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虎-寂寞的盡頭.15

   七海積極和社會局溝通後,連身為當事人的自己都很意外地成功爭取到虎杖的監護權。他很詳盡地告訴對方這些年和虎杖家的互動關係,以及虎杖本身的去留意願,加上血親那方收養的想法似乎並不高,都大大增加了七海收養成功的機率。
  事情順利到連虎杖都難以置信,但能繼續留在熟悉的居所,以及身邊有七海陪伴,現階段沒有比這更好的結果了。
  他們首先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房屋的租賃,七海雖然手頭還算餘裕,但也不大可能同時租兩間公寓,七海也順便趁這個機會,向虎杖坦白他其實計畫了一陣子搬家的事,但他希望虎杖家的狀況穩定下來再行動,才遲遲延到現在。
  「想繼續留在這裡也沒關係。」七海這麼告訴虎杖。
  虎杖沒有猶豫太久,和七海直言,租約到期就搬走吧。反正那間屋子遲早要清空租給其他人,他心裡大概也不願見到那間充滿回憶的房子,以後只能看著它變成別人的所有物。
  虎杖趁這段時間慢慢清空了十幾年的租屋處,能賣的賣、能丟的丟,只留下了照片和爺爺很喜歡的保羅領帶。租約到期後,帶著身邊僅存的行李住進七海家,很快地隔壁就來了一名女性上班族,看著生面孔進出他曾經的家,和爺爺在這裡生活過的記憶好像只是自己捏造出來的幻覺。
  開始和七海同居的日子很融洽,畢竟他本來幾乎每天到七海家使用廚房,基本上沒什麼適應上的問題。虎杖很主動地替七海打理家務,每天亮著屋子的燈迎接七海下班。七海起初還不太適應有人等著自己回家的感覺,久了也習慣房子裡多了其他人一起生活的氣息,這對出社會後便獨自生活的七海,是個特別的體驗。
  虎杖暫時以七海的書房當作臥室,裡面有一張很舒適的沙發床,再放幾顆枕頭,比他原來打地鋪還舒服。
  書房擺滿了各種看上去很艱深的書籍,最薄的書至少也一百多頁起跳,還有不少外文書。的確他聽七海說過,他最大的興趣就是窩在書房閱讀,顯然他非常重視這項嗜好。
  書房裡沒什麼禁忌,所有東西虎杖想看都可以翻,雖然七海慷慨地讓虎杖打開他的愛書,可惜的是虎杖生平最豐富的閱讀經歷只有漫畫,這種次文化娛樂不太可能出現在這個空間,但為了多了解七海,他還是會硬著頭皮翻開感覺比較淺白易懂的書,儘管跟漫畫比起來無聊透頂,虎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吸收多少,卻也還是好好讀完了幾本。
  「果然是娜娜明喜歡的東西……跟本人一樣嚴肅的不像話……」在沙發床上,讀累了的虎杖將打開的書本蓋著自己的胸膛,他想差不多讀到這個段落就可以去睡覺了。明天放學是不是該去買一本寶島少年來平衡一下?不曉得娜娜明有沒有看過漫畫?他手上拿著厚厚的寶島少年一定很滑稽吧。無聊的妄想在虎杖腦內閃現而過。
  虎杖隨便拿了鉛筆盒裡沒什麼在使用的直尺當書籤,將有點讀不下去的書本放在沙發上,到他巡視過無數次的書櫃前再看看有沒有其他更有趣一點點的書籍。他會憑直覺抽出一本書隨意翻翻,再決定是不是要繼續讀下去。
  他在最下方的角落拿起一本和其他書本比起來相對老舊,且有些泛黃、受潮的書,是一本青少年小說,虎杖被引起了點興趣,他敢打賭這一定是整間書房裡最不無聊的書了。
  然而首先吸引他的不是小說的內容或插圖,而是裡面夾雜了一些和書本身無關的相片。
  第一眼他認出了裡面的金髮少年肯定是七海沒錯,留著一頭遮著額頭的斜瀏海,狹長的雙眼讓他看起來不是太友善,冷冽但俊秀的面貌又會想讓人停下來多看幾眼。
  好青澀啊。虎杖心裡想。連顴骨和皺紋都不那麼顯眼,出社會工作真的會讓人老這麼快啊……
  虎杖看得出來這些照片會留存下來的原因不是因為紀錄了年輕時候的七海,而是和他同框、濃眉大眼的黑髮少年,和一旁面對鏡頭仍死氣沉沉的七海相比,黑髮少年的笑容閃耀得簡直散發出了光芒。他的照片放了好幾張,有些模糊不清,感覺是趁對方不注意偷拍下來但沒對好焦的樣子。
  虎杖馬上從這些照片讀出了訊息:這是七海很重要的朋友。
  這個人叫灰原雄,他會知道對方的名字,是因為最末頁的封底內頁,灰原寫了幾行字並於文末署名。
  「你不是想找有趣的書嗎?這本小說很好看哦!你一定會喜歡的,生日快樂!」
  原來是七海高中某一年的生日禮物。
  虎杖看著相片好久好久,才慢慢讀起對他而言也不算難懂的小說,而且正好是最適合他的青少年讀物,讀得還算起勁。他一口氣將小說看完,結束時已經凌晨接近三點。
  他知道拿取別人的物品是不好的行為,但他還是想借張有七海的相片,睡前再多看幾眼,然後放到枕頭底下,明天一早再收回去。嚴格來說這也不算觸碰到七海的原則吧?畢竟他都說了書房的所有東西都可以接觸。
  虎杖以為就算作夢,也應該是夢到他思思念念的七海,如果能夢見高中時的七海就太棒了,這是他將相片放在枕頭下的目的之一。結果最後在夢裡與他相會的,是他陌生到不行的灰原。
  在夢裡,他和灰原是前後輩的關係,兩人非常合得來,灰原很照顧他這個學弟,並且會告訴他很多七海不為人知的一面,虎杖聽得津津樂道。明明只看過他的照片,夢裡的灰原卻栩栩如生地如同虎杖真的和這個人相遇過,他的聲音、說話的語調、和七海差不多高大的體型、樂觀爽朗的性格都讓虎杖很喜歡。  
  他們倆在學校中廊聊天聊到一半,七海換好鞋子走了過來:「走吧,灰原。」七海的聲音比虎杖認知的再清澈一點。
  「啊,好。那麼先這樣,明天見囉!虎杖!」灰原和虎杖道別,與七海並肩走出校園。七海連看都不看虎杖一眼,似乎對他完全沒興趣。
  「嗯、掰掰!」虎杖和灰原揮手,他本想也和七海道聲再見,但考慮到對方沒有很想跟他搭話而卻步。
  他看著兩人有說有笑的背影,心裡一股莫名的醋意湧上,令他的胸口一陣難過。
  他不希望什麼也沒做就這樣錯過,虎杖鼓起勇氣出聲叫喚:「七海……七海學長!」但七海沒打算回應他,不如說根本沒聽到虎杖叫住了他。
  「七海學長!」虎杖不死心地繼續,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兩人與他漸行漸遠。
  「七……」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改口大聲地道:「娜娜明——!」
  可七海始終沒有回過頭來。
寫到這裡也已經兩萬五千字左右了,故事大概進展了...三分之一?
希望大家會喜歡用長長的篇幅一層一層累積起來的情感,非常感謝耐心閱讀的各位!
#同人文  #BL  #七虎  #七海建人  #虎杖悠仁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