕感……恐怕不讓人注目都難了。
無視旁人熱烈的視線,他繼續往前走去,就在要經過一個賭石場前時,只感覺身體被物體輕輕撞了一下。
「…………」低下頭,冷冷地看著撞到自己的人黑色的小腦袋,沉默了一下,說道「讓開。」
【白子石視角】
那些大小不一,顏色不一的石頭是那樣的熟悉,擺在那些石頭旁邊的龐大的冷冰的切割機器以及那些已經被切開的零落扔著的白花花的石頭,最重要的,他又察覺到了那種久違的、親切的、仿佛有一團柔軟的毛團輕輕的撞擊心靈的感覺。
那一堆的石頭是翡翠毛料!這個地方,是在賭石!
白子石有些恍惚的看著一個亞獸人帶著一雙材質未知的黑色手套抱出一塊足球大小的黃沙皮毛料,放到解石機下,拿著白筆在石頭上劃了兩下之後,開始解石。
一群亞獸人早早的圍了上去,把解石機附近圍得滿滿的,阻擋了白子石的視線,他站著沒有動,相反的,他慢慢的退了出來。猝不及防之下在這里遇到賭石,這讓他的心神大亂,他又想起王珠玉又輕又冷的話,還有跳下坑洞時候那種陰冷的失重感。
他跌跌撞撞的跑出人群,撞在一個陌生人的身上,一個趔趄就要摔倒,正在這時,一個胳膊伸了過來托住他的腰,免除了狗吃屎的命運。
剛喘口氣,頭頂頓時傳來一個令他熟悉到想念的語言。
「讓開。」陌生人的話冰冷的讓人血液就要凍結,但他所說的話卻令他震憾到忘了其中的冰冷。
是中文……不是博雅大陸的通用語!
他急忙抬起頭,入眼的是一雙毫無感情的冰藍色,長長的白髮披散在背後,銀白色的面具上頭彎曲的微笑紋路帶著漠然,在陽光中映著冷光。
白子石睜大眼睛看著他,驚訝的情緒無以言表,說道「你、你跟我一樣?!」
冬麟看著眼前的小傢伙,那熟悉的感覺像極了他……想著,他緩聲說道。
「你跟白洛誠……是什麼關係?」一樣的眼睛,相似的容貌......實在是太像記憶中的那個人了。
「你……認識我爸?」聽到這個名字,白子石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沒想到在這裡也有跟自己一樣的人,而且像是跟過世的爸爸很有交情的。
「嗯……」沉默了一下,冬麟緩緩開口:「他是我的兄弟,十幾年前他突然間失去了消息……沒想到在這也會遇到他的孩子。」
是啊,當初就是他離開自己才……
「叔叔、叔叔,你怎麼了?」白子石看著正愣神的冬麟說道。
「……沒事,我叫冬麟,叫麟叔就好。」回過神來,冬麟看著他,說道「叫什麼?」
「我叫白子石!」白子石笑道,對於這個同一世界的叔叔他還是很喜歡的:「麟叔你叫我白或是子石都行。」
「嗯。」
看著白子石漸漸遠去,冬麟轉頭往身後的人群看了一眼,便轉身離去。
「那個人……」皺著眉看著走遠的背影,原本見白子石要跌倒在地的獸人放下伸在半空中的手,俊美的臉上透著沉思……
自從那次與白子石相遇之後已經過了好幾天,冬麟獨自在路上走著,腳下的路變成了一片樹林,各種千奇百怪的巨大樹木林立,偶爾也會看到食肉植物捕食的畫面。
奇特的是,在他經過那片區域時,動物和植物們會下意識的讓出一條路,直到他離開才繼續進食。
十三天了......應該快要走出森林了。抬頭望著東邊的太陽,咬了口微酸的莓果。
他並沒有在部落裡多做停留,而是在了解到當地的特色後就選擇繼續旅行,對他來說,出外看看陌生的世界比享受還要重要。
只有瞭解了,才能第一時間做出對自己最有利的判斷。
沒多久,隨著兩旁的植物漸漸稀疏,一條寬敞的道路出現在眼前,一旁還有一幢建築物座落著,路旁還堆著一堆石頭,他看了一眼,憑著上頭的花紋判斷,那些都是未經過鑑定的毛料。
記得剛剛有撿到一塊巨石......解解看好了,這種店,應該會有解石機吧。
在心中盤算著,他便沒再將視線放在毛料上,兩三口把手中的冰吃完後,往屋內走去。
這是一間略微寬大的房子,裡頭豎著幾個高大的架子,上頭放著一些炊具及露營用的必需品,另一個架子上擺著一些調味料,飲料、肉干以及已煮熟的菜,此外還有一些書籍和玩具,似乎是一個雜貨鋪。
「請問想買什麼?」一道聲音響起,只見一個身高約有兩米一二的獸人從雜貨鋪的後門裡走了出來,看見站在門口的他,清秀的臉上露出和煦的笑容。
「來看看。」冬麟看著他,說道,應該是這裡的老闆吧。
「那請慢慢觀看。」那獸人笑了笑,沒有一點為難的樣子,同時目光一轉,看向了他的身後。
「麟叔,你怎麼也在這?」
聽到這個聲音,他轉過身,就見白子石一臉高興的與兩個獸人一起向他走來。
「路過,順便進來逛逛。」冬麟淡淡地說道,即使不刻意去感覺,他也能清晰地感覺到白子石身後其中一個獸人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眼神中帶著探究和敵意。
是白的守望者吧?在心裡默默地想著,同時看了眼前清秀柔弱的白子石一眼,這個吸引力...不愧是他的兒子。
閒聊了幾句後,白子石對著一直站在一旁的清秀獸人,有些猶豫地說道「我想買一些毛料…」
「買毛料,稍等一會兒。」那獸人沒有一點為難的樣子,沖著後面喊道「琦亞,琦亞,有人要挑毛料!快出來…」
「哎呀~~就來,就來~~!」不一會從後門那裡傳來一個慵懶的聲音,慢悠悠的拖著腔調,帶著一種微微的鼻腔,聽起來就讓人有一種心癢癢的感覺。
隨著一個慵懶的聲音,一個穿著吐絲獸絲衣服的亞獸人從裡面走了出來,火紅的長發柔順的貼在背上,縴細合度的身材,狹長的丹鳳眼,性感的薄唇,挺翹的鼻子……怎麼看怎麼一個極品的美人。
冬麟站在一旁看著他……這亞獸人風情萬種的感覺不讓人覺得別扭,身上那種慵懶的氣質更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呀……好可愛的孩子啊!」琦亞看到白子石的時候,眼睛一亮,嘴上說著,就走過來伸手掐了白子石的臉頰一把:「好軟,好嫩啊。」
白子石只覺得臉上一陣疼痛,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啪」的一聲,掐著自己臉頰的手背冬麟拍了開來,擋在身後。
「真是…這麼保護啊?」望著眼前白髮獸人冰冷的目光,琦亞甩了甩生疼的手背,不在乎地說道。
面對他的調侃,冬麟沒有理會,只是轉身看了看白子石的臉,確定只是被掐紅了一片後,就給一旁的獸人讓出一個位置。
「不要再對他動手動腳。」走到一旁,看著白子石和那獸人你儂我儂的樣子,淡淡地說著。
「不就是掐了一下?又不是易碎品。」聽到他這麼說,琦亞撇了撇嘴,卻是在看到白子石臉上一片紅的時候,忍不住驚呼出聲:「咦?怎麼就紅了?我沒用幾分力氣啊!」
白子石輕輕的揉了揉臉,一臉無辜。
見白子石不理他,琦亞許是心裡也有些歉意,又拉不下臉道歉,咕噥道「我也不知道會這樣,誰讓你長得這麼可愛……」
聞言,白子石怒視他,長的可愛,長得可愛……他明明是一個正常的爺們,到這裡變成可愛型是我的錯嗎?!
琦亞受到白子石的怒氣,眼睛轉了轉:「這樣吧,你不是要買毛料嗎?我算你便宜些就當做道歉了。」
對方這樣道歉,白子石也不好再說什麼,不過既然是老闆主動打折,不要白不要:「就這麼說定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