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虎-寂寞的盡頭.14

  虎杖沒有讓自己沉浸在痛失至親的傷痛太久,他一樣每天幫七海料理三餐,並找了短期工讀兼職,說是不想讓自己到開學之前太閒。很快地他又是那個每天帶著笑臉的陽光男孩。
  當然一切沒有虎杖想的順利,因為馬上他就遇到未成年者必定得解決的問題,就是監護權要歸於誰。
  雖然虎杖覺得自己已經有足夠的判別能力,但法律上認為他還未具備明辨是非的判斷力,不管是租屋、學校,甚至手機續辦,原則上不是由他簽名說了算。
  而因為他是孤兒的狀態,社會局會介入處理,首先就是得替他找到一個歸宿。他們找到了虎杖幾乎沒有聯絡的親戚,直到電話聯絡,親戚那邊才知道爺爺過世的事情。
  領養的事宜,說是得再和其他家人或親戚討論,因此遲遲未定案。畢竟突然冒出一個十五歲大的孩子要扶養,對一個家庭而言不是輕鬆的負擔,何況這些人跟虎杖一點也不熟。虎杖覺得最好誰也別領養他,反正再過幾年就成年了,他只不過是提早面對他遲早會遇到的問題。
  七海剛下班回來,在家裡的餐桌上聽虎杖說著。他們不知不覺養習慣在用餐時討論所有重要不重要的事。
  七海整理了下來龍去脈:「也就是說,你的親戚們的收養意願並不高,如果最後沒有著落,社會局也會接收安置對吧。」
  虎杖點點頭,沒有多說些什麼。他在想是否該將心裡話告訴七海,還是讓它繼續沉澱下去就好。
  七海已經無條件幫他很多很多,就算虎杖早就知道這個人心有多軟,也不能老是像在利用他一樣,追求自己的理想的目的。
  「總而言之,不管哪個方式,你都得離開,對嗎?」七海問。
   虎杖先是沉默了下:「嗯。」他緊張地搓著自己的手,七海親口道出此一事實的可能性,虎杖又猶豫起來,他真的要默不作聲嗎?
  一想到連長久以來陪伴他的七海都不在身邊,那天還未來到,他心裡就難受了起來。
  於是他決定還是鼓起勇氣開口:「娜娜明……我……」
  七海早先他一步:「沒有血緣關係也能當監護人吧?」
  「唉?」結論下得太快,七海剛剛的話沒有進到虎杖的腦袋裡。
  「當然前提是你有那個意願才行。」七海大概也注意到自己把話說得太急,他趕緊緩了緩:「你怎麼想呢?虎杖。」也許最後歸往何處的決定權不在虎杖手上,但他的意志絕對至關重要。
  七海雖然有七、八成把握,但沒親耳聽見虎杖講出口,他總覺得事實終有可能與他預期的不同。
  於是七海靜靜地等待虎杖的回答。
  虎杖正在消化七海的話,似乎還有點難相信。他思考了好一會兒,儘管剛才他正打算問出口,但他心裡很清楚,多負擔一個人的生活開銷有多困擾,可不是出出餐費就可以解決的小事。他怎麼能因為自己的任性,硬是要七海承擔這份責任。
  然而他僅有的任性,大概只剩下七海願意伸手接住。
  「……我想跟娜娜明在一起……我想繼續待在你身邊。」他終於把一直重複在腦袋裡的話語說出口了。
  此時的虎杖,心跳速度已不受控制地來最高點。
  七海掩蓋不住疲累的嚴肅面容又露出了面對虎杖才會出現的淺淺微笑,彷彿他清楚知道,這是虎杖現在最需要的:「我會努力爭取看看的。」
  虎杖明白,七海的應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結果也還沒真正確定,那天夜裡,他還是高興到睡不著覺。
  七海睡前也一直在想著領養的事,他上網查了很多問題,沒有血緣關能否擔任監護人的可能性等等。不過顯然這種問題還是得親自和社會局接觸才能得知最後的結果,別人的例子終究是別人的,每個個案的情形都不一樣。
  七海雖然不意外自己會有領養虎杖的想法,但這才讓他開始思考,什麼時候起,虎杖對他而言是個重要到必須留在他身邊的存在?
  因為是看著虎杖長大的長輩,也許不知不覺也產生近似於親人的情感嗎?像父子那樣?
  「……我想跟娜娜明在一起……我想繼續待在你身邊。」
  他不是沒有注意到虎杖輕輕顫抖的話音,泛紅的耳根和臉頰,七海想,大概是這個決定對虎杖往後的生活影響巨大,讓他情緒太過緊張而造成的生理現象。
虎杖最後那句話基本上就是對七海的告白了~
#同人文  #BL  #七虎  #七海建人  #虎杖悠仁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