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虎-寂寞的盡頭.11

  典禮當天他們也是一起吃過早餐,不過虎杖比七海早出門,到學校和同學們把握最後的相處時光。
  七海悠哉地整理飯後的桌面,換了件淺灰色的V領長袖,外面套了黑色的西裝外套,以及黑褲、黑皮鞋,抹了少量的髮膠,整體看起來休閒但不失正式。
  他依照虎杖給的邀請函上的時間表出門,花了點工夫才找到學校,確認過校名和外面大大的「卒業式」的牌子後才進去,循著路線指標來到禮堂。
  七海在虎杖班級家長席找了空位坐下。周圍已有不少家長入座,人群之中身形特別高大且年輕的七海馬上就引來不少注目,虎杖的同學很快地注意到班上的家長席來了很不一樣的人,好幾個人紛紛回頭議論那是誰的父親,未免也太年輕了吧。
  「喂、喂,虎杖,你看後面!」虎杖一旁的男同學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個人是誰呀?我們班上有誰的爸爸這麼帥嗎?」
  虎杖依男同學視線轉過去。雖然七海早就答應過他,親眼見他坐在家長席,虎杖心裡仍有一股感動:「那是我的……」
  他向男同學表明七海的身份,卻一時間不曉得要怎麼說明他們的關係而頓住。
  男同學沒等虎杖說完:「你爸?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你爸這麼帥?看起來好像混血兒。」
  虎杖立刻解釋:「不是啦!那是……我叔叔!」他隨口扯了一個親戚的稱謂。
  和虎杖認識這麼久,從來沒聽過什麼叔叔阿姨,不過仔細想想虎杖幾乎沒提過家庭背景。
  「那你爸媽呢?」男同學問。
  虎杖想了下,腦筋轉得很快:「他們太忙了,沒空來。」他沒讓班上同學知道父母很早就過世的事情。
  聽到七海是虎杖的家屬,附近的人紛紛向虎杖搭話:「那是虎杖的叔叔?太帥了吧!一個人來?」虎杖前排的女同學轉過來問。
  「嗯,一個人。」虎杖答道。
  女同學旁邊的女生又問:「還沒結婚?有女朋友嗎?」
  虎杖還沒意識到話題發展得有些過頭,順著她回應:「還沒結婚,女朋友……」他認真思考,七海完全沒跟他聊過感情,不過看他從來沒帶過異性回家,正確來說他幾乎不帶客人回來。
  「應該沒有……不對,妳問這個幹嘛,又輪不到妳。」虎杖少見地潑了冷水。
  「問問而已,有什麼關係?說不定過個幾年,等我變成熟就有機會啦!」
  虎杖皺眉苦笑:「不要做白日夢啦,對別人的叔叔幻想些什麼。」他理解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會有這種情懷很正常,但沒想到七海在中學生裡居然有市場。總之這些人當著虎杖的面討論對七海的好感,令他有點不是滋味。
  他小幅度轉了頭睨著七海,對方閒來無事正滑著手機。入席的家長越來越多,鶴立雞群的七海仍十分顯眼。
  七海似乎注意到虎杖的視線,抬起頭望去,和七海對到眼的虎杖不自覺紅了臉,他尷尬地笑了笑,隨即回來和同學聊天。
  畢業典禮的過程基本上沒什麼虎杖表現的機會,不過他倒是拿了個全勤獎,連自己都沒注意到居然沒請過假。上台領獎時七海幫他拍了些照片,他想爺爺會需要的。
  典禮結束後,虎杖和幾個比較好的同學多聊了一會兒,沒多久便來到校門口附近,和七海會合,兩人一起去醫院。
  「虎杖。」七海在虎杖邁開腳步前叫住了他:「這給你。」七海不知從哪拿出了一朵乾燥過的向日葵花束。虎杖開懷地笑著收下,儘管他也收到不少來自同學的餞別禮,但他覺得這是今天收到最棒的禮物。
  他將花束插在背包側邊,一路上和七海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七海問虎杖:「你不把胸花拿下來嗎?」
  「我想到醫院給爺爺看!」他天真地道。
  就因為這個原因而堅持戴到醫院,現在的虎杖終於有了比較符合這個年紀的行為,七海心裡偷笑著。
  虎杖還想著要怎麼把全勤獎這件事講得多厲害,好讓爺爺覺得他國中三年還是有點成就。當他正思考著這些時,口袋的手機無預期地響起,翻開螢幕,來電顯示是醫院的號碼。虎杖沒多想什麼,接了起來:「喂,我是虎杖。」
  他靜靜地聽著護士語氣低落的聲音,表情逐漸凝重起來。
#同人文  #BL  #咒術迴戰  #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